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喻小妍墨景宸_ > 第921章 磊落

我的书架

第921章 磊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小妍这句话带着说不出来的讽刺,安新成也是照单全收了,看林小妍像是没有说话之后,才开口:“我本来是在医院里面陪馨圆,但是接到秘书的电话就过来了,是项目上有什么问题需要商量吗?”

安新成这个公事公办的语气让林小妍一下子就不舒服了,林小妍也开口说话了:“项目上没有什么问题,要是有问题,你的秘书应该会向你传达,等你做了决定之后,再告诉我,不是吗?”

安新成当然听出来,林小妍这句话依然是在讽刺,他暂时没有接话,林小妍就继续往下说:“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安先生的态度实在是让我开始怀疑你合作的意愿,所以特地让你过来问一问,既然有时间,为什么在项目开展期间一直看不见你?”

林小妍的话问出口的时候,安新成就稍微咽了一下口水,林小妍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他也看了回去。

最后是林小妍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没有继续对视,安新成才说:“程丽去世的事情,你们也是亲眼看见的,最近因为这个,我父亲对安宇泽非常愧疚,所以公司的事情还有官方的事情,都是让安宇泽接手的,没有我的份。”

“加上他们一直都怀疑这些事情是林家在背后操纵,所以跟你们关系近的我,也就被打入冷宫了,我现在动作不敢太大,怕他们怀疑我和你们。”安新成说的倒是有理有据,林小妍的眼神也明显是动摇了,“我这段时间都在照顾馨圆,也是为了让我父亲放松对我们的偏见。”

“我还发现安宇泽的一些动作,不过需要时间来确认。”安新成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林小妍也彻底放松了,她才说:“但是你应该提前和我们打一声招呼。”

“是我做得不妥当了。”安新成也收回一直盯着林小妍的表情,低下头,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林小姐,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现在就先回去照顾馨圆了。”

“既然都来了,那今天项目上的事情就我们商量完吧。”林小妍也不计前嫌,这么说了一句,“我也趁今天把需要你拿主意的事情都弄完,省得到时候让你的秘书再多跑一趟。”

“林小姐真是通情达理。”秘书在旁边夸林小妍,嘴像是抹了蜜一样,“要是我们公司的人都能够像林小姐这样是非分明,也就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矛盾了。”

林小妍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反倒是安新成说了一句:“林小姐确实是很好的人,墨先生能够娶到林小姐,也是墨先生的福气。”

安新成这句话听起来语气并不是很对,林小妍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安新成感受到了她的眼神,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心处理自己的文件。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谈完了之后,安新成站起来准备走,林小妍把所有的文件都交给秘书,也对安新成说道:“今天谢谢安先生过来配合,才能这么顺利就做完。”

“都是我应该做的。”安新成始终是非常谦卑的态度,林小妍才说:“其实能够嫁给景宸,也是我的福气,我们都是双向选择的。”

安新成听到这句话,没有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才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林小妍对安新成这种突如其来的无理也有些不太明白,但只是说了一句:“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我送安先生出去?”

“不用了,我还要去找一趟墨先生,墨先生似乎是有话要和我说。”安新成的态度还是磊磊落落的,甚至让林小妍感觉刚才的事情是她的错觉,她只是点了一下头,没多说什么。

安新成离开会议室之后,眼神里面闪过一丝说不出来的光芒,紧接着就带着秘书进了墨景宸的办公室,在门口的时候,他的秘书就被张秘书拦了下来:“安总,墨总想和您单独谈谈。”

“那你就在外面吧。”安新成这么和秘书说道,直接进了墨景宸的办公室。

墨景宸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批文件,看见是安新成来了,也只是说:“安先生,先坐吧。”

安新成也不挑剔,也不客气,直接在沙发上坐下,墨景宸才收起文件,说道:“怎么这么久时间都没有见到安先生过来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安新成又把和林小妍说的话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墨景宸脸上却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笑意,有点冷,只是看着他。

安新成说完之后,看见他这幅表情,心里也有点发憷:“墨先生,怎么了,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倒也没有。”墨景宸淡淡地说了一句,拿起桌面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地说,“只是感觉安先生一直以来都出现得很巧,但是现在却一点也不巧了,反而像是在故意避开什么东西一样。”

安新成的心里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他的一颗心都要差点跳了出来,脸上还是镇定从容的,他笑了笑:“大概是墨先生的错觉吧,没有这回事。”

“我倒是很害怕,是不是当初我决定和安家合作,就是一个错误,你当时是很殷勤的。”墨景宸的话冷冷的,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质问,“现在安宇泽还没有倒,反而是做大了,你倒是慢慢和我们疏远了,像是生怕惹祸上身。”

“其实我也明白,你始终要以自己的利益为主的,但现在做的却让我看不明白了。”墨景宸盯着安新成,“还是说,从一开始就都是局,你根本就没有想要和我们合作,反倒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墨景宸说到这些,安新成反倒是真正松了一口气,原来他的目的没有被看穿,他轻松了,说出来的话也更自信了:“我知道墨先生在怀疑我是不是其实和安宇泽才是一伙的,或者另有目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