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级透视叶寒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鬼仆之名

我的书架

第七百七十三章 鬼仆之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百七十三章 鬼仆之名

徐龙象最终还是死在了鬼仆这个白眼狼的手中,他到死,那眼睛都是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前往太原,他命大没有死在叶寒的手上,却在回来之后,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战将手中,这不得不说十分的讽刺。

在死去的那一刻,徐龙象也明白了,为何叶寒拿下西北之后,鬼仆却一再推脱不愿去西北,而是让北秋风带着高手前去,或许,聪明的他早就料到,叶寒在西北之地布置了一张大网,而他鬼仆,正是想借叶寒的手把自己身边一个个可用之人压抑除去。

到最后,才轮到自己这个主人,狗,反噬了他这个主人!

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徐龙象,鬼仆从怀中掏出一块白色的布擦了擦他手中的软剑,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让位,我就只能杀了你了,在这世上,没有人想永远做狗,我鬼仆聪明绝顶,天赋出众,这些年你却偏偏重用北秋风和左穆,对我的意见置之不理,把好的修炼资源都给了他们,让我在他们身后吃残羹剩饭,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所以,只能翻身做主,更何况……”

鬼仆神色冷漠,蹲身来把徐龙象那没有闭上的眼睛合上,对于徐龙象,鬼仆内心还是感激他的,如果没有徐龙象,或许他早就死在几个古武门高手的追杀中了,就没有他如今的鬼仆,但是,他现在不得不杀了这个对他有恩之人。

当然,这么多年来,徐龙象也一直只将他拿一个仆人来看待,根本没有重用他,唯一重用的一次前往金山角,他却败在了叶寒的手里,他鬼仆的名字就是因此而来。

“大哥,外面的人已经快要冲进来了!”

这时,有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来到鬼仆的身后,他是鬼仆手底下的心腹,这次鬼仆谋权篡位,就是他们布置好了这一切,就等着徐龙象从华北归来。

闻言,鬼仆手中的软剑一抖,嘴角挂着一抹残忍的笑意,声音冷酷的说道;“谁若不服从我领导东北猛虎,那就杀了,全部清洗,没必要留着。”

“可是,大哥,这样会让我们的力量更加减弱,将来对付叶寒……”汉子有些犹豫的说道。

“没有可是,对付叶寒,我自有办法。”说完这话,鬼仆转过身来手握着软剑朝着外面走去,在这总部的外面,如今东北猛虎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是鬼仆手底下的心腹,一方则是徐龙象的死忠份子。

东北猛虎内部的叛乱,在鬼仆那铁血的杀戮之下,很快就结束了,血流成河,但却成就了他新的虎王之名。

这场谋权篡位的叛乱并没有被隐藏,很快,鬼仆杀了徐龙象,谋权篡位的事情便是传遍了整个北方地下世界,东北地区,新的霸主诞生了!

在知道这一件事情后,原本还在议论纳兰灭天败在神秘风衣男子手下的人,顿时惊愕不已,东北虎徐龙象手底下的战将鬼仆竟然杀了他,夺取了他的位置,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也太迅速了,很多人都还没有从纳兰灭天败北的震撼中平复下来,眼下这条消息再次冲击在所有人的心中。

“好家伙,眼下北方是彻底的热闹了,近来这一件件发生的事情真让人无法反应啊!”

“确实彻底热闹了,自从叶寒北上之后,这北方的天就变了,先是西北狼丢掉了陕西,使得北方几大势力联合起来援助西北,但最后却被叶寒以一场以真乱假的戏码全部吃下了他们,最后又闪电般的进入华北,拿下山西,灭掉了北冥长弓的地鹰分坛。”

“而今,太原陈家回归,又是种种震撼的事情上演,到如此,徐龙象竟然死在了自己心腹战将手中,太不可思议了!”

“谁说不是,千防万防,这家贼难防,徐龙象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最后的结局会这么窝囊的死在自己人手中,这鬼仆隐藏的够深的,到如今才暴露出他的狼子野心。”

“哼,卑鄙无耻,背叛自己的主子,这家伙的心思可真够歹毒的!”

太原市,地鹰分坛,叶寒自然也知道了东北那场叛乱,鬼仆如今在东北以铁血般的手段上位,坐上了徐龙象原来的位置,这种手段和速度让他都有些意外。

“呵呵,真没看出来啊,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本事,隐藏的够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枭雄,如果他的实力在强大一点,对我们来说会是一个劲敌。”赵横天淡淡一笑,鬼仆这个人,只怕世人都忽略了他,谁也没有想到他最后竟然会成为东北地下世界的霸主,冷酷无情的反噬了自己原来的主子。

叶寒笑道;“这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谁能把握住机会,谁就能成为主角,他鬼仆在徐龙象手底下做了这么多年的狗,想要翻身做主人也很正常,此人我曾经和他有过几次较量,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一旦他成长起来,比自负的徐龙象可要难对付多了。”

“看来我们要特别防着这个人了,正常较量我们不怕,就怕他来阴的,使用阴谋诡计,不择手段,这样的话对我们的威胁很大。”冷无非眯着眼睛说道。

“无妨,他出什么招,我就破了他。”叶寒淡淡的说道;“东北距离我们中间还隔着一个华北,我们现在的主要目光还是在华北这边,东北只是我们下一个目标,不必着急,或许,华北这块地方会成为主战场也说不定。”

“叶寒,你的意思是鬼仆有可能会和北冥长弓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冷无非问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叶寒眯着眼睛说道;“以鬼仆眼下的力量,聪明的他自然知道单独一方绝对难以和我对抗,他想要成功坐稳东北霸主的位置,眼下在北方在北方他有两条路可走,除了选择联合纳兰灭天之外,就只剩下北冥长弓了。”

赵横天笑道;“或许,这两人,他更倾向于北冥长弓,要知道,徐龙象在位时和纳兰灭天可是死对头,如今虽然是他掌控了东北,但纳兰灭天不见得会接纳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