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中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妈的!累死了。”

凌晨一点半,折腾大半个晚上的乌鸦,躺在斧头帮总堂的七楼,扯开衣衫大口大口的喝酒。

面前唱歌的大屏幕放着抗日歌曲,音量不小,乌鸦时不时跟着节奏吼几句,发泄着他好像永远用不完的精力。

茶舍一战,斧头帮砍了十名黄雀的手下,受伤的黄雀和六名死忠虽然杀出包围,钻入车子夺路狂奔。

但八两金已经带着人扑了过去,乌鸦相信八两金今晚不会让自己失望,一定会带着叶天龙脑袋回来。

乌鸦一度想自己追击,他喜欢跟叶天龙玩这种刺激。

只是想到叶天龙的狡猾,加上警察大批赶赴,他只能放弃猫捉老鼠的心态,跑回总堂装睡躲避警察明天审问。

否则被警方当场逮住,他会牢底坐穿。

乌鸦今晚神情有点振奋,所以连喝了十几杯酒。

和服女人跪在他身边,一双小手轻轻捶着乌鸦大腿,神情温柔的跟小猫一样。

此刻俏脸再也找不到春风茶舍时杀伐的神情。

房间,还有七八个斧头帮骨干在喝酒,都是乌鸦最亲信的人,今晚劳累一场,总是要放松一下的。

“你今晚干的不错,干掉叶天龙的十几个小伙伴,咔嚓咔嚓真是痛快,来,赏你喝一口酒。”

乌鸦一边得意忘形的笑着,一边把酒杯递到和服女子面前:

“现在就看八两金他们了,如果能追上叶天龙,把他们全部砍死,那就彻底安逸了,过几天我就可以给他上香了,让他知道我乌鸦的仁义。”

和服女子仰起头,张开嘴巴,把乌鸦赏赐的酒慢慢喝完。

“真乖。”

乌鸦捏了和服女子俏脸一把,这是皇刀会送给他的女人和保镖,代替死去的刀娘子位置,也是金刚狼一事道歉。

乌鸦清楚皇刀会是想要和服女子监督自己,和谋取更大利益,但他丝毫不在乎,女人照上,该翻脸时照样翻脸。

接着,乌鸦又把酒杯砸在一名头目身上:“狗日的,周番薯,你就是一个废物。”

“带八十号人戒备,还让叶天龙的帮手打开缺口,让叶天龙有机会上车跑路,不然我现在就可以对着叶天龙尸体喝酒了。”

“你堂口的人跟你一样,越来越番薯了。”

乌鸦恨铁不成钢:“我告诉你,接下来对付飞龙帮,如果你不给老子好好打拼,老子就把你阉了。”

那名头目嘴角牵动一下,讪笑着开口:“大哥,对不起,那几个人跟蝙蝠侠一样,突然窜出,暗器又厉害,我们一时挡不住。”

“不过你不用担心,军事带了那么多兄弟追击,叶天龙又重伤,跑不了的。”

“你很快就会见到叶天龙的脑袋了。”

另一名头目也出声附和:“叶天龙上次被老大打伤,这次又被老大一枪轰中,估计就剩下半条命了。”

“只要军师稍微给一点力,叶天龙必死无疑,就怕军师跟上次一样脑子进水,给叶天龙金蝉脱壳了。”

“这次再让叶天龙跑了,老子砍了八两金!”

乌鸦神情变得凶悍起来:“每次对付叶天龙,他不是落荒而逃,就是难于成事。”

“上次更是掉入杀害纳兰霸的陷阱,让老子一直背着杀人凶手的黑锅,如非纳兰集团忙于内斗,斧头帮这次又要头疼了。”

他的眼里迸射一抹杀意:“八两金这混蛋,最近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再失败,我砍了他。”

乌鸦虽然狂妄凶悍,但也不是没有脑子,八两金行为诸多古怪,他心里早有了猜忌。

这也是乌鸦为什么连续几次,让八两金执行任务的要因,就是想要找出端倪一把杀了他。

“老大!”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八两金带着三名满脸血污的斧头帮子弟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大堆衣服,迅速跑到乌鸦的身边汇报:

“跟着叶天龙跑的五名手下,我已把他们撂倒,尸体就放在楼下。”

“这是从他们身上剥下的衣服。”

八两金一挥手,三名斧头帮子弟忙把手中抱着的衣服丢在地上,正是黄雀那伙人穿的衣服。

乌鸦扫过地上衣服一眼,随后目光一瞪八两金喝道:“叶天龙呢?”

