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680章 机场接人

我的书架

第1680章 机场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跟燕黄分离后,叶天龙拿着最后一瓶酒,重新钻入车里,但这次不是回别墅睡觉了,他直接去机场。

韩静下午会来安城,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开车过去吃个午饭喝个咖啡,时间就差不多了。

“呜——”

残手开出五六公里,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看着前方的红灯。

就在这时,一辆玛莎拉蒂、两辆法拉利和一辆保时捷轰的一声,趾高气扬地停在叶天龙旁边。

虽然是在等待红绿灯,但四部豪车却不断空踩油门,俨然一副赛车的态势。

叶天龙瞄了四辆豪车一眼,不置可否地摇摇头,这年头,太多这样作死的孩子了。

树欲静,风不止,叶天龙吃着所剩无几的花生米时,保时捷却落下了棕色车窗。

一阵刺耳的摇滚音乐爆发开来,随即一个戴着天梭手表的白皙皓腕探出,接着是一个倨傲的俏脸。

她侧头扫过叶天龙,随后脸色巨变喝道:“叶天龙?”

叶天龙歪头瞄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小妹,中午好啊,你还是这么漂亮,但太没礼貌了。”

“姐夫不见,叫名字,真想管教你一下。”

保时捷的女司机正是雷斯琴,身穿短裙丝袜,全身焕发着健康青春的活力。

此刻,其余三部车子也都落下车窗,魏光三个帅气青年赫然可见,副驾驶座则是莺莺、燕燕,欢欢。

三女也都一个个光鲜靓丽,装扮的跟孔雀一样,雪白修长的大腿,在灯光中很是耀眼。

相比半山会所马汉出现后,六人对叶天龙的忌惮,魏光他们今天要嚣张很多。

“呀,想不到你们六个也在?”

叶天龙笑着补充一句:“还以为你们会愧疚算计诗婧,现在看来我低估你们厚脸皮了。”

在魏光他们脸色一变时,雷斯琴娇喝一声:“叶天龙,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

“还我姐夫?”

雷斯琴冷笑一声:“我告诉你,雷诗婧已经向我爹招了,你就是陈凌儿派给她的托。”

“你们就是假结婚。”

雷斯琴一脸傲然:“我姐的股份和帝豪酒店,你识趣的赶紧交回来,不然随时报警抓了你。”

“叶天龙,别咋咋呼呼了。”

燕燕也眸子凌厉盯着叶天龙:“你那点事,已经被雷诗婧捅出来了,你就是一个托。”

“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能耐,能够让马汉把半山会所送给你,原来只是打着雷先生女婿幌子撞骗。”

魏光他们齐齐冷笑一声,不屑、愤怒、不甘、嗤之以鼻,似乎都认定会所风波是被叶天龙耍弄了。

马汉那么恭敬对叶天龙,九成是给‘雷氏女婿’四个字面子。

叶天龙没有回应他们的话,只是微微皱起眉头:诗婧捅出来了?这不可能啊。

虽然自己跟乐安好的动作让雷诗婧误会,但她绝对不是为了报复就出卖的人。

只是如果不是雷诗婧说的,两人的秘密又怎会泄露?叶天龙眼里多了一抹沉思。

“小子,别装深沉了。”

魏光阴阴一笑:“穷蛋,把雷小姐的东西全部还了吧,还有你出千赢走的一千六百万,也还回来。”

“不然你日子会很难过。”

欢欢冷冷补充:“不是很难过,是生不如死。”

叶天龙脸上没有丝毫恼怒,为对方两句羞辱就爆发,他估计每天都要发飙,随后一拍脑袋笑道:

“我是不是托不重要,重要的是,帝豪酒店和股份在我手里。”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意:“你们再蹦跶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就是不还,你们来咬我啊?”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欢欢她们更加敌意看着叶天龙,还毫不客气倒竖了拇指。

雷斯琴一拍车门,随后手指一点叶天龙喝道:“叶天龙,我告诉你,不是你的东西,你拿不走。”

“雷家也不会让你拿走,律师团和警方将会很快找你。”

“不过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赚大钱的机会。”

雷斯琴眼里闪烁一抹炽热:“这里到机场有六十公里,你我用手中的车子赛一场。”

“如果你赢了,我用一个亿买回帝豪酒店和股份;如果你输了,无条件把东西转给我。”

雷斯琴诱惑着叶天龙:“当然,我会出于人道主义,给你一百万做茶水费。”

魏光喊叫一声:“叶天龙,赶紧答应吧,这样输赢都有一百万,总比你被律师弄去坐牢好多了。”

叶天龙淡淡开口:“没兴趣。”

雷斯琴冷哼一声:“孬种,叶天龙,你就是一个孬种。”

叶天龙伸出手指,轻轻摆动两下:“没兴趣。”

欢欢她们齐齐鄙视:“不是男人——”

“呜——”

这时,又有一辆黄色法拉利冲了过来,轰一声停在叶天龙另一边,探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脑袋。

他嘴里叼着一支烟,头发染的红彤彤,车里还坐着一个相似年纪的女孩。

接着,后面又是两部豪车抵达,全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一看就是中二学生。

“姐,你们开那么快干叼啊。”

红发小子向雷斯琴吼出一句:“差点就追不上你们,你是不是故意甩我们啊?”

