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625章 怀恨在心(四更)

我的书架

第625章 怀恨在心(四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富员外三个字,不仅在警方的卷宗里有着浓重一笔,在昆江黑道同样有着让人心底发寒的威慑。

昆江的黑道都沾染毒品生意,而他们的上家又都是富员外,黑帮未来吃肉或喝粥,全由富员外决定。

因此富员外在黑道中是一个不可忤逆的存在,如今,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怎能不让波哥他们忌惮?

“员外,你好,你好。”

波哥满脸讪笑,踏前一步,毕恭毕敬:“我是雄狮帮的王林波,对不起,有眼不识泰山。”

“雄狮帮最近风头不错啊,听说你们老大狗彪都坐三望二了,想要做昆江的龙头老大了。”

富员外像是没有看见叶天龙,笑容平和靠近波哥:“我以为是传闻,却没想到是真的。”

“我记得好像跟你们老大说过,民大是象牙塔,神圣之地,也是我曾经进修过的地方。”

“只要我还没有死去,希望各方黑帮给点面子,不要在民大校园打架斗殴。”

“我记得狗彪当初满口答应,可是今天看来,他只是口头说说,心里并没有把我放心上啊。”

富员外叹息一声:“也是,我就一个生意人,哪及得上你们老大威风?”

听到这一番话,波哥的背部都湿透了,富员外是要向彪哥发难啊,他一问责彪哥,彪哥肯定砍了他。

他再重要,也不及富员外手里的毒品份额重要啊。

“员外,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一个误会。”

波哥差一点就跪了下来:“我们就是来看风景的,绝对不是打架斗殴,大过年的,谁会见血啊?”

“误会,误会。”

他挥手让手下把武器捡起来:“这些兵器,是兄弟携带的习惯,真没有在民大开战的意思……”

在叶天龙的目光欣赏着黑梦的身材时,富员外淡淡一笑:“是吗?”

叶天龙嘿嘿笑道:“波哥,你刚才说过,要断一根手指头,难道不是断我的?而是断你自己的?”

“不然‘不见血’三个字说不过去啊。”

叶天龙很无耻地拆台:“毕竟除了自己的血不算外,其他人的血都算见血啊。”

波哥心里一颤:“你——”

富员外眯起眼睛望向波哥:“你真说过断一根手指头?”

波哥冷汗渗出,脸色苍白,艰难挤出一句:“一时失言……”

“出来混,一诺千金,哪能出尔反尔?”

叶天龙上前一步,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塞入波哥手里:“说好断一根手指,那就断一根。”

“断我的,算见血,那就打脸那位富先生的规矩了,所以只能断你的了。”

波哥脸都垮了,很是难看,想要骂叶天龙十八代祖宗,但又硬生生忍住。

金贵气显然对富员外缺乏认知,见到波哥要放过叶天龙跟唐无醉,很是不快,皱起眉头望向波哥道:

“波哥,他是谁啊?凭什么过问我们的事?有我们金家给你撑腰,你怕这老家伙干什么?”

金贵气哼出一声:“给我干那小子,谁敢阻挡,一起给我干了,有什么事,我扛着。”

富员外淡淡一笑:“哪家的孩子?”

金贵气一脸傲然:“我是金家的金贵气,怎么的?”

他手指一点叶天龙和唐无醉:“要跟我们叫板,庇护这一对狗男女?”

“砰!”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接着金贵气就惨叫一声,捂着脸颊跌飞出去,嘴里见血。

黑梦站在原地,脸上很是阴冷,还有说不出的蔑视。

金贵气捂着脸,震惊不已:“你敢打我——”

“啪啪!”

还没有说完,叶天龙一个箭步上前,又是两个耳光抽在金贵气脸上,随后对黑梦喊出一句:

“你打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力?金少怎么说也是世家子弟,一张脸打坏了,你怎么向他爹妈交待?”

“要打脸,动作要快,但力道要小,打出红印就好,不能见血,像我这样……”

叶天龙又是啪啪两声,在金贵气脸上留下几个红印,随后望着黑梦哼道:“看清楚了吧?这程度就好,不能太重。”

黑梦一脸黑线……

接着,叶天龙又对金贵气嘿嘿一笑:“金少,我已经示范了,放心,以后不会有人打你太狠。”

“你不用感谢我,我这人,向来助人为乐。”

金贵气愤怒不已,你大爷,你白扇我四个耳光,还说为了我好?

他咬牙切齿:“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全要死……”

“闭嘴!”

波哥向金贵气瞪了一眼,随后又望着富员外笑道:“员外,他是金家的人,也是我一个侄子。”

“不成器,不要见怪,你大人大量,原谅他一次。”

接着他又向金贵气吼出一句:“这是富氏集团的董事长,富员外,你爹来了,也要尊称富先生。”

“你这样无礼,是不是想死?赶紧给富先生道歉!”

听到波哥这一番话,金贵气微微一怔,富氏集团?总算捕捉到关键,忙咬牙站起来,但没出声道歉。

在黑梦还要再上前教训他的时候,富员外神情平和出声:“黑梦,别动手了,不要在民大见血。”

“我们跟金少,来日方长。”

说完之后,他就带着黑梦钻入车里,不紧不慢离去,自始自终都没跟叶天龙说话,显然不想牵扯他。

波哥扫视全场一眼,抹抹额头汗水,想要对金贵气说什么,但最终摇摇头,带着几十号人离去。

他庆幸叶天龙忘记自己的手指了。

金贵气脸色很是难看,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富员外是何方神圣,被骂个狗血淋头后颓然挂掉。

他带着王欣敏钻入车里,但在离去的时候,还伸出手指点着叶天龙低喝:“小子,算你运气好。”

“今天撞到了富员外,只是我告诉你,这次运气好,下次就未必了。”

金贵气神情很是凶悍:“我绝对不会忘了今日的羞辱。”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捡起一个石头,笑了一下,“嗖”的一声打入车子排气管:

“金少,一路顺风。”

金贵气以为叶天龙要砸自己的车,忙一脚油门踩下远离是非之地,只是冲出几十米,车子就熄火……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叶天龙一接,马上传来林晨雪的喊叫:

“天龙,柳教授中风了,快叫救护车!”

PS:最后一天半,手头有月票的兄弟支持几张HO。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