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 陪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苏瑞的电话,叶天龙还没来得及回应,信号就中断了。

他先是一愣,赶忙拨打回去,却已经不在服务区了,叶天龙接着又拨打了太叔三甲手机,一样结果。

全都是不在服务区。

叶天龙找出山顶庄园的前台电话打出,前后三个都是‘暂时无法接通’的语音回应。

叶天龙心里一沉,他知道事情不妙了,这不妙不是担心苏瑞被人杀了,而是官方介入了这场瘟疫。

“去山顶庄园!”

叶天龙向天墨喊出一句:“快!”他又给地狂天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也马上赶去山顶庄园。

天墨没有废话,方向一转,一脚踩下油门,车子迅速向山顶庄园冲去。

叶天龙还向苗天奴问道:“老苗,发高烧、全身红疹,还感染性极强,这是什毒素来的?”

他并不相信山顶庄园发生瘟疫,心里猜测是僵婆婆手下放的毒素,具体怎么传染还不知道。

听到叶天龙的描述,苗天奴轻轻皱起眉头:“这个不好判断,蛊术中,起码有几十种相似毒素。”

“具体是什么毒素,需要见到病例才能判断。”

他问出一句:“有人下毒?”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太叔三甲的山顶庄园突发变故,倒下一百多号员工,全都感染红疹。”

苗天奴低声一句:“感染这么多人,位置又是山顶,空气传染不太可能,很大概率是食物或水源。”

“而感染是突然性,时间又这么短,八成是水源被下毒,你让他们暂时不要触碰水源。”

叶天龙点点头,拿出手机又懊恼捶打两下,忍着性子拨打了几个号码,全部失去信号……

官方介入!

正如叶天龙所料,华夏官方对山顶庄园感染迅速作出反应。

当天墨开着车子绕过几道交通管制出现山顶庄园附近时,已经距离叶天龙接到电话过去三个小时了。

就着惨白的路灯,叶天龙发现山脚出入口多了几道杀气腾腾的关卡。

三百多名军警拉起了警戒线,把整个山顶庄园封锁个水泄不通,沿山通道还布满了无数高清摄像头。

入口还有十几辆白色救护车驶入,车上人员全都穿着防化服,戴着重重的头盔。

山脚四周有十几辆洒水车在工作,但洒出来的不是水,而是特殊气味的消毒药水。

头顶,也有七八架直升机在绕着山顶工作,不断倾泻一蓬蓬白色粉末。

每个人都如临大敌。

叶天龙甚至发现,有十二辆卡车停在附近,车上有榴弹炮,雨布没完全遮住的缝隙,透露几个字母:

燃烧弹!

这些弹药轰上山,足够把整个山顶庄园狠狠烧成灰烬十次。

这是毁灭的节奏,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长官,你好,上面发生什么事了?”

叶天龙找到带队军官亮出武家令牌,让后者消失敌意后问道:“我有几个好朋友在上面。”

带队军官已核实了叶天龙身份,还知道他有足够权限了解此事,态度于是很恭敬:

“叶先生,上面发生了瘟疫,现在已经两百多人昏迷,还死了十二人,包括三名医护人员。”

“情况非常严重,还在继续恶化,本地专家已经进驻,华夏各地医疗专家,也正往这里赶赴。”

“我们接到指令,对这里进行全面封锁,还要把它彻底隔离开来。”

他的神情流露一股凝重:“所有人员许进不许出,一切通讯也由我们掌控。”

叶天龙心里微微咯噔:“已经死人了?”

带队军官点点头:“十二人,明确死亡,尸体也不能运出来。”

叶天龙眼皮一跳:“有没有死亡人员的名单?”

带队军官很利索调出一份名单给叶天龙审视,十二个人的名字、死亡时间、症状全都写在上面。

虽然没有太叔三甲、韩静的名字,但叶天龙心里一点都不轻松,无论如何这是十二条人命。

而且死亡名单没有两人名字,不代表他们不在山上。

叶天龙思虑一会,抬起头看着带队军官:“我想上山!”

带队军官一愣,随后果断拒绝:“绝对不行!”

在叶天龙想尽办法上山时,远在几百公里之外,大花婆婆曾经跪过的山洞门口,多出十余个身影。

相比清一色黑衣生苗,这些身影要衣光领鲜很多,他们腰中还带着枪械,一个个高大魁梧气势不凡。

接着,十余个身影后面,又走上一对男女。

男的四十多岁,儒雅温润,彬彬有礼,戴着眼镜,他很有气质,也很有风范,看着就像是上位者。

女的二十出头,容颜精致,身材高挑,脸色自带一股女人的魅惑。

如果叶天龙在这里,肯定能认出漂亮女人是谁,正是他和荣学礼在港城海边救下的柳开花。

中年男子走到前头,望着黑乎乎的山洞,毕恭毕敬开口:“僵婆婆,晚上好。”

“魏无情,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山洞,一个黑袍女子走出,冷冷出声:“婆婆要休息了,你们没事,也回山洞休息吧。”

“还有,婆婆有令,你们后天拜寿完,就赶紧离开这里。”

她语气很是冰冷:“大家不是很喜欢见到你们。”

被称呼为魏无情的男子彬彬有礼:“我们没有想打扰婆婆。”

“我们也知道住了那么多天,给婆婆你们增添了不少麻烦,可魏氏跟婆婆总是一对合作者。”

魏无情笑容很是温和,但让人感觉不到真诚,只有虚假:“是合作,就该知无不言,坦诚相待。”

“磔磔磔!”

这时,山洞忽然传来一阵怪笑,随后一个阴冷声音传出:“魏无情,不,魏王,你究竟想说什么?”

随着她的开口,黑袍女子侧身,跪在地上,毕恭毕敬。

魏无情涌现出一股谦卑:“婆婆面前不敢称王,无情永远是小子一个。”

山洞戏谑一声:“别说这些虚的,你知道,我寿命不多,没时间听这些。”

“婆婆教训的是,无情马上改之。”

魏无情彬彬有礼:“婆婆对天都掌控有计划,有部署,出于保密需要不告诉我们可以理解。”

“但有些涉及底线的问题,我还是想要有一点心理准备,毕竟关系到魏氏放在天都的棋子生死。”

僵婆婆哼了一声:“说重点。”

魏无情轻声一句:“我们收到消息,天都发生瘟疫,已经惊动官方,想问这是不是婆婆杰作?”

在柳开花他们竖起耳朵聆听时,僵婆婆毫不犹豫承认:“没错!”

“这是我对天都的报复,也是对叶天龙的报复,我死了不少爱徒,连大花小花他们都折在天都。”

“我愤怒了,所以我要讨回公道。”

她的声音跳跃着浓郁杀意:“而且山顶庄园只是一个开始,过了后天节日,我会更残酷报复天都。”

“我会让整条湘江都充满杀机,死多少人,活多少人,那就看他们本事了。”

僵婆婆放声大笑起来:“他们运气如果不好,整个天都要给我爱徒陪葬。”

“磔磔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