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004章 这是他能来的地方吗?(四更)

我的书架

第1004章 这是他能来的地方吗?(四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金学军和孔子雄他们准备借刀杀人时,叶天龙正在京城的光芒寺,给黑黝黝的佛祖上香呢。

明天就是十五号了,已经看熟武家建筑图的叶天龙,准备明天去武家逛一逛,所以临时过来抱佛脚。

光芒寺,听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其实就是一座小庙,建筑破旧,还很狭小,佛祖也烟熏的乌黑。

整个寺庙,只有一个年迈和尚。

叶天龙不想去大寺庙跟香客挤,也担心人太多佛祖看不到自己,所以选择这样一个寺庙上香。

木香燃烧,让孤寂的寺庙多了点人气,也多了点温度。

上完香后,叶天龙走到功德箱前,掏出一千块放进去,算是自己一点心意:“佛祖保佑。”

老和尚六十岁样子,很瘦,很干,无眉,身上袈裟也有补丁,但洗的很干净,散发着一股木香气息。

见到叶天龙给了香油钱,无眉老和尚一声唱诺:“谢谢施主。”

叶天龙扬起一丝笑意:“大师,我明天要去一个地方,把一名被软禁的朋友救出来。”

“但软禁她的人,又不是什么坏人,而是她的家人,被他们伤了,或伤了他们,都不好。”

他带着一丝期盼望着老和尚:“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高见?可以让我从容解决此事?”

无眉老和尚轻叹一声,但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枯瘦的手指,指一指外面天空,上面恰好有三鸟飞过。

“大师,你是说退一步海阔天空?”

叶天龙有所顿悟:“明天碰撞的时候先让一让?让一步不行,让两步,让两步不行让三步?”

“三步不行,再反击,这样,道理就站我这边,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可以对一切人交待?”

叶天龙竖起大拇指赞道:“大师就是大师,指点就是透彻,谢谢了。”

他深深一个鞠躬,随后,转身离开了这座小庙。

在他身影刚刚消失时,无眉老和尚喃喃自语:“瓜娃子,我说的是关我鸟事……”

从寺庙出来后,叶天龙就钻入了车里,天墨踩下油门,开着车子回帝天居。

“贞有没有消息?”

叶天龙靠在座椅上,扭开一瓶苏打水喝入一口:“那女人是一个麻烦。”

“我收到你消息绕到楼下的时候,她已经抢了一部车子跑掉。”

天墨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告诉叶天龙:“我担心你安全,所以就没有追上去。”

“这样摔下去,撞了四五次空调,还跑那么快,那女人身体究竟是怎么做的?”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待会给黄雀打个电话,让他来京城一踏,把贞给我挖出来。”

“我要看看她背后究竟是何方神圣。”

天墨好奇一句:“不是孔家吗?”

叶天龙一笑:“孔家虽根深蒂固,也跟我有深仇大恨,但不会轻易动手,他们寻求的是一击必中。”

“因为孔破狼的教训告诉了他们,一旦失手杀不了我,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叶天龙眯起眼睛望着前方:“贞杀人手段狠戾,但没到一击必中地步。”

“最重要的一点,她讲故事的时候,把孔破狼搬了出来,还把细节说的有模有样,力求让我相信。”

“可惜我一听就知道是诬陷,是他们任务失败后的祸水东引。”

叶天龙淡淡一笑:“孔破狼早被我吓破胆了,不可能让人来杀我的。”

天墨低声问道:“那会是什么人呢?”

“敌人太多,一时无法锁定,但我猜测跟朴家有关。”

叶天龙作出自己的判断:“一是贞为南悍人,二是朴家欠我一千多亿。”

天墨点点头:“看来朴家真是找死啊。”

“找死之前,也要把我一千多亿给了,我就等着这笔钱,养老呢。”

叶天龙笑容很是灿烂:“而且掏掉朴家这一千多亿,可以间接影响南悍的经济发展。”

接着,他又揉揉脑袋:“算了,先不想这个,让黄雀追踪锁定再说,当务之急,我要带凌霜出来。”

他抬头看着天空,还有飞过的鸟儿,寻思,今天开玩笑让老和尚心情愉悦,佛祖会不会保佑自己呢?

第二天早上,叶天龙买了一个五百块的水果篮,然后开着车子向武家驶过去。

他今天找战青楼借了一辆吉普车,不奢华也不低调,很是平静地驶过十里长街,顺长安东街往西走。

五分钟后,经过皇城根儿遗址公园,绕过那片曾经辉煌无比的宫殿建筑群,到达清海公园东边。

这里胡同交错,四合院连绵,这里是大佬们聚居的地方。

“呜——”

车子通过大门的关卡,随后来到一处占地不小的院子,门口有两尊石狮子,还有两个警卫。

叶天龙瞄了警卫一眼,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两名全副武装的守卫虽然都是兵王级别的高手,但是真正能够威胁捣乱者生命,却不是这两名警卫。

而是暗藏于屋顶犄角,九点钟位置的阁楼,院中一棵大树上面的狙击手,三点交叉,射杀绝对犀利。

武家的实力比不上五大家,但它掌控着安全部门,所以也是准一线家族地位,保护力度自然不会小。

何况武家老祖宗,是杨家将中老太君一样的人物,不管是家族还是官方,都不能不注意安全。

叶天龙还发现,路边停着几部防弹车子,车牌是金家,寻思莫非有金家人过来探视?

“站住!”

在叶天龙扫视大门一眼举步走过去的时候,两名警卫就向他发出了一记喝斥,狙击手也高度警惕。

然后,一名警卫如临大敌的走过来,职业军人的气息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叶天龙停下了脚步,等对方走近他才笑着说道:“你好,我是来找武凌霜,武小姐的。”

“你姓什么?叫什么?是武小姐什么人?”

警卫目光锐利的盯着叶天龙,虽然这家伙看上去人畜无害,可他本能的觉得这小子有点危险。

何况武凌霜被家人软禁,这时候来找她的人,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我叫叶天龙。”

叶天龙笑容恬淡,手指一点小院:“武家上下,恨之入骨的叶天龙。”

警卫微微一愣,随后讶然出声:“你是叶天龙?”

叶天龙笑着点头:“正是,还请这位哥哥通报一声。”

“你等一下。”

警卫转身去汇报,换成其余人,他问完姓名直接轰走,但叶天龙,这主动上门的家伙,他需要请示。

“什么?叶天龙?”

没有多久,院子里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之声:“那混蛋来这里干什么?”

“这地方,是他能来的吗?”

金学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