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368章 怕是被算计了

我的书架

第1368章 怕是被算计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到地狂天出现,络腮胡汉子神情瞬间凝重,他试探性喝出一句:“地狂天?”

“难得你苗彪还记得我,还以为你得到僵婆婆培养,就再也目中无人了。”

地狂天缓缓走到叶天龙身边,看着络腮胡汉子一伙人开口:“叶天龙是我朋友,你们不能伤害他。”

他还向叶天龙侧头:“叶少,他们就交给我吧。”

叶天龙笑了:“老狂,看来你是老朋友啊,行,这一局交给你。”

此时,苗彪正嘴角牵动,随后喝出一声:“地狂天,摆正你的身份!”

“不要忘记了,你也是一个生苗,还是一洞之主,你要为了他背叛生苗,跟我们和僵婆婆作对吗?”

叶天龙看着苗彪几人,再结合他们的话,多少猜到是苗伯光的人了。

地狂天懒得废话:“滚!”

苗彪厉喝一句:“你还真是狂妄,连僵婆婆都不放眼里了,你真要做叛徒,那就是人人得而株之。”

地狂天脸色一沉:“我没动手杀你们,已是给僵婆婆面子,再不滚,就休怪我无情了。”

“叶天龙得罪了生苗,今天又废我兄弟双腿,我不弄死他,怎么向大家交待?”

苗彪手指一点地狂天,气势汹汹:“地狂天,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连你也一起弄死。”

地狂天冷冷出声:“你不是被僵婆婆禁止蛊毒吗?没有那点依仗的东西,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苗彪杀气凌厉:“我就是一双拳头,也能打死你这叛徒。”

地狂天哼出一声:“不知死活!”

“动他!”

苗彪按捺不住,向两名得力干将喝出一声,两名中年汉子脚步一挪,怒吼一声,顷刻就拉近距离。

两人身上带出了一连串骨头脆响,而且越来越响亮,就好像炸弹在他们身上连续爆炸一般。

他们涌现着一股让人难以置信的能量。

“扑!”

面对两人夹击,地狂天不退反进,平底鞋一挪,身子像是落叶一样迎风飘动。

躲过对方势大力沉的轰击后,地狂天就双手一伸,扣住两人的手臂,脚下旋转用力。

“砰!”

两记沉闷声响,两个体格不小的中年汉子,被地狂天一个超高难度的过肩摔摔在地上。

下一秒,地狂天踢出两脚,两人砰一声飞出,重重跌在苗彪面前,吐出一口鲜血,肋骨断了两根。

“苗彪,你们还不滚吗?”

地狂天眼里跳跃着一抹凌厉:“真要我杀死你们才罢休?”

对于同族之人,不到最后,地狂天不想下狠手。

苗彪浑然无惧,怒极而笑:“地狂天,你有胆子就杀了我们!”

“上!”

随着他这一句话发出,最后两名手下脚步一挪,恶狠狠的向地狂天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苗彪那双漆黑的眸子,陡然迸射一股杀意,积累多年的悍匪气势在一瞬间爆发。

伴随着一声惊吼,他的双脚猛地一挪,脚边地面碎裂成七八块。

随后,庞大身体如同一支离弦利箭,‘嗖’的一声射向了叶天龙。

这速度太惊人了。

在韩静讶然对方强大、正要喝叫叶天龙小心时,苗彪已经拉近双方的距离,魁梧身体猛地一停顿。

硕大拳头爆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右勾拳气势如虹的打出。

“呼!”

叶天龙保持着如水平静,他没有与气势如虹的苗彪硬碰,身躯向侧一退,巧妙地闪过了苗彪这一拳。

一拳落空,苗彪眼睛微微一眯,但没有丝毫停滞,左脚毫不留情踹出。

叶天龙似乎料到他这一招,双脚一错,从容不迫的再度退后,让苗彪这一脚也落空。

“砰!”

喷着粗气的苗彪再一次猛踩地面,雨水、泥块四处飞扬。

他贴着叶天龙追杀上去,他庞大的体积跟灵活的步伐形成巨大反差,带来强烈的视觉冲突。

“砰!”

