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7章 文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横田太相准确请出神社力量对付叶天龙时,叶天龙已经出现在‘环星’邮轮上。

他准备去南悍呆一阵子,一是给南悍带去一点麻烦,二是安心疗养一阵子,等待长白大战。

叶天龙现在身份是台城叶天隆,所以他身边不便带着黄雀他们,更多是让他们在暗中配合自己行动。

所以叶天龙一个人看起来潇洒自由。

“叶少,柳天后和露西小姐已送出东洋,她们将会在马国得到妥善疗养。”

“秋筱子今天宣布闭关,八号在长白山跟你一战。”

“东洋官方和王室愤怒不堪,全力搜寻你的下落报复。”

“东洋一片混乱,斑点狗重创两支军警队伍,迟缓了横田太相的搜查。”

“麻衣也斩杀了哈迪斯一百多人,威慑了其余势力介入进去对付我们。”

“军警胡乱逮捕数十名华商,残手以牙还牙重创横田十三名血亲。”

“横田太相今天黄昏去了神社,估计是搬救兵了……”

在叶天龙拖着行李走向甲板准备下船时,一封封邮件涌入他的手机,把东洋的消息详细传了过来。

叶天龙一边翻看着,一边穿过走廊,随后把看完的手机揣入怀里,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还有半个小时抵达南悍。

“也不知道瓷秋怎么样了?”

叶天龙拿起一瓶水,想起那善良的小女孩,脸上多了一抹笑意:“这次不知还会不会请我吃木耳。”

就在这时,叶天龙的耳朵微微一动,他的眉头止不住皱了起来。

随后,他就身子一侧,走下楼梯,来到底层的普通客房。

这一层的客人几乎都走光了,所以整条走廊都看不到一个人,几个服务员也帮老人搬东西去了甲板。

叶天龙耳朵抖动,循着声音来到尽头一间套房。

他推开没有关好的房门,视野中,一对穿着睡衣的年轻情侣,正被四个醉醺醺的南悍青年团团围住。

情侣中,戴眼镜的帅气男孩,被其中一个南悍青年厉声喝斥:“蹲下!蹲下!”

南悍青年连武器都没有亮出,只是手指一点,神情狠戾,但这足以让帅气男孩失去勇气。

他抱着脑袋蹲了下来,全身颤抖,没有绳索缠绑也没有武器威慑,却是一动不敢动。

他眼睁睁的看着心爱女孩拼命的挣扎,却如同一个乌龟一样缩在壳里面,只是焦急喊着:

“楚楚,楚楚,你们不能伤害楚楚!”

他软弱的抗议,直接换来两个耳光,随后再也不敢出声了。

“救命——”

漂亮女孩的睡衣已经被撕扯的不像样子,刚刚穿上的裤袜也被扯掉了半截,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他们显然是要离开房间准备下船,结果被四个南悍青年堵住了。

漂亮女孩努力喊着救命,只是喊出几句,就被人用手堵住了,接着塞入一截丝袜。

“叫啊,你给我叫啊,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

一个麻花辫子的南悍青年正喷着酒气,手忙脚乱的脱着自己裤子,随后又对几名同伴露出猥琐笑容:

“这妞正点,快下船了,还能遇见这极品,还是雪花大学,比我们房间的几个女伴好十倍……”

“以后老子绝对不坐专机,专船,就坐这豪华邮轮……”

他说话时,旁边还有两人狞笑着用肥厚掌心死死按住女孩,分工有序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文少,加油,加油。”

“不过你速度要快一点,半个小时下船,平均一人十分钟……”

对猎物的狂热和兴奋,让他们忘记背后的叶天龙。

“真是一群畜生!”

叶天龙先用手机拍摄了一小节视频,随后收起手机冷冷出声:“不作不死。”

说完之后,他就上前一步,先是踹飞看守眼镜男孩的南悍青年,接着把转头过来的两人打倒在地。

三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捂着伤口闷哼不已,想要挣扎站起来,全身却跟散架了一样。

“砰!”

最后,叶天龙一脚命中辫子青年的腰身,势大力沉,让他直接从床上跌过去,正面跟墙壁来了碰撞。

“啊——”

这一撞,辫子青年瞬间惨叫一声,命根子遭受到重创,他顷刻倒在地上,哀嚎连连。

“走!”

叶天龙丢给楚楚几件衣服,让她迅速穿上,随后就拖着行李带她离去。

几个南悍青年闷哼不已,看着叶天龙背影吼叫不已:“小子,别走,别走……”

叶天龙一个转身,又给了他们一脚,随后从容离去。

眼镜男孩手忙脚乱跟上来:“你要带楚楚去哪里?”

叶天龙冷冷出声:“滚!”

眼镜男孩顿时不敢说话,站在原地脸色难看。

楚楚看了看凌乱房间,又看了看眼镜男孩,想要说什么却最终闭嘴,乖乖跟叶天龙来到甲板。

“先去排队吧,待会下船,可以第一时间离开。”

叶天龙看看手表,随后望向娇柔可怜的女人:“顺便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你。”

近距离审视,叶天龙才发现,这女孩皮肤很白,眼睛很大,嘴唇红艳艳的,娇艳欲滴。

她身材也很好,虽然慌乱中套了一身运动休闲装,但是一点也遮不住她胸前的傲然。

不过叶天龙对她没什么色心,自从他突破九品后,他的人生理想开始慢慢改变。

“谢谢你,我叫乔楚,雪花大学交流生。”

乔楚向叶天龙伸出了手:“能否给我留个号码?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报答你今天的援手。”

叶天龙淡淡一笑:“没这必要,举手之劳,有缘再见吧。”

他干脆利落拒绝了乔楚要求,随后从她身边走过去,回房取东西准备下船。

乔楚微微一愣,眸子有些惊讶,也有一些失落。

“管秘书!管秘书!”

此刻,发生争执的房间里,辫子青年正靠在墙壁,摸着疼痛的命根子吼道:“叫我爸听电话……”

“文少,不好意思。”

电话传来一个恭敬声音:“总统先生在边境开会,暂时无法联系上他。”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