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民族脊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天龙把林晨雪送到紫荆花公寓,还打着保护幌子上到她屋子。

林晨雪没有跟昔日一样驱赶他离开,让他帮忙把几个袋子拿到客厅后,就取衣服去浴室洗澡。

女人这个时候洗澡,实在给人一种错觉,而且林晨雪也没有叫他离开,叶天龙幻想着电影中的情节。

寻思是不是英雄救美后的回报,热血微微沸腾,他一边等着林晨雪洗澡出来,一边拿着遥控器乱按。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林晨雪终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林晨雪身上套着一件熊猫浴袍,虽然浴袍足够宽松,但依然无法将林晨雪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包裹。

性感的香肩和白净的小腿露了出来,蓬松的头发也滴着水珠,相隔五米,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热气。

林晨雪还拿着一条浴巾擦拭秀发,动作充满无限的诱惑。

叶天龙原本以为自己对林晨雪早已免疫,但是却没想到防御瞬间崩溃,眼睛不自觉上下瞄着林晨雪。

“好看吗?”

林晨雪没有在乎叶天龙的炽热目光,反而上前两步拉近距离,随后风情万种地在原地打了个旋转。

宽松的浴袍下沿飞舞出一道完美圆弧。

女人,美得像是一朵花。

叶天龙下意识点头,舔着嘴角开口:“好看,好看,林总真漂亮。”

林晨雪脸上的笑容更加魅惑:“比起沈天媚怎么样?”

叶天龙毫不犹豫回答:“林总独一无二。”

傻瓜才会在一个女人面前赞美另一个女人呢。

“算你识趣。”

林晨雪顿时灿若桃花,冰山美人的绽放,别有一番风情,她娇声哼道:“你敢赞她,我扇死你。”

说完之后,她还不忘把手中的浴巾,不轻不重砸向了叶天龙,叶天龙也不闪躲,伸手一探。

半湿润的浴巾拿在了手里,顿时一股独有的馨香,伴随着沐浴露的气息涌入鼻子内,让叶天龙有些意乱神迷。

勾引,赤裸裸的勾引!

叶天龙握着温热的毛巾,笑容变得邪魅:“林总,这毛巾纯粹擦头,还是连身子也擦过?”

林晨雪脸上瞬间变得红晕,白了叶天龙一眼嗔声说道:“就是擦头发的,你想到哪里去了?”

叶天龙拿着毛巾擦拭了一下脸。

林晨雪也没介意叶天龙碰自己的毛巾,弄了几下头发后就在叶天龙斜对面坐下。

两条修长的玉腿相互交叉翘了起来,接着,她修长手指向叶天龙勾了勾笑道:

“今晚兵荒马乱,什么都没玩好,一起喝杯酒压惊?”

“好,我来。”

叶天龙笑着起身,去吧台倒了两杯红酒,递给一杯林晨雪后,顺势在她沙发边缘坐下:

“林总,今晚心情不错啊?”

林晨雪没有躲避叶天龙靠近,相反还一挺胸部吸引目光:“有惊无险,值得开心,难道不是吗?”

在叶天龙轻轻点头的时候,林晨雪又轻声问出一句:“对了,半路拦截我们的两批家伙是什么人?”

“一批是郭思思叫来的打手。”

叶天龙轻抿着红酒,没有太多阴谋:“酒会上打了他们的脸所以他们派人找我晦气。”

“只可惜运气不好,遇到来找你晦气的金刚狼,这一战,郭思思他们可就亏大发。”

“三十多号伤残,起码要几千万安抚。”

林晨雪笑容恬淡点点头,还偏移脑袋靠在叶天龙身上:“原来那变态家伙叫金刚狼,确实有点像。”

“只是你为什么断定,不是找你晦气,而是冲着我来的呢?”

