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295章 水太深了

我的书架

第1295章 水太深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午十点,宁红妆才整理衣衫离开病房,叶天龙恍惚自己又被‘杰克斯’暴击了……

他跑去洗手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病服,然后又扑通一声趴在床上,感觉身体被掏空。

“叶少,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房门又被推开了,还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就听到孔子雄惊讶喊叫:“是不是伤发了?”

“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恰好进来的孔子雄,见到叶天龙倒床那一幕,以为他伤势又复发了。

叶天龙忙翻过身来,出声喊出一句:“别,别,我没事,我没事,只是有点累,倒床而已。”

孔子雄制止手下出去,随后小声问道:“叶少,你真没事?”

“没事!”

叶天龙从凌乱的病床起身,然后笑着走去沙发坐下:“身上这点小伤没什么大碍,你怎么样了?”

“我啊,死不了。”

孔子雄发出一阵哈哈大笑,随后在叶天龙对面坐下:“身上七八处伤,肋骨还被刺断一根。”

“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些伤根本就不算什么,医生查过了,不会对我身体行动造成影响。”

“不过要休息个把月,这段时间干不了重活,连跟女人肉搏的事情都不能做。”

孔子雄摸出一根烟,但想到是医院就没点燃:“叶少,这次事件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救我,估计都被火箭弹轰成渣了,如果不是你杀掉杰克斯,孔氏这次也要麻烦了。”

叶天龙一笑:“都过去的事情,孔少就没必要再提了。”

孔子雄摆摆手:“不,要提,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又还不了人情,再不多说几句谢谢,还是人?”

“而且我还知道,我对你应该也动了手。”

他目光平和看着叶天龙:“我脑子以前有损伤,撞得迷迷糊糊时,就会变得冷漠无情,六亲不认。”

“就跟梦游一样,谁都刺激我,动我,我就会大开杀戒,我爷爷说,我这是曹操杀人病哈哈。”

叶天龙眼里掠过一抹笑意,曹操杀人病,还真是比喻贴切。

“只不过曹操是借睡杀人,我是真的沉睡杀人。”

孔子雄发出一阵大笑,向叶天龙解释着昨天的诡异行径,随后整个人变得格外真挚,话锋一转:

“你当时距离我那么近,我一定有对你出手,可你不仅没有怨恨,还把我从杰克斯手里救走。”

“我真的感动。”

他伸出裹着纱布的手:“不说废话,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不会再有孔家人找你半点麻烦。”

“从今之后,你我就是兄弟,有女各自享,但有难一定同当。”

这一番话,孔子雄算是第二次说了,但是叶天龙清楚,这一次的诚意毫无水分。

他没有犹豫,伸手一握开口:“孔少这么给面子,那我就兜着吧,以后大家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孔子雄用力一晃:“好兄弟。”

叶天龙松开手后,声音一低:“孔少,我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和孔氏帮个忙。”

孔子雄神情肃穆:“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万死不辞。”

叶天龙很是认真:“这次事情闹得挺大,三手狼人也死了,但我不想外界知道,是我杀了杰克斯。”

孔子雄一愣:“你不想让人知道?这可是守护华夏的一件大功啊,也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我还准备全力宣扬此事,让整个华夏和世界都知道你。”

他小心提醒着叶天龙:“最多三天,你的名头就会响遍世界。”

叶天龙绽放一个笑容,拍拍孔子雄的手臂开口:“相比万众瞩目来说,我更希望平静生活。”

“杀掉杰克斯,守卫华夏,确实是巨功一件,也能提升自己的名声。”

“可这也意味着,他的徒子徒孙找我报复,更多佣兵为名次向我挑战。”

叶天龙向孔子雄道出自己心声:“哪怕我不怕他们找麻烦,但也会浪费我很多时间。”

“大哥,人生苦短,数不清的白菜等着我收割,浪费去杀敌人,对不起自己这一生啊。”

“所以我希望你能全力压制此事,不要被人知道我在此战的太多作用。”

叶天龙凑前一点,轻声一句:“如果可以,这一战,就当作是孔少和三手狼人的较量吧。”

孔子雄原本有些遗憾叶天龙爱美女不爱江山,但听到最后一句就身躯一震,眼里有着一抹惊讶。

他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天龙,良久渐渐转化成感动,轻叹一声:“叶少,你真是好兄弟,好兄弟啊。”

“你兜那么多圈子,让我压下你在此战的作用,不是要空出时间泡妞,而是要把功劳给我孔子雄。”

孔子雄略带责备看着叶天龙:“你啊,总是习惯为他人着想……”

“孔少,不是我要把功劳给你,而是我真想平静一点。”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希望孔少能够成全。”

孔子雄望着叶天龙重复一句:“你真要让功绩给我?”

叶天龙一拍他手背笑道:“成全我吧。”

“行,我不跟你扭捏,这次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

虽然叶天龙喊着过安静日子,但孔子雄认定是叶天龙让自己功绩:“我会想法抹掉你的痕迹。”

叶天龙一笑:“谢谢。”

“该是我谢谢你啊,兄弟。”

孔子雄脸上带着一抹无奈,随后感慨一声:“跟你做兄弟,还真是正确的选择。”

“别这么见外了。”

叶天龙笑着一转话锋:“杰克斯的雇主找到了吗?”

“找到了。”

孔子雄迅速接过话题:“顺藤摸瓜,加上现场几个活口,最后指向是鲨鱼集团主席,唐家峻。”

“唐家峻?他是幕后凶手?”

叶天龙微微惊讶:“他杀我容易理解,但杀你未免吃豹子胆了,而且他不可能有筹码请动杰克斯。”

“这也是我疑惑的。”

孔子雄点点头:“我跟唐家峻无怨无仇,他没杀我的动机,我还一度想过是齐霸或朴家唆使。”

“但唐家峻不是亡命之徒,身家千亿,从齐家和朴家身上捞取的利益,绝弥补不了袭击我的后果。”

他捏着香烟作出一个判断:“他的背后,怕是还有黑手。”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看来这里面水深啊,唐家峻呢,有没有把他拿下?”

孔子雄流露一抹遗憾:“袭击的时候,他就跑了,坐的是蔡氏旗下航班。”

叶天龙一愣:“他去哪了?”

“东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