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冤家路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个亿,这么厚重的报酬,叶天龙当然有兴趣。

他让南宫雄跟杨夫人约时间见面,同时让百里冰收集杨小强和草原大哥的资料。

之所以把这项任务交给娘子军,是叶天龙从百里冰的地图制作发现,这女人的情报天赋,远比她带人打打杀杀要有价值。

再说了,这么漂亮的霸王花,叶天龙也不舍得她们过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他还让恐龙挑选十人协助凤组,既可以让百里冰多一点打杂的人,收集更全面的资料,也可以让龙部从凤组身上学习一点东西。

随着叶天龙一声令下,龙部和凤组同时运作了起来,展现出蓬勃的朝气。

吃完早餐,叶天龙就进入自己的兰博基尼,踩下油门离开百石洲,他还是要上班的。

不过上班前,叶天龙还是去了一踏医院,他想要看看残手和外婆的情况,也看看自己能否帮点忙。

车子驶向医院的途中,叶天龙还打开车载电脑,把手机上的几条信息一一播读。

第一条是林晨雪,询问叶天龙滚去哪里了?再不回公司上班,就不发他的提成。

第二条是老鹰汇报,八两金吃亏后,就躲在总部不出门,其余堂口也都严防死守,场子也歇业不少。

听说乌鸦已知道斧头帮大败,明天就会飞回明江坐镇指挥,而且还从境外带来一批不知来历的好手。

斧头帮跟飞龙帮的碰撞,相信很快又会到来。

第三条是凤姐的情报,告知书城的乞丐地盘,是东如海旗下名叫五福将的团队打理,资料发至邮箱。

至于年轻乞丐,暂时还没有消息。

第四条是系统反馈,他发给秦紫衣的信息——发送失败。

第五条是武凌霜的叮嘱,让他这几天小心一点,孔家对厉老鬼受伤很震怒,发誓要追杀猪头和牛头。

最后一条是戴明子,她被家人禁足一个月,要叶天龙骑着白马去救她,不然她就要嫁给牛魔王……

叶天龙苦笑一声,动作利索语音回复这些信息,几乎是刚刚处理完,车子就抵达明江医院。

叶天龙钻出车门后就买了一点水果,随后来到住院部询问残手外婆病房,得到护士的指引就窜入电梯上楼。

十二楼,叶天龙很快出现在八号病房的门口,正要伸手敲门,就听到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小君,你不要治我了,不要花冤枉钱了,外婆没治了。”

小君,俨然是残手的小名了。

老人的声音带着凄然:“这病看了这么多年,一点好转都没有,再看也是浪费钱,还时不时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

“我真想死个痛快,再说了,我死了,也可以减轻你的负担,不然我会活活把你拖垮。”

“你看,玲玲都跟你分手了,就是因为我让她看不到希望。”

残手轻声一句:“外婆,别想太多,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老人像是清楚自己的情况:“好不了的,这是癌症啊,怎么治也是多活几天,没有意义啊。”

“你昨天真不应该救我的,不然我现在都安乐入土了,我死了,你也少一个负担,说不定玲玲会回到你身边。”

“这年头,娶一个媳妇不容易,不能因为我这个废人打光棍。“

残手握着老人的手,坚定的摇摇头:“外婆,你不能有寻死念头,不能这样消极,当年我还不是一个废人?”

“脑子烧伤,手脚不协调,话也不会说,其他人都已把我丢掉了,是你把我捡回来好好治疗。”

残手的神情前所未有执着:“你当初那么艰难都没放弃我,我现在条件这么好,又怎么可能抛弃你?”

“如果换成是我现在患了癌症躺着,外婆你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吗?你肯定不会,所以,我也不会……”

老人眼泪四溢:“你就是傻孩子。”

残手用力握了握老人的手,接着低声补充一句:“还有,玲玲也不是因为你离开我的。”

“她是喜欢上一个有钱人,又打听到我们房子拆迁有上限,加上我工作不好,所以跟我分手,这件事真跟你无关。”

“什么叫跟我无关?”

老人叹息一声:“如果我死了,不用拖累你,你又有拆迁房,虽然不多,但两百万还是有的,娶一个老婆绰绰有余。”

“可我的存在,每天的用药,每个月的化疗,谁不怕?玲玲就是再体贴也会怕啊……”

残手很是无奈:“外婆,真跟你无关啊。”

“好了,别说话了,大清早说来说去,老子不用睡觉啊。”

这时,病房里的另一张床忽然坐起一个老头子,六十多岁的样子,虽然也是穿着病人服饰,但脖子、耳朵和手腕都带着金链子。

他的脸上也没太多皱纹,牙尖嘴利,长相有些刻薄,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主。

此刻,华贵老头正一脸厌恶地看着残手两人:“医院是给有钱人看病的,你们没钱的凑什么热闹?”

“看你们这个穷样,到时不是赖账就是医闹。”

他哼出一声:“最讨厌跟你们这些穷鬼一起,如果不是昨晚没房间,老子打死也不住这双人房。”

残手瞄了一眼墙壁时钟,又看看傲然的华贵老头,想辩驳几句,外婆却拉着他的手摇头,不想他节外生枝,随后对华贵老头开口:

“对不起,是我们不好,吵到你了,你放心,我们以后说话会小声。”

华贵老头是昨晚十点住院的,脾气很是不好,自己打电话吵闹就行,别人动静大一点就发飙。

而且身上有任何小事,他就紧急呼叫让护士过来,昨晚两点还把护士叫过来,给他按摩一番有点酸痛的脚。

门外的叶天龙正要踏入,听到华贵老头叫嚣就停了一下,他感觉有些熟悉,扫过一眼就认出对方。

公交车上狂妄的黄衣老头,那个被自己用避孕套打脸的家伙。

叶天龙没有想到,这老头也进了医院,还阴差阳错跟残手外婆住在一起,而且脾气一如既往的自大。

叶天龙思虑了一会,掏出一副墨镜戴上,不想被老头认出,免得给残手外婆带来麻烦。

“小声?”

此刻,听到外婆的道歉,华贵老头依然冷笑一声:“如果我跟你们穷个叮当响,我会连话都不好意思说。”

“不过你们也放心,老子的特护病房今天就会准备好,最多中午,我就跟你们这些穷人说拜拜。”

“免得让你们穷气晦气沾染了我。”

外婆没有说话,还拉住残手摇头,老人不想残手闹出事端。

“外婆,残手,早上好。”

这时,一直站在门外的叶天龙,笑着敲门进去:“我来看你们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