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1953章 八大罪状

我的书架

第1953章 八大罪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啪、啪!”

鲜血从凤西峰腹部滑下来,如雨点一样跌落在地板上。

叶天龙这十二刀,干脆利落的叫人毛骨悚然。

先前只感受到他嚣张跋扈气质的男女老少,骇然之余又领略到他的冷血无情。

整个一品轩,气氛凝滞。

不适应这气氛、不适应血腥场面的千金名媛,脸色如六月乌云一样难看,娇躯也瑟瑟发抖。

叶天龙没去瞧地上触目惊心的血液,也没瞧痛的差点晕厥连嘴唇都咬破的凤西峰,只是微微偏头。

陆前进心领神会上前两步,拿一大包军用止血粉洒在凤西峰腹部。

“好好捂着。”

叶天龙轻描淡写:“虽然捅你十二刀,但我避开了要害,捂住了血,少流一点,死不了。”

他之所以没当众杀掉凤西峰,除了不想他死得太简单太容易外,还有就是安抚澳城权贵的情绪。

叶天龙既要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狠辣,又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存有底线,唯有这样,他才能在澳城立足。

当然,这只是暂时给凤西峰留一口气,出了凤凰会所,能活几天就不知道了。

叶天龙抖掉刀刃上的鲜血,让刀锋恢复如水清亮:

“如果这次能捡回一条性命,以后好好夹着尾巴在监狱做人。”

叶天龙像是教训无知小孩般教训凤西峰,让在场两百多名权贵感慨不已。

包锦衣的脑海腾升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字眼,第一次开始消散跟叶天龙作对的念头。

凤家二夫人也是满头大汗,少了刚才的叫嚣。

在凤西峰被捅的那瞬间,她就知道自己难于给儿子报仇了,叶天龙的实力和能耐不是她能够抗衡。

唯有凤夫人和墨飞花低头苦笑,一切都在她们的预料之中。

几个凤西峰的手下见到主子这样凄惨,满脸悲愤想要挣扎,却被士兵一顿猛踹,毫不留情打翻在地。

陆前进始终掌控着全场。

“凤处长的事告一段落。”

在包善人笑容玩味时,叶天龙把目光望向凤霸天笑道:“接下来,该算一算我跟凤先生的账了。”

凤家三少受不了叶天龙的猖狂,按捺不住吼出一声:“我爹跟你有什么账好算?”

叶天龙风轻云淡一句:“什么账,你爹心里清楚。”

凤家三少还想说什么,却被母亲死死拉住,担心他再多嘴让叶天龙杀了。

“凤先生,我一直以为你是讲规矩的人,谁知你却是最不厚道的人。”

叶天龙一步一步走向凤霸天,声音里没有太多杀气,却能让全场无形中绷紧神经:

“薛狐苟活,警方打压,这两事我都没有较真,结果你却认为我软弱可欺,借凤西峰这刀来杀我。”

“杀我就杀我,杀不了我就对草鸡街下手,我如不给你教训你会更加得寸进尺。”

叶天龙并未展现出多么跋扈的气焰,却让大厅内的达官贵人受不了,交头接耳议论,噪杂之声四起。

这种场合,这么多权贵名人,众目睽睽,嚣张到这种程度,是不是太过分?

叶天龙跟凤西峰强势碰撞还无情捅十二刀,虽让在场人震惊也让人觉得叶天龙嚣张,但却什么感觉。

向来蛮横粗暴的凤西峰从来不得人心,加上他刚才殴打神爷和雷九指,众人对他同情却没太多悲鸣。

但现在叶天龙把矛头指向称霸澳城半个世纪的凤霸天,他们就变得难于接受。

在场很多人都跟凤霸天有往来,彼此相交十年数十年,叶天龙喊着教训他,岂不等于是教训他们?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汪家主事人手指一点叶天龙冷喝:“开枪,捅刀子,伤人,叶天龙,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败坏驻军的名声吗?你真以为,拿几条枪就可以在澳城胡作非为吗?”

“澳城是法制社会,是有公道的地方。”

他把桌子拍的砰砰作响:“你信不信,濠江团联名上告,会让你们全部牢底坐穿吗?”

此话一出,不少人纷纷点头附和。

墨雨戈也是眉头轻皱,她觉得叶天龙应该适可而止,当众叫板凤霸天,牵扯太多人神经。

“无法无天?”

叶天龙扬起一抹戏谑:“刚才凤霸天要投票把我踢出澳城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说句公道话?”

“刚才凤西峰无法无天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喊一句胡作非为?”

叶天龙不置可否哼道:“我只是算一算账,你就跳出来,看来你是凤霸天的真实走狗啊。”

汪家主事人振振有词:“不管他们做过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是你现在猖狂的理由。”

“你错了,我会更猖狂。”

叶天龙望向这个老是跳出来的家伙:“你是汪家赌场负责人?叫什么汪三王对吧?”

“噢,对了,告诉你一个消息,汪家三间赌场的地皮都是我的。”

叶天龙一笑:“还有五年期限,我现在先给你说一声,我到期要收回地皮,汪家最好准备搬迁。”

“如果你们不想搬走的话,让汪家换一个主事人来跟我谈。”

言下之意,让汪家在赌场利益和汪三王之间选一个,这种选择,谁都清楚结果。

汪三王脸色瞬间苍白:“你——”

凤夫人和墨雨戈感慨一声,叶天龙做事就是快狠准,一棍子打在要害上。

叶天龙没有再看汪三王,转而扫视全场一眼:“在座的各位,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

“你们可以说我叶天龙心狠手辣,但是不能说我不讲道理。”

“我跟凤先生的账,谁对谁错,大家心里有数。”

叶天龙忽然转身,喝出一声:“不过我今天不仅要解决私人恩怨,我还要控诉凤霸天八大罪状!”

“第一,贪生怕死,勾结东洋人灭华夏威风。”

“第二,官器私用,通过死忠左右警方等执法机构。”

“第三,破坏澳城规矩,庇护输掉对赌的薛狐等人。”

叶天龙宣判着凤霸天的罪状,响彻了全场每一个角落:

“第四,恃强凌弱,唆使凤西峰铲平草鸡街,造成一百多人受伤。”

“第五,草菅人命,为了掩饰中野大翔和薛狐外逃,炸掉船坞害死红飘飘几百人。”

凤三少怒吼一声:“胡说八道,我爹不会这样做的,不会这样做的。”

叶天龙没有理会他的吼叫,依然吐字清晰开口:“第六,处事不公,为了驱赶我,暗箱操作。”

“第七,无情无义,指使雷九指输掉赌赛,雷九指不从,就派公孙瓒和枪手攻击。”

“第八,管教不严,放纵凤西峰和特情处为非作歹,造成死伤多人的恶劣影响。”

“凤霸天,这八罪,你认还是不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