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162章 婴儿的哭声

我的书架

第1162章 婴儿的哭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蓝天相做事高效决绝,一旦翻脸就绝对不认人。

也就一天时间,他不仅把蓝天芯和蓝萍萍母女送上希腊的专机,还毫不留情逼退一干对立面的老臣。

至少有二十名高干提前退休和辞职。

期间有人不甘这样放弃现在地位和成就,意图跟蓝天相叫板到底,但坚持没有两分钟就投降走人。

原因很简单,蓝天相手里有十箱子厚厚的记事本,还有六千张照片,上面有着他们做过的龌龊事。

挪用的公款,吃下的回扣,接过的私活,甚至叫几个小姐的厮混,全都写的一清二楚。

这些丢出来的东西,要么能使他们坐牢,要么能使他们家庭破裂,所以对抗的老臣最终低下头。

叶天龙看着那些记事本和相片,绝非是一两个月的东西,至少有三五年的时间,不然不会有这数量。

毫无疑问,蓝天相明面上看似人畜无害,还任由蓝天芯压着自己,实则早就开始布局和留后手。

所以一旦蓝天芯触碰到他的底线,他就能雷霆万钧摧毁对立的老臣阵营。

先示弱,再用强,蓝天相玩得极其顺溜,也因此收回不少他想要的股份。

解决完这些祸患后,蓝天相又趁机宣布,蓝小墨和叶天龙入主蓝氏院线,成为第二、第三大股东。

叶天龙对于这种好事,一如既往没有拒绝,无功才不受禄,他感觉自己还是帮了忙的。

在蓝氏院线总部,蓝天相召开高层会议,把这个分公司高层,全部介绍给叶天龙和蓝小墨认识。

同时指出蓝氏院线所有会议事项,都要给蓝小墨和叶天龙发一份邮件,还要酌情考虑两人建议。

俨然是要蓝小墨开始介入蓝氏成长。

蓝小墨前所未有表态,她会参与到日常事务来,不会指手画脚管理,但必要时候会给出建议。

至此,叶天龙不得不感慨蓝天相善于把握的头脑。

先是让蓝天芯事件刺激蓝小墨,让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成长,不然家业就会被外人抢走。

随后又用院线股份绑住他,利用蓝小墨对他的好感以及表现欲,积极和持久过问蓝氏院线事务。

如此一来,蓝小墨就会慢慢成长。

想到这一点,叶天龙收下蓝氏院线股份就更加心安理得,即使不要,蓝天相也会千方百计让他接受。

蓝天相刚刚清洗了总部一干对立老臣,蓝氏院线自然没有异议,全都欢迎蓝天墨和叶天龙的加入。

处理完这一件事后,蓝天相就请叶天龙在旁边酒楼吃饭,他把菜牌递到叶天龙的手里笑道:

“天龙,今天高兴,想吃什么尽管点,伯父买单。”

蓝小墨毫不客气挤兑:“你是老土豪,又是长辈,好意思让我们买单?”

“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连爹都敢挤兑,这种场合就不能给爹一点面子?”

蓝天相没好气笑骂:“你现在是蓝氏院线股东,以后要出入不少大场合,你言行举止不能太随意。”

叶天龙笑着附和一句:“是啊,小墨,要学会长大,不能做树懒。”

“来,给你一个机会,学会点菜。”

他还把菜牌顺手递给蓝小墨:“点一桌宾主都喜欢的菜肴,是一件很考眼力和心思的事。”

蓝小墨嘟嘟小嘴:“你们就知道欺负我。”

在她低头看着菜单的时候,叶天龙给蓝天相倒上一杯茶,随后趁机把自己要求说出来:

“伯父,有件事想要请你帮一个忙。”

蓝天相一扫对付蓝天芯他们时的威严,笑容灿烂问道:“说!只要伯父能办到的,绝对没有问题。”

“我想蓝氏帮我培养一批人手,把毫无经验的他们变成合格水手。”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我那艘船,需要三十名船员,不然就是一堆废铁,开不出港口。”

“但原先请的外籍水手,不仅薪水是国内三倍,还一个个跟大爷似的,似乎离开他们就不行了。”

“而且出于安全和机密考虑,我也要把他们踢出去。”

叶天龙语气很真挚:“我已经物色了一批可靠的人手,但是缺乏培养他们的机构。”

“蓝氏是最好的海上学府,所以想请伯父帮个忙,让他们跟着蓝氏成员一起培训。”

他目光平和看着蓝天相“当然,我知道蓝氏不对外开放……”

蓝小墨打了一个激灵,抬起头喊道:“爸,天龙可不是外人,你要帮忙噢。”

听到叶天龙这一个请求,蓝天相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我当是什么要求,原来是要蓝氏培养船员。”

“这小事一桩!”

蓝天相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虽然蓝氏不对外开放,但你不是外人,这个忙可以帮。”

“你让要培训的学员,三天后去蓝氏船坞,我会安排人对他们全面培训,而且是精英班的培训。”

叶天龙闻言一喜:“谢谢伯父。”

蓝小墨也很是高兴:“爸,你真好,我去挑一条你喜欢吃的石斑。”

她叫过服务员写了几个菜,随后又亲自出去挑选要清蒸的石斑,把叶天龙和蓝天相撂在房间。

“女大不中留……”

蓝天相摇摇头:“培养一批船员不难,但一位船长却需要丰富经验,简单培训是没多少意义的。”

“你的船已经物色了船长,还是慢慢从船员中筛选出来?或者我给你安排一个。”

叶天龙笑着接过话题:“船长已经有人了。”

蓝天相饶有兴趣问道:“是吗?哪个经验丰富的船长?”

叶天龙没有隐瞒:“曹乾坤,他说他可以做船长,我的船也是他亲手改造,所以我相信他能力。”

蓝天相身躯一震,声音一沉:“曹乾坤?可是曹老贼?”

叶天龙微微一愣:“伯父认识他?”

蓝天相眼里迸射一抹光芒:“何止认识……简直就是老朋友了……”

“只是我一直认为他死了,没想到还好端端活着,还做起了你的老船长。”

他抿入一口茶水,恢复两分平静:“天龙,回去见到曹乾坤,让他给我一个电话。”

“虽然当年大家相互看不顺眼,但也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了。”

他神情有些落寞,似乎想起一些东西。

叶天龙笑着点点头:“好,我会把你的话转告他的。”

就在这时,叶天龙耳朵微微一动,捕捉到一抹尖锐声音,他眉头一皱,环视一眼后开口:

“小墨怎么还没回来?伯父,我下去找一找她。”

蓝天芯临走时的神态,总让叶天龙觉得,事情还没真正结束,所以对蓝小墨安全本能在意。

“这么紧张她?”

蓝天相笑着抬起头:“蓝天芯已经上了飞机,小墨身边又有保镖,还是大庭广众,不会有事的。”

叶天龙笑笑,叮嘱保镖保护蓝天相,随后就下楼找蓝小墨。

这时,蓝小墨正不顾保镖劝告,竖起耳朵向楼梯口走去,她神情很是肃穆,还有说不出的好奇。

“哇——哇——”

她听到婴儿的哭声,若隐若现从楼梯传来,很凄厉,很伤心,让人一闻就腾升怜悯之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