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2634章 让你久等了

我的书架

第2634章 让你久等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昏六点,马家医院,医护人员按时下班,守卫也开始交接。

“着火了!着火了!”

就在守卫交接完毕时,医院十三栋建筑同时起火,火光虽然不太明亮,但浓烟却很大,很刺鼻。

这一起变故瞬间让警卫神情凝重,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分出小队救火,随后向马青帝所在地增派守卫。

训练有素,慌而不乱,彰显出马家精锐的素质!

马家精锐都清楚,这医院的医护人员或者守卫,全都是经受过专业培训的,防火意识更是胜于常人。

而且医院还有不少巡逻人员。

因此医院一般情况下不可能出现失火,就算失火也能很快被人发现,而不是这样无声的燃烧。

最重要的一点,不是一处起火,而是各栋建筑燃烧而起,整整有十三处之多。

这就意味着是有人故意放火,而非普通情况的失火。

因此他们很快反应有敌人潜入,也猜到敌人是冲着马青帝来的,于是把马青帝的安全当做重点。

四十多人抵达马青帝的七号楼。

只是守卫的过度集中,加上医护人员下班,一定程度上导致救火人手不足。

虽然不少人努力救火,但火舌还是升腾跳跃,并随风扭曲延伸,渐渐有席卷整个马家医院的态势。

烟尘气味渐渐浓重,即使雨水浇淋,也难于驱散这味道。

最让马家精锐胆战心惊的是,七号小楼也有三个杂物房燃烧起来,还是伴随着大量的酒精啪啪作响。

浓烟滚滚,弥漫三条走廊。

马家精锐神情凝重,一边吼叫着分出人手去扑救,一边拿出电话呼叫支援。

与此同时,白叔带着十几个亲信从外围踏入七号楼。

虽然他是马青帝的亲信,可这些天一直不许进入七号楼,也不允许他去探视,只能在外围建筑保护。

现场医院失火,他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

“站住!”

在白叔他们踏入七号楼时,几个守卫抬起枪口指向了他们,纷纷喝斥白叔等人停止脚步。

虽然七号楼也在燃烧,还有不少守卫救火,但还是留下足够人手把守,所以白叔出现顷刻就被发现。

“滚开!”

白叔不怒而威:“我是来保护马少的。”

几个守卫不为所动,依然拿枪指着白叔几个,随后一人喝出一声:“这里不能随便进入。”

“要想进去,拿出马先生的手令,或者马大少允许放行。”

他振振有词:“否则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白叔眼睛一凸:“反了!我是白叔,我是马少亲信,不是坏人,凭什么不能进去?”

“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给马少非常保护。”

白叔据理力争:“你们连火都看不好,又怎能保护好马少?”

几个守卫嘴角牵动,不知如何回答,一人咬咬牙,还是挡住白叔,不过拿起对讲机汇报了一番。

很快,楼上噔噔噔走下七八人,带队的是一个身材矮胖的青年,看到是白叔就冷着脸喝道:

“谁让你们来这里的?”

他对白叔很是不客气:“赶紧回去坚守你们岗位,或者去帮忙救火。”

白叔也脸色一沉喝道:“马金雕,现在医院失火,有敌人潜入进来,我必须保护马少。”

“我们会保护马青帝,不需要你们介入。”

马金雕眼神一冷:“而且这里也着火了,为了避免敌人混进来,所有闲杂人等都不准进入。”

“你赶紧滚蛋!”

他蔑视地看着白叔:“你再敢踏前一步,休怪我子弹不认人。”

“放肆!老子是闲杂人等吗?我是马家老臣,是马少亲信,资历比你爹还老。”

白叔厉喝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闲杂人等?”

马金雕微微一愣,很是意外白叔今天强势,随后又恼羞成怒喝道:“老家伙,你不要没事找事。”

“没有我父亲指令,任何人不得接触马少。”

他一拍腰中枪械,不耐烦喊道:“赶紧滚蛋,不然我就收拾你。”

“什么不能接触?”

白叔义正词严:“这里着火了就必须转移,莫非你想要马少烧死不成?”

马金雕枪口一抬,指着白叔脑袋喝道:“我说不需要转移就是不需要转移,你再不走,我开枪了。”

“你这是不负责任。”

白叔直接扣帽子:“你想要害死马少。”

马金雕嗤之以鼻:“我就是不负责任,你能怎么的?”

接着,他拿枪口戳戳白叔的胸膛:“滚!”

“砰!”

白叔一脚踹飞马金雕,吼叫一声:“我是白叔,你敢拿枪戳我,还敢骂我老家伙,我跟你没完……”

说完后,他又冲了过去,又把马金雕踢倒在地,还猛地踹了几句,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发飙。

这几脚势大力沉,踹的马金雕惨叫不已,也让十几名守卫呆了,很是意外白叔大打出手。

马金雕一边翻滚,一边喝骂:“老不死的,你敢打我……哎哟,拦住他,拦住他。”

十几个手下迅速冲了上去,手忙脚乱阻挡白叔。

白叔带的亲信作出相应行动,也嗷嗷直叫冲锋保护白叔。

现场混乱一团……

在七号楼乱糟糟的时候,对面的教堂楼顶,一个裹着黑色雨衣的男子,正拿着望远镜看着前方。

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狭长盒子,盒子有狙击枪,有遥控器,还有两块小炸药。

他的视野,牢牢锁定着七号楼,看着一楼厮打一团的白叔和马金雕他们,陷入沉思。

他脸上闪过难于觉察的疑惑,但很快又恢复冰冷的平静,刻板的僵尸脸滴水不漏。

只是一双暗藏杀机的眸子显得更加阴霾,他想些什么,唯有他自己清楚。

“是不是在等我出现在七号楼?”

就在黑衣男子扭扭脖子安静看着七号楼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风大雨大,让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叶天龙撑着一把黑伞,笑容温润:“不过来了,总比没来要好,对不?”

雨衣男子身躯一震,不过顷刻就恢复平静,缓缓放下望远镜,侧头望向走来的叶天龙。

他没有去触碰枪械,他感受得到危险,只要自己一动,叶天龙就会雷霆攻击。

叶天龙紧紧身上衣服,笑容始终亲切:

“该怎么称呼你?火球?还是西门司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