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902章 惩罚

我的书架

第902章 惩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宇泽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安连海明显是动了真气,看着眼前的安宇泽,最后也只是对旁边的人说道:“现在把他带回去收拾收拾,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来见人了,省得给我丢人。”

安宇泽像还是要反驳,结果就听见安连海对他说:“我现在也还要去收拾你捅出来的篓子,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只剩下一堆烂摊子。”

安连海说完这句话之后,也准备离开了,安宇泽脸上的表情还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愤恨,他盯着安连海的背影,手上的拳头攥得咯吱响。

“二少爷,我们现在走吧。”被吩咐的人拿着安连海的命令,对安宇泽也不是特别客气,安宇泽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走了。

在安家,安连海才是唯一的权威,在他没有接手安家之前,任何事情的重大决策都和安宇泽没有关系。

林小妍和墨景宸走近安馨圆的病房,安新成正在旁边给她削苹果,看见他们进来了,还愣了一下,差点刀就碰到了自己的手,还是林小妍说了一句:“安先生,小心手上的刀。”

安新成这才反应过来,把手上的刀和苹果一起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林小妍才说:“安叔叔已经说完事情了,馨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小妍刚问出这句话,就听见门被敲响了,她以为是安连海,脸上的表情并不太好,甚至是有些不耐烦,打开门看见的是安连海手下的人,也愣了一下,才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安董说有事情先回公司了。”他冲林小妍鞠了一躬,往里面看了看,“还吩咐我和您说,馨圆小姐需要休息,希望您不要在这里待太长时间。”

林小妍听见安连海转达的话,心里也在冷笑,对说话的人语气也不是太客气:“我知道了,不用安叔叔特别关心一下。”

林小妍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把病房的门也关上了,外面的人也一句话都不敢说,林小妍听见脚步声离开了之后,才坐到安馨圆的病床旁边,安馨圆也听见了来的人说的话,她脸上的表情还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愧疚,她转头想要抓住林小妍的手。

“现在还好吗?”林小妍主动抓住安馨圆的手,安新成重新坐下,开始给她削苹果,安馨圆才说了一句:“还好,就是感觉头上的刀口有点疼。”

“凶手找到了吗?”安馨圆眨了眨眼睛,看起来还有点费力,林小妍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才说了一句:“我们还在尽力找。”

“小妍姐,你不用骗我了,我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安馨圆说话有点吃力,林小妍的眉毛一皱,立马看向安新成,安馨圆才说,“不是哥哥告诉我的,是我这几天虽然在昏迷,但是也听见他们说话了。”

“我知道是二哥做的。”安馨圆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样子,林小妍才说:“馨圆,你不用想太多,他们这一次是对着孩子们去的,只是误伤你,不是存心要对你下手。”

“就算是这样,难道对孩子们下手就是对的吗?我不知道他们夫妻俩到底是怎么想的!”安馨圆像是很气愤,安新成在旁边赶紧劝了几句:“馨圆,你还没完全好,不要这么激动。”

“不管怎么说,我是肯定不会让我二哥这一次逃过的。”安馨圆的眼神里面也有了一点说不出来的愤恨,她想到的是,这辆车撞在她一个成年人身上都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要是真的撞在了孩子们身上,那还得了?

可见安宇泽根本就是下了死手!

“小妍姐,这件事情你不用再担心了,我一定会尽力做到我能做的,一定会给孩子们报仇的。”安馨圆说完这句话之后,林小妍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又有人在外面敲门,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安连海的人。

这一次开门的是墨景宸,外面的人本来是准备好面对林小妍的辱骂的,但没想到的是,撞上的是墨景宸,他也一下愣住了。

“墨……墨先生?”

“我们马上就,不用再催了。”墨景宸冷冷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关上了门,外面的人一脸尴尬,林小妍听到他这么回答,也只能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对安馨圆说道:“馨圆,我们要先回去了,有机会再过来看你。”

安馨圆心里也清楚,现在他们是站在一边的,但是不能让安连海觉得他们真的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样反而会对他们的计划造成影响。

“小妍姐,没事的。”安馨圆点了点头,像是对林小妍的安慰,他们也直接走了。

林小妍为了避嫌,好一段时间没有再去看安馨圆,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她带着孩子一起去了。

安馨圆身边放着安连海的人,名义上是照顾,实际上就是监视,林小妍看见的时候,安馨圆主动介绍:“这是我父亲手底下的秘书,姓白,现在在陪护。”

“安叔叔确实是很疼爱你。”林小妍微微一笑,这个笑容非常假,白秘书像是对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奇似的,一直在看,孩子们也因为受到林小妍的嘱咐,不敢把自己对安馨圆的关心表现得太明白。

他们都简单寒暄了几句,安馨圆本来想要喝水,但看了一眼床头的饮水机,说道:“白秘书,你去找个人把饮水机里的水换一下,这已经是昨天的水了。”

白秘书知道安馨圆大概是有想法要把自己支开,但她的吩咐确实是合理的,他只能点了一下头,出去了,孩子们看见人走了,才放开了自己的情绪:“安姐姐,你身上疼不疼啊!”

“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啊?”墨晓莹这么问了一句,她看着浑身不是打着绷带就是石膏的安馨圆,眼神非常担心。

“伤筋动骨一百天嘛。”安馨圆还眨了一下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