三个回合后,苗彪左脚一顿地,身子腾空跳了起来。

他的右腿在空中像蟒蛇吐的芯子,一样不停的翻转着,狂风暴雨一般朝着叶天龙踢过去。

“砰砰砰!”

叶天龙只觉得一股威压力量打来,其中还蕴含说不出的暗流涌动,但他依然只是不置可否一笑。

他这次没有躲避,迎着苗彪扫来的腿打过去。

轰出去的拳头,发出一丝划破空气的嘶鸣。

“砰!”

一记拳脚接触的闷响,苗彪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他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力量顶了回来,霸道力劲震的他脚后跟肌腱都发麻了。

他讶然看着面前的叶天龙,没想到这个小子有这功力,跟苗伯光说的无知小子差距太大,太大。

“再来。”

在地狂天一一撂翻两名手下的空档,苗彪怒吼一声,又是右腿一摆,对着叶天龙连连踢出。

面对仍旧令人眼缭乱的腿法,叶天龙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

他很直接地拧腰转胯,以一记浑厚扫踢狠狠打过去。

“砰!”

就好像正在燃烧的火焰,忽然被一瓢水浇灭,苗彪气势如虹攻击,竟然叶天龙一腿扫中膝盖,破局。

苗彪后退数步才重新站稳身子,他的膝盖上传来一阵阵的酸麻,可见叶天龙刚才的扫踢何等霸道。

苗彪吃惊的看着叶天龙。

叶天龙淡淡一笑:“看什么看?苗伯光没告诉过你,是我让他的腿断了一条吗?

苗彪微微一怔,随后怒吼一声,拳脚轰飞,似乎要把叶天龙淹没在暴风雨中,

面对横七竖八狂轰滥炸过来的无法分辨的攻击,叶天龙眼神如水平静,然后瞬间冲了上去。

他挡开对方两记拳头后,一记干净漂亮的直线顶膝狠狠撞上,这一膝结结实实的撞在苗彪腹部!

“砰!”

一声闷响,苗彪捂着肚子连退两步,样子很是难受和痛苦。

叶天龙没有犹豫立刻欺身而上,随着身体的高高跃起,一记劈肘从上向下重重砸去。

“砰!”

苗彪躲闪不及,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苗彪肩胛一痛,竟然被叶天龙一记劈肘打跪在地上。

他的右侧锁骨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

苗彪吃了这一击,感觉整个身体从锁骨往下都像是被震散,跪在地上的他无法遏制喷出一口鲜血。

血落地面,触目惊心。

“你们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

叶天龙看着十余米外的苗彪,嘿嘿一笑:“还是痛快一点,主动把背后人说出来吧,不然我慢……”

慢慢折磨四个字还没说完,叶天龙就见天空一亮,还伴随一阵‘嗡嗡’的声音。

地狂天吼叫一声:“小心!”

叶天龙动作利索向后摔了出去。

地狂天也双手一扬,一片黑色粉末爆射过去,天空顿时噼噼啪啪作响,落下数不清的白色‘飞蛾’。

它们掉在雨中,又碎裂成一堆白色小虫,一个个蠕动不已,接着才失去动静,宛如碎末一样被冲走。

“啊——”

在叶天龙抬起头望向远处一个稍纵即逝的身影时,耳边传来一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

只见苗彪六人全部倒地,双手抓着自己的脸,撕出一道道血迹,看起来像是钢笔在白纸的狠厉勾画。

可怖至极。

接着,他们又死死卡住自己的咽喉,满脸痛苦,四处打滚,宛若千万虫蚁在血肉中咬噬……

连续十三记惨叫过后,苗彪他们就扑在雨水里,面目全非僵硬死去,血迹斑斑,五官俱黑。

叶天龙靠了过来,看着死去的六人,有一丝惊讶:“就这么死了?谁的毒?”

“我的!”

地狂天没有高兴,只是望着深邃的远山,神情有一分凝重:“叶少,我们怕是被人算计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