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637章 最美一吻 (五更)

我的书架

第1637章 最美一吻 (五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欺人太甚!”

听到亲信的汇报,再看看手机截取的照片,萧狂剑几乎要暴走。

叶天龙跟雷诗婧结婚的事,帝豪酒店的沸沸扬扬,他早已经清楚。

虽然他当时还带人去雷氏闹腾施压过,但萧狂剑心里并没把那当成一回事,他坚定认为那是一场戏。

雷诗婧连男朋友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冒出一个丈夫?

就算真有暗中相爱的人,又怎么敢跟他萧狂剑叫板抢夺女人?而且雷跃庭一家也坚定雷诗婧没嫁人。

所以他一点都不相信雷诗婧结婚了,所谓结婚证、公证书,只能忽悠雷斯琴,忽悠不了它萧狂剑。

作为一个老江湖,他更认定是雷诗婧摆脱自己,找了一个外地的群众演员,绝不敢真给自己戴绿帽。

可是现在,看着网上流传的照片,还有‘最美一吻’四个字,萧狂剑感觉自己头顶绿油油的。

照片上的叶天龙,背着及膝袜的雷诗婧,就着金黄的阳光,甜美一吻。

看到这样一张照片,无论叶天龙是不是群众演员,萧狂剑都觉得自己被绿了,他要砍死叶天龙。

“找!找!给我找出来!”

萧狂剑啪一声连手机都捏碎,歇斯底里吼道:“找出这对狗男女,我要弄死他们,弄死他们。”

亲信他们马上领命而去。

在萧狂剑要全面搜寻叶天龙时,叶天龙正让上官孝之撤掉几名监控者后,就径直开车回别墅。

当然,他不是就此放过燕黄,而是准备让黄雀过来盯梢,其余人太容易被燕黄发现了。

回到别墅,叶天龙走入大厅,没有发现雷诗婧的影子,正要上楼望两眼,却听到后园传来了动静。

他把车钥匙丢在桌上,随后就向后园走过去。

刚刚穿出后门,叶天龙就见到白色秋千的旁边树干,挂着一块小黑板,黑板写着几个公式。

雷诗婧正拿着一本书站在旁边,而白色秋千上有几个挪动的小物体,做了雷诗婧的临时学生。

“经济学家奥古斯丹在<<财富理论的数学原理的研究>>中举出了一个十分经典的案例。”

“有一位出版商,有三千本相当优秀,但又卖不完的书,他就销毁了书总数的三分之二。”

“然后提高售价,从剩下的一千本书中,获得了比三千本还要多的利润。”

雷诗婧身着一袭长裤,长发盘起,踩着一双皮鞋,很有校园教授的风范,她抑扬顿挫敲着小黑板:

“奥古斯丹指出,每本六十法郎的价格卖掉一千本书,要比每本二十法郎卖掉三千本要容易得多。”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叶天龙轻手轻脚上前,来到雷诗婧的身后,恰好看清楚上面的小物体。

六只小乌龟!

“扑……”

叶天龙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气没憋住,开始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正等待乌龟回答的雷诗婧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叶天龙更是啊了一声,美眸瞪大,惊慌失措。

下一秒,她藏起手里书籍。

“叶天龙,你知不知道,你很没有礼貌?”

雷诗婧很是羞怒:“你出现不用说一声的吗?这样鬼鬼祟祟走到我后面,不怕我一脚踢死你吗?”

“报告老师,我错了。”

叶天龙咳嗽一声:“只是我本意不想惊吓到学生,也不想打扰到老师讲课,所以轻手轻脚上来。”

“你放心,我下次一定早到,跟乌龟一起上课。”

雷诗婧窘得脸都红成苹果,她怎么都没想到,叶天龙会突然出现,还恰好偷听到她给乌龟上课。

她以为叶天龙不到天黑不回来。

雷诗婧板起脸娇喝:“不准笑!”

“我不笑,我不笑。”

叶天龙一边举手保证,可一边怎么都憋不住,强行忍着笑意:“老师,你继续……”

雷诗婧拿书拍了叶天龙两下,气呼呼地说:“不讲了,丢死人了。”

她还跺了两下脚,乌龟看着她缩缩头,一点都不在意。

叶天龙看着她的现在样子,忽然发现她比前两天可爱多了,没有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于是他控制住笑意,拿过书籍翻了两下:“老师,你熟读这么多经济学的书,又知道那么多理论。”

“如果有机会,把帝豪酒店交给你运作,你有没有法子让它赚钱?”

他看着雷诗婧悠悠一笑:“或者在跟雷斯琴同等投入下,赚的比开超跑会所还多?”

雷诗婧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叶天龙忽然出题:“我没有想过,想了也没意义,没机会施行……”

她虽然满腹经纶,但是一直没机会实战或者观察,因为雷氏集团对她是设防的。

小妈和妹妹从不同意她靠近公司。

叶天龙目光平和看着她:“没想过,那就从今天开始想,努力的想,把它当成你未来的试验田。”

“如果你能让酒店重新焕发生机,那你就算一个合格的经院学生,也对得起你看过的这些书。”

他轻笑一声:“不然你还是把它们收起来,亲自打一份工再说……”

雷诗婧目光盯着叶天龙:“你觉得我是一个废物?”

“不,我从没觉得你是废物。”

叶天龙很真诚地看着她:“相反,我觉得你很多见解独特,而且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但是你始终没有进行过实战,所以我希望你拿帝豪酒店一试。”

“它是你父亲曾经的打拼之地,对你也有很强的情感归属感,你运作起来可以少很多牵绊。”

他希望眼前女孩尽快成长起来,将来没有自己庇护也能独挡一面。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想一想。”

雷诗婧呼出一口长气:“我不会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至少我要让自己能养活自己。”

叶天龙竖起大拇指:“好孩子。”

“你才是孩子呢……”

雷诗婧白了叶天龙一眼,随后把小乌龟搬回池子里,然后擦着白色秋千的坐板,有意无意开口:

“怎么消失一个上午啊?跟早上的静静约会去了?”

她翘起了嘴角:“想不到你这种野蛮人还会有女朋友。”

叶天龙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回道:“我没去约会,护工有事回家了,我去医院看老板娘了。”

“本来想要叫你一起,但觉得你这两天应该低调。”

雷诗婧坐在白色秋千上,随后迟疑地问:“真的?”

叶天龙靠过去,挪了半个位置坐下,贴着香气怡人的女孩:“这有什么好骗你的,不信问老板娘。”

雷诗婧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原来自己误会了,心里还纠结这么久:“那静静是那医院护工吗?”

“不是,她是一个大大的美女,她今天从巴林回来,所以跟我打了电话。”

叶天龙笑着出声:“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了?给乌龟上课上晕了吗?”

“放心吧,等静静来了安城,我真去跟她约会,肯定会跟你说一声,免得你说我重色轻友。”

叶天龙一副感慨:“想当初在天都,我跟静静楼顶依偎惜别的场景,何等的感人,何等的甜蜜……”

话音还没落下,雷诗婧脸色就难看了,愉悦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嗖!”

她从秋千跳了下来,伸手在叶天龙背后秋千猛地一推,叶天龙顿时连带秋千飞上了半空。

叶天龙哇哇大叫:“你干什么?干什么?谋杀亲夫啊?”

“你一个人静静吧——”

雷诗婧喊出一声,随后转身离开……

叶天龙好不容易停下来,正要冲进去找雷诗婧算账,一张照片传入了手机,来自千里之外的红箭:

“照片已发!

叶天龙看着那张最美一吻,心里莫名一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