叶天龙下意识回答:“他冲我来干什么?我们打过交道,他从来没有占过便宜,他恨不得永远不见我呢。”

“为啥冲着你,答案不是很简单吗?就是为了……”

说到这里,叶天龙发现自己失言,一转话锋:

“为了你的美色。”

叶天龙笑嘻嘻的补充:“你长这么漂亮,不知道多少人想劫色呢。”

“贫嘴!”

林晨雪又幽幽补充一句:“我还有一个不解,就是他那么厉害,怎么最后不出手了呢?”

“不是冲着我来吗?连亮剑精神都没有,他会不会太怂了?”

叶天龙笑了一下:“不是他太怂,而是我太厉害,他没把握杀我,又担心警察过来,只能跑路。”

“不过你以后出入要小心,那家伙今晚虽然被我吓唬,但难保会横下一条心,你让保镖小心点。”

林晨雪点点头,抿入一口红酒:“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沈天媚面对毒蛇,我面对金刚狼,都是千钧一发,生死之际,你只能救一人,你会救谁?”

她扬起精致的脸,盯着叶天龙哼道:“不准敷衍。”

“随便乱答或者谎言,祝你日日不举,岁岁无能。”

叶天龙差点把红酒喷出来,狗日的!这问题跟老妈和女朋友掉水里一样难啊。

林晨雪微微生气:“这么久没答案,看来狐狸精跟我一样份量,不然你怎么会不知道选择呢?”

叶天龙的汗水流了下来:“不是,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林晨雪善解人意:“是不是不知道怎么答?要不要换一个问题?”

叶天龙鸡啄米点头。

林晨雪小猫一样贴近叶天龙,脸颊轻蹭,声线忽然轻柔:“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来华药公司?”

接着俏脸一寒:“你敢撒谎,从此不见。”

叶天龙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我叫叶天龙,我是来保护你的……”

几乎同一个时刻,陆家别墅,二楼主卧室阳台,陆夫人正捧着一杯安神茶,慢慢喝入一口。

她的身后两米外,暗影中,站着枯瘦的厉婆婆。

“婆婆,说说你对叶天龙的看法。”

陆夫人手指摩擦着茶杯,眼神平和抛出一句:“不用忌惮,想说什么说什么。”

厉婆婆听后没怎么动作,只是双眼变得明亮起来,沉疑了片刻,才缓缓挤出一句:“我看不透!”

似乎早就知道厉婆婆的答案,陆夫人没有丝毫意外,又喝入一口茶水笑道:“你可是老江湖了。”

她淡淡补充一句:“连你都看不透?”

“看似浮夸,哗众取宠,实则步步为营,身手更是匪夷所思。”

厉婆婆把自己判断说了出来:“我能一眼判断,很多人身手的等级,可对叶天龙却看不出深浅。”

“明面上,年纪,气度,风范,他距离八品高手很遥远,可从他夹住那毒蛇的手法看,他又好像入了宗。”

她还补充上一句:“夫人,这个人不好掌控,如果放在沈小姐的身边,恐怕是个极大的隐患。”

厉婆婆毫不忌讳说道,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陆夫人,也没那个能力掌控住叶天龙。

陆夫人恬淡一笑:“我没想过掌控,只是有点忐忑,他是敌是友,因为关系到天媚的安全。”

“不过从今晚表现来看,他对天媚应该没啥居心。”

她想得很远:“既然没有居心了,我就想要拉拢,不是为陆家,是为天媚,她敌人太多了。”

“陆家以前可以全力庇护她,让她熬过一切危险。”

“可现在多了变数,赵老身体有恙,鹤神医也束手无策,陆家重心就要转到京城。”

她的目光忽然变得深邃辽远:“有多少人想要赵老活着,就有多少人想要他死。”

“而这个国度,暂时还不能失去这根民族脊梁。”

“是啊,以前赵老壮年,哪里有宵小敢来华夏闹事?”

厉婆婆眼里也多一抹凝重:“如今,一病,明江都变得不太平了。”

“连孔家都蠢蠢欲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