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打打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要上阶梯的宁红妆差点摔倒,随后俏脸一板:“狗嘴吐不出象牙。”

叶天龙正要说狗嘴能吐出象牙,我就去养狗这话,却忽然想起曾经也这样回答过林晨雪,眸子一黯。

明江还是明江,人却已经不是那个人,叶天龙伤感笑了笑,随后话锋一转:“你经常来这射箭吗?”

他还补充上一句:“你路子还挺野啊,骑马,射箭,都是高难度的活动,怪不得图图哈赤也怕你。”

“一年来两三次。”

宁红妆对叶天龙已经没有昔日的不屑,相反还多了一丝小女人温柔:“很少玩箭,主要是谈生意。”

“办这会员也是为了应酬方便,这年头客户至上,凡事总是要想得周到一点。”

她修长的手指夹着会员卡,在前台划拉一下留下资料:“你以为个个像你,白吃白喝还白拿?”

宁红妆言下之意,显然是指叶天龙把水云间当家,有空没空去那里消费一把,悲催的还是王药买单。

两名迎宾小姐笑容甜美给两人办理手续,听到宁红妆的话下意识看了叶天龙一眼,讶然这是软饭男。

叶天龙止不住咳嗽一声,神情有些尴尬地回应:“宁总,你打脸太疼了,那点钱对你不算什么啊。”

“那点钱确实不算什么,只是觉得被你老占便宜,心里有些不爽。”

宁红妆看了叶天龙一眼:“所幸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跟华药再也没有关系了,出钱也就舒服了。”

叶天龙嘿嘿一笑:“无以回报,今晚,你就要了我吧。”

宁红妆没有跟叶天龙插科打诨,她一边领着叶天龙向里面走去,一边把那张会员卡也丢给叶天龙:

“好好拿着,以后是美容公司总经理,需要跟各方打交道,多个会员卡多点方便。”

她考虑的很是周到:“不然客人想要来这里玩玩,你都找不到门进来。”

叶天龙一把拿住会员卡,欣喜若狂回道:“谢谢宁总。”

以后泡妞又多一个利器了,各种会员卡砸出来,比那些车钥匙更有说服力,更有内涵。

宁红妆很是头疼:“小农。”

谈话之间,两人被迎宾小姐领向尽头的靶场,这里的每个靶场都很干净也足够大,大约三百米见方。

而且还能看见隔壁靶场的情形,顾客不多,但这个俱乐部也绝对算不上冷清。

来玩射箭的男人有专门训练的漂亮女孩子做教练,而来玩射箭的女人身边做教练的也多是帅气男人。

虽然是很简单的经营手法,却能瞧得出来经营者是有一些头脑的。

“噢——”

叶天龙两人走入第八靶场的时候,里面正发出一堆惊天动地的欢呼,十几名男女笑容灿烂带着惊讶

接着,他们就齐齐鼓掌喝彩,还时不时对一人竖起大拇指,吹捧之声肆意响起:

“林少好耶,箭无虚发,百步穿杨。”

“一箭中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林少不愧是港城第一箭,完全可以参加奥运比赛。”

叶天龙凝聚目光望过去,一名身穿白色衬衫,身形高大的青年,正笑着对众人摆摆手,放下长弓。

他漆黑的头发全部梳到脑后,露出一张俊美至极的脸庞,狭长的眼眸闪烁光芒,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这是一个长相不错的邪魅男人,显然就是林少青了,叶天龙给对方打了八十九分,比他自己少十分。

“林少,晚上好。”

在全场欢呼稍微平复下来时,宁红妆带着叶天龙走了上去,笑容很是娇柔:“好久不见。”

见到宁红妆和叶天龙出现,全场的笑声很快散去,每个人脸上都多了一分玩味,饶有兴趣盯着两人。

“林少,就是他们两个在服装店欺负我。”

在宁红妆伸出友好的手落在半空时,马馨馨裹着香风从背后窜出,挽住林少青的胳膊嗲声嗲气埋怨:

“当众落我的脸,坑了我六百万,还要打我两个耳光。”

“我说了自己是林少的女人,让他们放尊重一点,可他们完全没放眼里,还说踩的就是林少女人。”

马馨馨一改服装店强势,像小白菜一样楚楚可怜:“他们还说港城弹丸之地,凭什么跟陆地叫板?”

这一番话,顿时激得十几名华衣男女变脸,一个个充满敌意盯着叶天龙和宁红妆。

宁红妆也变了脸色,盯着林少青开口:“林少,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

邪魅男人挥手制止宁红妆说话,盛气凌人盯着后者:“她是不是被你们忽悠了六百万?”

宁红妆叹息一声:“是。”

林少青的眸子迸射一抹危险光芒:“你们是不是要她自扇两个耳光。”

宁红妆看了叶天龙一眼:“是,不过……”

林少青又粗暴打断宁红妆的解释:“你知不道她是我的女人?”

宁红妆再度点头:“知道。”

“这不就清楚了?”

林少青缓步走到宁红妆的面前,一股阴柔气势散发出来,伸出手指戳着宁红妆的肩膀喝道:

“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你还坑她六百万,要扇她两个耳光,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林少青的手指很大力,把宁红妆戳的连退三四步,差点就让她摔倒:“有没有把我放眼里?”

叶天龙眉头一皱,正要作出动作,却被宁红妆示意不要冲动。

宁红妆挤出一句:“林少,事情有误会……”

“没有误会,事实就是你欺负我的女人。”

林少青又戳了宁红妆一下,让后者闷哼一声退出一步,显然力度很大:

“我知道你是宁总,也知道你背后有王药集团,可是我告诉你,林家也不是吃素的。”

林少青不可一世:“而且我们港城人向来团结,讲究共同进退,得罪林家,就是得罪整个港城。”

在马馨馨等十余人的灿烂笑容中,林少青拿过身边一支箭,咔嚓一声,一把就把箭折成两截,丢地:

“一支箭,容易折断。”

他拿过两支箭,冷笑一声:“两支箭团结在一起,宁总你能折断吗?”

叶天龙踏前一步,不声不响夺过林少青手里的两支箭,一折。

“咔嚓!”

两支箭各断两截。

林少青脸色一变,抓过五支箭:“两支箭能折断,五支箭,你还能折断?”

叶天龙又夺过五支箭,神情平静猛地一折。

“咔嚓!”

五支箭也断了。

林少青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