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守株待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昏,夕阳西下,明江殡仪馆,人员稀落,除了部分值班人员,其余人都按时下班。

六点,一个身穿清洁服饰的殡仪馆工人,拖着一辆摆放各种清洗工具的小车,径直向走廊尽头走去。

他的目光落在墙壁电视上,看着警方对吴八桂横死的剖析,以及对七匹狼的罪行指证。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随后又把目光落在倒数第三间停尸房,门口有两名警服男子守护。

口罩男子无视他们的存在,脚步不紧不慢的靠近,两名守卫闻声微微偏头,毫不在意。

他们扫过一眼,随后又谈笑了起来,只是眼中都多了一丝玩味,接着两人又摸出香烟,挪移几步到楼梯口,摆出远离停尸房吸烟态势。

口罩男子依然没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抓着小车的手慢慢蕴含力量。

两人有意无意瞥来的凶光,从墙壁的一块镜子倒映了回来,全部落入口罩男子的眼里。

有诈!

口罩男子心神一颤,眼皮跳跃了几下,随后,他把几瓶清洁剂搅合一起,恢复平静继续前行。

“嗖!

他推着小车前行的速度变快,在跟停尸房擦肩而过的时候,口罩男子双手一转,全力一推小车。

小车像是利箭一样撞入虚掩的房门里面,只听砰的一声,小车先是撞开房门,随后撞击在房内硬物。

一大堆工具哗啦落地,发出碎裂的声响,随后篷的一声,一团火焰从里面腾升。

清洁剂燃烧的刺鼻气体跟着弥漫。

出乎两名吸烟的警卫意料,口罩男子让车子狠狠撞入停尸房,冒出一股火焰之后,本人并没有跟着冲进去杀人。

相反,他保持着前冲态势,速度极快向走廊尽头的通风窗户奔跑了过去,两名警卫脸色巨变。

他们反手发出一把枪械,杀气腾腾向靠近的口罩男子吼道:

“不许动!不许动!”

威严呵斥声并没有起到震慑效果,相反,激发口罩男子的凶性。

戴着口罩的他狰狞一笑,双臂一伸,两支伸缩棍甩出,点中两名掏枪警员的手腕。

“啪啪!”

手腕剧痛,警枪落地。

气势如虹的口罩男子趁机扑了上去,气势如虹冲上了两人。

太快了,实在太快了,两人来不及扣动抵抗,就被口罩男子撞的倒飞起来。

一人撞入旁边停尸房的木门,一人撞在安全梯的门框。

两人当即喷血,失去战斗力。

两人倒下后,安全梯窜出五人,围向了口罩男子。

“砰!”

见到这么多人围向自己,口罩男子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双手一错,恰好刁住两人的手腕,猛地一扭。

咔嚓,他顷刻就把两名警员脱臼,随后手腕猛地向上一掀,两名警员像大笨鸡一样被掀出去。

砰一声撞翻三名同伴。

“不准动!”

停尸房两侧的房门洞开,闪出二十多名杀气腾腾的警员,有刀有枪,显然早有埋伏。

只是失去先机的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包围口罩男子,就地翻出的口罩男子直接甩出两支伸缩棍,把几人撂翻了出去。

随后,他抓起两把警枪,对着靠近的对手扣动扳机。

四名靠前的警员身躯中弹,摔倒在地惨叫连连。

“砰!砰!砰!”

双枪不断点射,口罩男子像是疯子一样,把警枪子弹倾泻出来。

二十多人下意识作出反应,或趴伏走廊,或避入附近停尸房。

子弹撕裂洁白墙壁,留下弹痕异常夸张,砂石飞溅,尘埃弥漫。

两个灯盏也轰然落地,玻璃纷飞,满地渣碎,压得众人没法抬头。

口罩男子只凭两支枪,就压制住数十人,同时挪移背部靠近窗户。

“把他拿下,把他拿下。”

此时,秦紫衣从烟雾弥漫的停尸房滑出,俏脸带着一抹杀意,还有遗憾,挥手让几个人扑灭不大不小的火焰。

同时冷眼看着贴近窗户的口罩男子,她的拳头微微攒紧,眼里闪烁一丝不甘:“王八蛋。”