“你杀这些小喽罗,剥几件衣服干吗?有他妈的什么意义?”

他啪一声摔掉酒杯,站起来一巴掌甩在八两金脸上吼道:“叶天龙呢?”

“嗯!”

八两金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摔倒,但是嘴角依然流淌一抹鲜血,他捂着嘴角低声一句:

“叶天龙的五个手下悍不畏死,硬生生挡住我们攻击五分钟,然后就是警察大批赶赴过来,我们无法再追击……”

他挤出一句:“叶天龙带着一名手下跑了。”

“啪啪!”

乌鸦上前又是两个耳光,打得八两金满嘴是血,三名斧头帮子弟也低着头惶恐退后,接着又听到乌鸦喝叫一声:

“八十多号人被五个人挡五分钟?八两金,你当我是傻子还是白痴?这他妈挡得住吗?”

“街道不是一夫当关的关卡,更不是只有一条路出入,五个人怎么挡得住八十号人?”

“你随便丢十几号人围杀他们,其余兄弟从两侧绕过去追杀,这完全没有技术难度。”

“你他妈却蠢到让八十号人停下来攻击,杀掉五个小喽罗再追击。”

乌鸦笑容变得阴森起来:“八两金,告诉我,你是真的愚蠢,而不是故意放水?”

在其余头目幸灾乐祸的笑容中,八两金捂着脸连连摇头:“老大,我没有放水,我对你忠心耿耿。”

乌鸦拿起了一个酒瓶冷笑:“你跟叶天龙真没有勾搭?”

八两金下意识退向门口:“没有。”

“那个谁,把门给老子关上。”

乌鸦挥手示意一名八两金带来的斧头帮子弟,让后者把隔音大门关上,然后就喷着热气上前。

在八两金惊慌退到门边时,乌鸦冷冷出声:“你跟叶天龙没有勾搭,为什么他有机会杀你却放过你?”

“为什么上次别墅一战,百多号兄弟死了,你还活着?你可不要说,你有能耐从叶天龙手底下跑掉。”

“叶天龙也就比我差一点,你根本无法从他手里跑掉。”

“之所以你能三番四次活着回来,就是叶天龙放你一马,不,是你们两个勾搭对付斧头帮。”

“这也就可以解释,你几次对付叶天龙无功而返,上次更是掉入杀害纳兰霸的陷阱。”

乌鸦提着酒瓶靠了过去哼道:“你摆明就是跟叶天龙勾搭,一唱一和对付斧头帮。”

“扑通!”

八两金忽然跪了下来:“老大,我冤枉啊,我冤枉啊,我真没有啊,你要相信啊——”

他一边哭喊着冤枉,一边想要抱乌鸦的大腿。

乌鸦眼皮一跳,八两金痛哭流涕,但眼睛却是无尽冷冽,这让他神经绷紧了一下。

“嗖!”

乌鸦原本要用酒瓶爆八两金的脑袋,心里不安让他直接踹出了一脚。

“砰!”

乌鸦一脚把八两金踹出,狠狠撞击在厚实的木门。

也就这瞬间,一名满脸血污的斧头帮子弟,精光爆射,手中斧头猛地一挥。

距离很近,出手迅猛,乌鸦瞬间判断出这人是高手,脸色巨变,根本来不及多余念头,猛地后跃。

“噗噗!”

两声锐响,一把斧头掠中了乌鸦的腰,一大篷鲜血喷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