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级透视叶寒 > 第七百五十章 去见苏玉琴

我的书架

第七百五十章 去见苏玉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百五十章 去见苏玉琴

叶寒笑道;“诸葛家的女人,我要是不防着,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还没有北上的时候,叶寒其实就已经在防着诸葛般若了,对于这个聪明至极的女人,他没有理由不去防备,北方地下世界的各方豪强叶寒不怕,论武力,他自信可以压得住这些人,但他还真就怕了诸葛般若这个女人。

很多时候,智谋,是比恐怖的武力更可怕的东西,这一点,在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就比如诸葛般若先辈借了一次东风,一把火烧了连环船,坑杀了曹操八十万大军,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人类智慧的可怕!

所以,在北上进攻西北的时候,叶寒就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力量,让诸葛般若摸不清虚实,当然,最终聪明的诸葛般若还是发现了端倪,只是她还没有确定。

最重要的是,诸葛般若在比拼耐心上输给了叶寒,如果她给天众和龙众的时间是十五分钟,或者再多一点,那么,她就不至于失败了。

“我只道你会对女人怜香惜玉,没想到你竟然一直在防着我,这一次,我是彻底的输给你了!”诸葛般若叹息了一声。

“怜香惜玉,那只对我自己的女人。”叶寒道;“其实,这一次你我较量,我也是险胜,就差那么一点时间我就输给了你,如果你隐藏在暗处的人始终不出现,这一次你我就算是平手,可惜,你们最终还是没忍住。”

“是挺可惜的,就差那么一点。”诸葛般若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痛苦,或许是扯动了伤口,使得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一股子让人想要去怜惜她的想法,叶寒说道;“女人,受伤了就不要乱动,除非你想在痛苦一些。”

“我担心会留下疤,你说这可怎么办?”诸葛般若看了看自己那双修长的玉足,颇有些撒娇的对着叶寒说道,在刚才,她这双美腿可是从一大堆玻璃碎渣子的上面踩了过去,鲜血淋漓,虽然脚掌里面的碎玻璃都被取出来了,但留下疤痕是难免的。

叶寒笑道;“小问题,你可别忘了我是一个神医,等我来了燕京城我保证帮你恢复如初,不过,你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你当初的承诺呢?”

“承诺?抱歉,最近为了对付你用脑过度忘记了,不如你来告诉我。”诸葛般若微微一笑。

闻言,叶寒暗自鄙视这女人竟然会耍赖,旋即他邪笑道;“好啊,我记得某人曾经说过要是再输一次就算给我当暖床丫头都愿意,正好现在天挺冷的,晚上一个人睡觉不暖和,不如你这个暖床丫头现在来西北陪我。”

“你想的美。”电话那边,诸葛般若白眼一翻,说道;“男人,我诸葛般若虽然不是像你母亲那样名动燕京的大美人,但也不是没人要的女人,追我的人都能从这里排到天安门了,就想这么把我骗到手,你想得美。”

“我说,你是不是也太自恋了点,貌似本人可没说要追求你啊。”叶寒对着电话咧嘴一笑。

闻言,电话那边的诸葛般若忽然沉默了数秒,随后冷着声音说了一个字;“滚!”

叶寒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盲音,他笑着把手机扔在副驾驶上;“女人啊!智商你行,但这情商嘛,哥能玩死你……”

当天下午的时候,叶寒就来到了西北宁夏,来到这里,叶寒是来见苏玉琴的,这段时间苏玉琴在西北洽谈一个项目,现在还没有离开西北,在电话里面,两人已经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银川市,某个大酒店里面,此刻,已经出现在这里的叶寒在一个服务员的带领下朝着一个餐桌前走去,在那里,叶寒已经看到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在等待着了,今天的苏玉琴穿的很干练,而且头发也盘了起来,就算已经四十岁的她看起来也才三十出头而已。

看着在自己对面坐下来的叶寒,苏玉琴看了看戴在她手上那价值不菲的名贵手表,说道;“知道吗,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抱歉,来的路上有些堵车。”叶寒说的是实话,他看着苏玉琴笑道;“苏姨今天打扮的挺漂亮,难怪我发现这周围有好几位男士都频频的看向这里,看来苏姨的魅力不减当年啊!”

闻言,苏玉琴瞪了叶寒一眼,不过对于叶寒的夸奖她明显很受用,说道;“少拍马屁,不过你这讨女孩子喜欢的性格和你那父亲还真是如出一辙,当年颜倾慕这个燕京城的第一美人就是这么被姬狂人给追到手的。”

“我和他可不同,因为他没有我帅。”叶寒很自恋的耸了耸肩,笑道。

“何止没有你帅,他更没有你这臭小子花心。”苏玉琴再次狠狠的瞪了叶寒一眼,说道;“臭小子,如果不是看在你为了凌娇的份上,今天你别想见到我,就算见到了我也要抽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身边现在都有什么人,真心对待女人这一点,你比起姬狂人差远了。”

闻言,叶寒说道;“苏姨,对不起,我自认做不到一心一意的去爱一个女人,但是我对她们都是真心的,对凌娇也是如此,为了她们,我愿意拿命去拼任何东西,我的爱不专一,但是我对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平衡的。”

“你这臭小子,这是什么狗屁理论?”苏玉琴为之气结,在瞪了叶寒一眼后,她叹息一声说道;“这都是命,凌娇那丫头性格执拗,自己选择了你,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现在都拿她没有办法了!”

叶寒道;“凌娇这辈子可能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选择了我,但是她也做了一件最对的事情,同样是选择了我。”

“这有区别吗?”苏玉琴差点被叶寒这话给绕晕了。

“没区别,所以,苏姨,你们应该尊重凌娇她自己的选择,而不要逼她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更不要逼她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叶寒看着苏玉琴一字一句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