也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让好奇窥探吴八桂伤口的七匹狼没有掉入陷阱。

叶天龙早上的时候告诉过她,只要警方咬定是七匹狼所为,把伤口和莲花袖箭拿出来做文章,七匹狼就一定会冒出来探个究竟。

以他们的性格,是绝不会替人背黑锅吞死猫的,所以可以借吴八桂这个死人设局。

结果正如叶天龙所料,不甘背黑锅的对手,趁着交接班的时候窥探一个究竟。

如果口罩男子踏进了停尸房,那该有多好啊,到时不仅可以拿下凶手,也可以坐实七匹狼杀人罪名。

面对二十多名警员压过来,口罩男子环视全场,子弹连射,像是一柄出了鞘的刀,残酷而锋利。

“咔咔!”

这时,枪械没子弹了,口罩男子一丢两支打光子弹的警枪,左手一伸。

一根带着绳索的袖箭,紧紧缠住一个门把,随后一按窗台飞出,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气呵成。

其余人见到他没有了子弹,还想要逃跑,马上扣动扳机。

“砰砰砰!”

无数子弹把窗户和墙壁轰成碎片,只是没打中绳索,硝烟弥漫。

秦紫衣见状砰砰轰出两枪,打断缠住门把的绳子。

同时,她像是利箭一样冲到窗台前查看:“抓住他,抓住他。”

正见断了绳子的凶手狼狈落地,失去绳索拉扯身子,且空中无法借力的他,像大笨鸡一样摔倒。

尽管第一时间爬了起来,还显得敏捷,但一拐一拐的样子,毫无疑问,口罩男子的腿脚多少受到了伤害。

只是尽管如此,他依然消失的很快,融入人群,一时无法辨认。

秦紫衣想轰出几枪却发现枪里没子弹,只能带着人下楼继续追击。

“妈的!警察这么狡猾,待我逃出去,一定把警察局炸了。”

摘掉口罩还把衣服反穿跑路的凶手,露出那张杀气腾腾的国字脸:“老子用卡车载着煤气炸。”

“让你们这些狡猾的家伙,全部去见上帝,我狼五说到做到。”

国字脸凶手发誓要给明江警局教训。

就在这时,狼五忽然脚趾一痛,有人踩住他的交了,下意识扭头就见到一张笑嘻嘻的脸。

“你好!”

对方往他身上递来一根棍子:“你是狼五吗?”

狼五下意识握住,不让棍子前伸:“你是谁?”

“滋!”

话还没有说完,全身戒备的狼五就惨叫一声,手腕颤抖,随后整个跌飞出去。

掌心一片焦灼。

叶天龙身子一侧,像是泥鳅一样滑到狼五后面,下一秒,电棍又狠狠戳在对方腰背!

“滋!”

又是一道蓝光掠过,还发出一记脆响。

“啊——”

狼五发出一记惨叫,身体一个踉跄前倾,叶天龙再捅出一棍,又是一道蓝光。

狼五很不甘心的向前扑倒。

叶天龙没有就此罢休,用电棍在狼五四肢补戳两下。

皮肉焦灼气味腾升!

狼五咬牙挣扎一会,就满脸怨毒躺在地面不动,嘴里艰难挤出两字:“无耻!”

“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

叶天龙笑容灿烂,从他身上搜出两支莲花袖箭:“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谈,你同伙在哪里?”

“有本事杀了我。”

狼五一脸桀骜不驯:“想要我背叛兄弟,做梦!”

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狼五视死如归,虽然憋屈阴沟里翻船,但尊严在。

“扑!”

叶天龙把两支莲花袖箭射入狼五两腿,随后猛地向上一拔,大篷血肉喷了开来,狼五嚎叫一声。

有倒钩的莲花袖箭,完全就是放血利器,血肉漂染了两侧地板。

“兄弟重要,还是腿重要?”

叶天龙又把两支袖箭如雨伞一样收拢,随后扑一声,毫不留情刺入狼五的脚踝。

袖箭刺入进去,尖端啪啪啪纷纷散开,勾住狼五的双脚经脉:

“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一拔,狼五就要终身残疾了。

狼五悲愤不已:“小子,你会不得好死的。”

叶天龙淡淡出声:“讲人话。”

“梅花宾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