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2175章 怎知辛苦?

我的书架

第2175章 怎知辛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天龙出现在特护病房的时候,白素素正躺在病床上睡去,只是双手依然死死拉着恐龙的衣袖。

梨花带雨的脸上有着一抹执着,白素素似乎怎样都不肯让恐龙离去。

恐龙也无奈,只好靠在病床休息。

看着这一幕,叶天龙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随后示意恐龙好好照顾白素素,龙部事情有其他兄弟搞定。

“素素现在很依赖恐龙。”

在叶天龙关闭房门的时候,白头翁也站在叶天龙身边,扬起一抹和蔼笑容:“说要聘请他保护。”

“母亲早逝,父亲窝囊,你又老了。”

叶天龙绽放一抹笑意:“而她又要担起很多责任,心里难免压力巨大。”

“毕竟只是二十岁的丫头,没有争强好胜之心,又是在温室中长大,找恐龙依靠再正常不过。”

这世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扛起责任的,即使有心,也会因为无力而失败。

“是啊,我也意识到了。”

白头翁脸上有着歉意:“以前让她做继承人,看似让她光鲜,其实是让她一人承受压力。”

“她当初的离家出走,与其说不想嫁给傻强,还不如说她感觉自己扛不起白家。”

“是我错了,以为危难可以让一个人成长起来,却不知道也可能压垮一个人。”

白头翁眼里有着慈祥:“以后我不会强迫她担起责任。”

“白老还年轻,如果可以活一百岁的话,你还有四十年。”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我也相信,你可以让白氏集团更辉煌的。”

“叶少,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白头翁苦笑着摆摆手:“我老了,身体又不好,随时都可能挂了,哪里还有让集团辉煌的能力?”

“虽然我不再会强迫素素接班,但我还是希望她能早点分担压力。”

白头翁脸上有着一丝无奈:“我倒不是不想干,只是年纪大了,头脑真不好使了。”

叶天龙一笑:“白老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人手接替你,保证让你过几天舒心的退休日子。”

“那就好。”

白头翁很是高兴,随后想起一事,笑容玩味:“叶少,我看恐龙不错,为人憨厚,老实,有担当。”

“素素也非常喜欢他。”

“要不你跟恐龙沟通一下,看看他对素素有没有意思?”

白头翁眼里绽放着一丝光芒:“如果两情相悦的话,我不介意他们结婚的。”

女儿、儿子相续死去,现在董青州也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白头翁,希望素素结婚来给一点宽慰。

“结婚?”

叶天龙微微一愣,嘴巴张大,似乎没想到这一出:“你说恐龙和素素结婚?”

“是啊,虽然恐龙年龄大一点,可比起凌家傻强好一百倍。”

白头翁很是坦诚:“我当时连傻强都能够接受,好一百倍的恐龙又怎会拒绝?”

“再说了,恐龙先后救了素素三次,别说其它优点了,就是这恩情,素素嫁给恐龙也不会吃亏。”

白头翁眼里有着期盼:“叶少,你觉得怎么样?”

“白老,恐龙跟素素在一起,我不反对。”

叶天龙道出自己的想法:“不过这终究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咱们很难介入进去。”

“这样,你让他们顺其自然发展,如果真走在一起,咱们一起祝福他们。”

“如果没有在一起,咱们也不必介怀,你我还是忘年之交,守望相助,你觉得怎样?”

苏菲一事已让叶天龙警醒,自己还是不要乱点鸳鸯谱为好,免得将来闹出冲突难于收场。

“哈哈哈,只要你不反对,我听你的。”

白头翁很是高兴:“我相信他们两个会擦出火花的。”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恐龙跟白素素鲜花插在牛粪上,但白头翁心里清楚,其实是白素素高攀了。

恐龙现在还不怎么耀眼,但白头翁明白,叶天龙迟早会带着一帮兄弟站在金字塔,被万人瞩目的。

现在不好好经营铺路,将来想要抱大腿都没机会,白头翁这算是长远布局了。

从医院出来后,叶天龙钻入路边一辆保姆车里,车上坐着黄雀和天墨。

黄雀膝盖上摆着一部笔记本电脑。

叶天龙在座椅上坐下:“记忆卡破解出来了吗?”

“破解出来了,里面是凌云、凌壮跟宋春秋他们的交易证据。”

黄雀把电脑推过来:“白云州是凌云干的,但唆使者是宋春秋,他要凌云不惜代价拿下白氏集团。”

“记忆卡里面,还有各种账目往来明细,更有宋春秋跟人上床的小视频。”

“显然凌家兄弟担心宋春秋过河拆桥,所以录下这些东西作为生命保障。”

“这记忆卡未必能让宋春秋横死,但身败名裂不难,毕竟涉事这么多势力。”

黄雀补充上一句:“从宋春秋的语气判断,他对这白氏云药真是势在必得,有点走火入魔的样子。”

“是吗?”

叶天龙好奇笑了笑,随后又把记忆卡内容停了一遍,跟黄雀说的几乎都一样。

宋春秋对白氏云药真有点魔怔。

叶天龙越发相信,宋春秋背后还有故事。

“叶少,东西读取出来了,也拷贝了一份,还把原物放回了唇膏里面。”

黄雀低声一句:“要不要现在给宋春秋送过去?”

“不用那么急,太快送过去,只会让宋春秋觉得咱们太轻松。”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随后对黄雀低声一句:“你想法子重新买一支一模一样的唇膏……”

还没等叶天龙把话说完,旁边驶过三辆黑色的加长林肯车,不紧不慢,却给人一种威风凛凛之感。

其中一辆更是迸射出一股浓郁杀气。

叶天龙下意识侧头望过去。

林肯车窗恰好落下,半张熟悉的面孔掠过叶天龙视野,还是那样桀骜不顺,还是那样不可一世。

叶天龙止不住眯起,随后有了一抹淡淡笑意:

“同时给宋东华他们放一点消息,找到傻强的下落了……”

“不经历一番血雨腥风,宋春秋又怎会知道,我们找傻强找的那么辛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