雷斯琴眼里有一抹不耐烦,似乎对这小子很是厌恶,但随即眼睛滴溜溜一转,她一指叶天龙喊道:

“雷刁兵,不是我故意甩你,是我看到一个仇人追了上来。”

她往叶天龙身上泼脏水:“就是这家伙,羞辱你姐我,还算计雷家财产,已经窃取了二十个亿。”

“我靠!”

雷刁兵直接把手里矿泉水砸叶天龙车上,气势汹汹吼道:“小子,你找死啊?敢打雷家财产主意?”

“你知不知道,我也有份的?你抢雷家的,就是抢我的。”

雷刁兵杀气腾腾:“你赶紧还回来,不然我叫人打死你。”

几个小伙伴也叫嚣助威:

“小子,你敢得罪兵哥?你是不是想死啊?”

“识相一点,赶紧跪地求饶,或许兵哥心情一好就不要你狗命!”

“不然,你今天要在医院过了!”

“中二——”

这时,绿灯亮起,叶天龙向雷刁兵不置可否笑笑,随后让残手一踩油门走人。

只是一个加速就拉下了雷刁兵他们十多米距离。

雷刁兵何曾这样被人忽视过,见状愤怒不已,吼叫出声:

“追上他,追上他,老子今天非玩死他不可。”

三辆豪车呼啸着追了上去。

雷斯琴也一踩油门,嗖的一声追向了前方:“走,看戏去。”

“呜——”

黄色法拉利带着两部车追向叶天龙,残手开得很是平稳,但雷刁兵他们却尖叫着贴近残手和叶天龙。

两车忽快忽慢的在路虎附近呼啸来回,前后有四次逼得残手不得不急刹车。

还有一辆车贴在叶天龙后面,摆出随时撞路虎车尾箱的态势,想要给叶天龙一点压力。

“呼呼!”

三部车子的女孩还脱下外衣,拿在右手不断挥舞欢呼,有两个女孩更是砸来水瓶。

叶天龙眼睛渐渐冷冽,本来不想跟熊孩子折腾,却没有想到这个雷刁兵却挑衅着他的底线。

他看着前方蛇形线路、故意挡路的法拉利和迈巴赫,向残手微微偏头:“冲过去。”

残手踩尽油门,路虎像是一阵旋风一般冲出,气势如虹往前面两部车子中间撞过去。

“兹!”

轮胎与地面激烈摩擦的响声,响彻天际,路虎顷刻拉近自己跟雷刁兵的距离。

“呜——”

见到叶天龙一股要撞击自己的彪悍气势,正一脸得意的雷刁兵脸色巨变。

在漂亮女伴下意识的尖叫中,他红着眼睛,将方向盘微微一偏,给叶天龙让出一点路。

另一辆迈巴赫也往左打方向盘,给叶天龙让开一点点路。

接着他跟雷刁兵相视一眼,准备来一个大转方向盘,撞击叶天龙的车身。

“呜——”

在路虎跟法拉利擦肩而过的时候,叶天龙忽然抬起双手,手里有一瓶没开的啤酒,随后一抹酒瓶盖。

“砰!”

酒瓶盖直接打在雷刁兵的脸颊,让他止不住吃痛惨叫一声。

“轰!”

下一秒,啤酒如水柱一样,直接喷在雷刁兵的脸上,眼睛上,挡风玻璃。

视野一片模糊。

雷刁兵喊叫一声:“啊——”

眼睛黏糊糊的。

“呼!”

接着,叶天龙一甩手,酒瓶抛入另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一声脆响,挡风玻璃顷刻碎裂成蜘蛛形状。

司机视野顿时不清,心理也受到了冲击。

“轰!”

在后面一辆豪车的讶然中,雷刁兵他们所在车辆轰的一声向前倾斜。

两辆豪车都呼啸着向侧冲了出去,冲到了辅道上,哐的一声,车子带起的力道撞倒了一颗树木。

车身打横,冲进了路旁的绿化带里才停了下来。

几个隔离柱被撞的砰砰作响,碎片像子弹一样啪啪作响。

车身扭曲,车窗碎裂,两辆车子前后都毁损严重,所幸车内的人没有死去。

赶赴过来的雷斯琴他们见状下意识急忙刹车,拖出两道长长的痕迹,想要躲避前方的车辆。

只是根本来不及了,她的车跟叶天龙后面的豪车相撞,然后侧翻出去。

四个轮子朝天,安全气囊全部弹出,压在驾驶座。

雷斯琴和雷刁兵一个个惨叫连连,魏光和欢欢她们赶紧停车帮忙。

“自作孽……”

前行的叶天龙笑着挥挥手,随后让残手离开狼藉一片的现场。

爬出来的雷斯琴捂着脑袋,歇斯底里吼道:“叶天龙,我不会放过你的——”

叶天龙没有理会,很快消失在雷斯琴的视野。

“魏光,你跟燕燕留下来处理事故,再帮阿兵他们叫救护车。”

雷斯琴恨恨不已咬着牙,随后向魏光他们发出一个指令:“其余人继续跟我去机场。”

“徐少他们快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