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850章 我断后,你先走

我的书架

第850章 我断后,你先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耻”

就在武藤幸子向叶天龙怒吼一声时,地狂天又窜了上来,双手连连挥出,鹰爪连绵不绝释放出来。

一往无前的气势和手法,直接迫得武藤幸子不断后退。

她似乎想不通地狂天哪里来的战斗力,要知道刚才一脚至少让地狂天重伤。

她皱起眉头,轻描淡写的后退两步,她虽然不把地狂天放眼里,但掌心的剧痛,还是让她谨慎很多。

此时,地狂天嘴角正不断流淌鲜血,伤势随着大幅度动作变得更严重,但战斗力却是更加生猛。

势如疯虎,凛冽而霸道。

武藤幸子面对地狂天攻击不断后退,眼神阴沉狠辣,脸上有些憋屈。

“哼!”

不过武藤幸子并没有太多的沮丧,死死盯住地狂天的鹰爪,步伐微微后退。

地狂天攻击的轨迹狂暴速疾,还招招致命,放弃防守的姿态下,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打发。

这种举动,让武藤幸子多了一丝凝重,忽然,她后退的脚步突兀停住,猛然跺在潮湿泥土上。

“嗖!”

一双手同时伸出来,在地狂天的鹰爪落在自己头顶瞬间,猛然伸直,死死握住了地狂天的手腕。

武藤幸子闪过异常诡异的神色,原本凝滞的身体顿时爆发,袖中射出两枚飞镖,钉入地狂天的肩膀。

“啪啪!”

在地狂天双肩迸射鲜血时,武藤幸子扣住了地狂天的手腕,身子猛然扬起,膝盖撞在地狂天的腹部。

在对方身体失去平衡的同时,一道寒芒闪烁,一把匕首瞬间刺中地狂天的小腹。

“扑!”

一股鲜血溅射出来,爆退的地狂天身躯一震。

“砰!”

地狂天接着就被武藤幸子一脚踹飞,倒在叶天龙的身边,神情痛苦,但很快又咬着牙齿忍住。

只是无法挣扎站起来,腹部的伤口束缚着行动,他扭头看着叶天龙,淡淡出声:

“你我一战,今生怕是没有结局了,下辈子,再见过高低吧。”

他知道自己伤势,也清楚叶天龙无法再战,武藤幸子虽然受伤,但剩下实力足够杀死他们。

他向叶天龙问出一句:“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你会不会后悔,我发病的时候,你没有痛下杀手?”

叶天龙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哈哈大笑:“如果你知道这个结果,你还会不会多管闲事?”

在东洋人出现时,地狂天完全可以抽身而去,只要他袖手旁观,不仅他不会有事,叶天龙也会死。

听到叶天龙的话,地狂天微微一怔。

他像老鼠一样,在饲养厂过了二十年,习惯了阴暗和残酷,人类的正常情感已经所剩无几。

平时流淌的是麻木不仁和冷漠无情,他也清楚叶天龙应该是自己要报复的对象。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天龙的话,让他全身复苏一股暖流,一股久违的感觉,像是毒素一样侵占全身。

这种感觉,让地狂天生出一丝贪恋。

这时,叶天龙笑了笑:“你的沉默,已经是答案,所以我的答案,你应该也已经清楚,那就是——”

“不会!”

叶天龙很平和,轻声两字,随后右手低垂,袖中滑下‘一点红’,同时,眼睛变得深邃无比。

地狂天念叨着叶天龙的‘不会’两字,神情很是复杂,还有感慨,随后眼神变得坚定。

“临死前还玩心灵鸡汤?会不会太无聊一点?换成我是你们,更多想的怎么活命。”

武藤幸子捡起一把武士刀,向叶天龙和地狂天走去,嘴角流露一抹狞笑:

“其实,你们想要活命,不妨跪下来好好求我,再把我鞋子上的泥土舔干净,或许我会绕了你们。”

她的笑容很玩味,很灿烂,仿佛,她已经看到了,叶天龙他们如丧家犬跪下来求饶的一幕!

地狂天忽然对叶天龙低喝一声:“我挡住她,你从后门走!”

他身上那股由无数鲜血堆积的恐怖杀意,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淋漓尽致地释放了出来。

仿佛杀神降临人间一般!

下一秒,地狂天吼叫一声,强忍伤势,拼尽最后力气向武藤幸子扑去,六条钢丝也尽数爆出。

还有两条黑乎乎的小蛇。

“当!”

武藤幸子没想到地狂天垂死挣扎这么厉害,目光瞬间爆射出凶狠,武士刀流星一样划出三个十字。

“当当当!

钢丝和黑蛇相续落地,武士刀最后一道光芒,砍向地狂天的脑袋。

“嗖!”

红光一闪。

但见凌厉的武士刀光,瞬间掉了下来,工地很快静止。

再看武藤幸子竟已仰天跌倒,咽喉上赫然多了一把小红刀。

没有鲜血滴落。

武藤幸子甚至没有看清刀什么时候刺入石咽喉的,但她能猜到是武士刀要劈落的那一刹那间。

她手上的力量还未完全使出,刀就射入了她咽喉,也就散去了她的攻势。

好快的刀!

路灯惨白,武藤幸子双睛依然怒凸,她努力拔出红刀要看一眼,不然死不瞑目。

只是她根本没有机会,熄灭的生机,让她轰一声摇晃倒地。

“砰!”

与此同时,地狂天的一拳打中武藤幸子心脏,七窍流血,骨骼尽碎。

武藤死去!

那双眸子瞪得大大的,可再也没有半分灵动,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临门一脚翻了船。

只是地狂天没有半点欣喜,眼神掠过一丝惊讶,随后又是一声轻叹。

这一刻他明白,自己今晚修为胜过受伤的叶天龙,可如叶天龙使出那把红刀,叶天龙的胜算多一分。

叶天龙一直没有动用,不是他担心杀不死自己,而是不想杀自己。

地狂天再望向叶天龙的目光,已经不再是惺惺相惜,而是一丝敬佩,敬佩叶天龙的恩怨分明。

“武藤先生!”

这时,暗中又窜出四名扼守出入口的东洋女子,见到武藤幸子死不瞑目倒血泊中,一个个义愤填膺。

“嗖嗖嗖!”

她们挥舞锋利的武士刀,向叶天龙和地狂天冲杀过来。

拔回红刀的叶天龙躺在地上,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虚弱喊出一句:“老狂,我没力了,交给你了。”

地狂天捡起一把武士刀,冷漠面对四名东洋女子,正要挥刀死磕,却见一片刀光呼啸过来。

那种感觉,宛如月光透过云层倾泻,瞬间大亮。

四名东洋女子听到动静,回身想要格挡,却已经太迟,神经一痛,腰部溅射出一大篷血花。

“呼!”

接着,又是一道黑光闪过,四女头颅翻飞,全部倒在地上。

残刀和天墨现身。

叶天龙彻底四脚朝天,放松了自己,但还艰难挤出一句:“不要杀他。”

这个他,自然是指地狂天。

残刀和天墨收敛了敌意,地狂天看着叶天龙,一掌打在武士刀,刀身断成两截,随后双手一扬。

“嗖嗖!”

两截断刀刺在叶天龙的耳朵旁边,闪烁一抹摄人的寒芒。

“你我恩怨,到此为止。”

地狂天咳嗽一声,接着,带着全身的伤,一脸冷漠向后门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