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606章 缴枪不杀

我的书架

第1606章 缴枪不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早上,金黄的阳光穿过防弹玻璃,从窗帘缝隙中照在叶天龙的脸上。

那一抹温柔,让叶天龙的眼睛受到刺激,他终于从晕沉沉的宿醉当中清醒过来。

虽然头晕眼花,身体还有些疲惫,但是昨夜的香艳,却还清晰的留在叶天龙的记忆当中。

“年轻就是这点不好,老是想着白花花的身体。”

叶天龙一边批判自己贪财好色,一边忍不住闭上眼睛,仔细回味着昨晚的梦境。

他以为,昨晚一切不过是梦。

回味着,叶天龙不自觉的紧了紧双手,仿佛要将梦中女人再一次抱入怀中,不让她离开自己。

本来只是下意识的双手一抱,但是没想到这一抱可把叶天龙给吓了一跳。

他就像一只中箭的兔子,一蹦三尺高:“啊——”

叶天龙发现自己真的在花如雨卧室,被子里面真的有一个什么都没穿的漂亮女人,还真的是陈凌儿。

那个喜欢古巨基、张根硕、韩庚的陈凌儿。

“昨晚不是梦?”

叶天龙只觉得蛋一下子就痛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跟身边的陈凌儿一样,什么都没有穿。

想到陈凌儿什么都没穿,叶天龙又扭头望了一眼,俏脸红润妩媚,肌肤白皙细嫩,曲线玲珑诱人。

叶天龙只觉得身体涌起一股热流……

“凌儿,凌儿……”

叶天龙原本想要穿上衣服离开,但想了一下那是不负责任,于是对着陈凌儿轻声叫了两声。

“嗯……嗯,头好痛,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

陈凌儿在轻呼中闷哼了一声,接着她睁开了秀眸,睡眼惺忪道:“叶组长,你怎么在这里?”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弱弱给出一个回答:“我们都走错房间了……”

陈凌儿伸出纤手揉了揉美眸,然后慢慢坐起身来,看来她还以为是在睡在自己床上:“走错房间?”

“啊……”

陈凌儿微微一怔,下一秒,她就打了一个激灵,张嘴要发出一声尖叫,但很快自己伸手堵住了嘴巴。

接着出于女性保护自我的本能,她下意识地用一手扯过被子抱在身前,遮住外泄的湖光山色。

叶天龙苦笑一声:“凌儿……”

“别说话,让我好好想一想。”

陈凌儿脑子有点乱,挥手制止叶天龙出声,随后努力回想昨晚事情:

“我昨晚提前签完合同出差回来,看完赵可可和花如雨后,就跟几个助理喝了不少庆功酒。”

“然后我就回天龙花园,可我门卡丢在办公室了。”

“我不想麻烦跟你们喝酒的曹先生开门,于是我就用花如雨的卡开了她的门。”

陈凌儿迅速回想昨晚事情:“卡是她在赵可可病房时给我的,她让我今天帮她拿一份资料去公司。”

“我有点醉,于是简单冲洗,换上如雨的睡衣睡觉。”

陈凌儿的俏脸变得娇羞起来:“然后,你出现在我梦里,我好像抱住了你……”

叶天龙一叹:“那不是梦……”

“这事你没错,错的是我,我一开始把你当成花如雨,后来发现你是凌儿却又控制不住需要。”

叶天龙流露一抹愧疚:“凌儿,对不起……你打我吧!那会让我好受些……”

“哼,打你?太便宜你了!”

陈凌儿熬过了那道坎,对着叶天龙娇哼一声,下一秒,她直接将他推倒被子上。

柔软而修长还微微颤抖的身子压住了他,白皙面庞浮现一抹潮红,低头,一下一下用贝齿咬着男人。

“我,我要强了你……”

叶天龙血压瞬间飙到危险边缘。

“不准反抗!”

陈凌儿脑袋顶住叶天龙的额头,语调甜腻醉人:“缴枪不杀!”

缴枪不杀?多么善解人意的孩子啊。

叶天龙心里一阵激动,很配合的放弃抵抗……

又是两度风雨,清晨的温存不仅没有让叶天龙累垮,反而变得更加神采奕奕。

当他抱着全身无力的陈凌儿靠床时,他全身已经充满了力量,眼睛也多了一份如水的清亮……

他低头笑看怀中女人:“我这么顺从,没有反抗,是不是原谅我了?”

陈凌儿的嘴角流淌着笑容,嗯嗯嗯很是甜蜜地点头:“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会不原谅你?”

叶天龙捏一捏那张小嘴:“真是牙尖嘴利。”

“我真牙尖嘴利了,你还能这副状态?”

陈凌儿咬了叶天龙手指一下,随后眼里有了一抹惆怅:“可惜你今天就要去安城了。”

“不然我就可以抱着你温存一天了。”

叶天龙嗅着女人秀发的香气:“来日方长,以后还大把时间温存,再说了,这是花姑娘卧室。”

“你不担心她突然回来看到这一幕啊?”

陈凌儿笑嘻嘻出声:“看到就看到,大不了我说你勾引我,再说了,我都知道你们有一腿了。”

叶天龙一笑:“可可和如雨告诉你的?”

陈凌儿娇哼一声:“这用她们告诉吗?我们是好姐妹,随便一个动作就知道意思。”

叶天龙一愣:“这么厉害?”

陈凌儿扬起俏脸:“当然,我看到她们提到你的时候,表情有些不对劲,我就猜测你们有一腿。”

“于是我就给她们一人买了一支冰棒回忆童年。”

陈凌儿俏脸很是得意:“结果她们吃冰棒的手法,完全证实了我的猜测。”

叶天龙愣在当场,良久感慨一声:“不愧是韩庚的粉丝啊。”

“去死……”

陈凌儿俏脸一红,轻捶叶天龙两下,随后神情犹豫了一下:“你去安城,如果有空,帮我看个人。”

叶天龙轻声问道:“什么人?”

陈凌儿出声回应:“我表妹,雷诗婧,九月份读今年大二,安城大学。”

“看她干什么?要我把她也收了?”

叶天龙打趣一声:“姐妹一起飞?”

“混蛋,混蛋,混蛋!”

陈凌儿没好气地捶打叶天龙三下:“你就会欺负人。”

叶天龙一笑,握着陈凌儿的手道:“好,我错了,你说,要我做点什么?”

“我那表妹,曾是正儿八经的白富美,雷家集团也是安城前十名企。”

陈凌儿俏脸多了一抹落寞:“你还能在电视或杂志上看到创始人呢。”

叶天龙笑了笑:“这么有名?”

陈凌儿点点头:“只是我姑姑十九年前就车祸离世,姑父一年后又娶了一个背景显赫的女人入门。”

“虽然姑父对表妹还是疼爱的,但有后妈的日子从来不会好过。”

“何况是一个身份不低作风强势的后妈,以及后妈也有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表妹日子越发艰难。”

“虽然不用流落街头或者打工过日子,但她家里位置越来越低,也越来越没立足之地。”

她轻叹一声:“我前天跟我妈通电话,听说姑父要逼表妹嫁给一个老男人。”

“叫萧什么剑……”

叶天龙眼睛眯起:“萧狂剑?”

陈凌儿欣喜喊道:“正是,你认识他?”

叶天龙一笑:“萧家兄弟,萧老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