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2778章 献的不是佛,是魔

我的书架

第2778章 献的不是佛,是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按照跟乌戈将军的约定,远征号离开兰城港口后,叶天龙也必须离开乌国。

谁都知道一场血雨腥风在即,叶天龙杀掉梅森等人的后果必会呈现,所以乌戈希望叶天龙远离乌国。

为此,乌国还清晰公布了,远征号离开港口时间,还有叶天龙的今天行程。

同时,乌戈出动三千士兵进行全城戒备,对出入车辆和人员严密盘查,最大限度减少兰城的危险。

乌国的意思很是明显,叶天龙很快就要离开乌国了,有什么恩怨的人最好再忍耐几个小时。

叶天龙对此根本没有在意,远征号、奥格尔和资料安全运出去,对他来说此行就已经圆满成功。

剩下的,就是处理手尾,减少华夏的压力。

乌戈公布的离境时间是十二点前,所以叶天龙掐着时间休息,吃早餐。

他准备吃完早餐后,再直接飞去奥斯国,一个星期后,远征号需要经过奥斯国的海峡。

这意味着,远征号需要尽快办妥手续,否则将会被禁止过境,甚至带来其余麻烦。

“情况现在怎样?”

坐在明净的兰城西餐厅里,叶天龙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向黄雀问出一句:“一切还顺利吗?”

“一切顺利。”

黄雀虽然一夜没睡,但声音依然洪亮:“二十吨图纸已经出境,分成四个小组运往天龙小岛复制。”

“除了天墨和麻衣他们压阵之外,韩擒虎和斑点狗他们也会暗中保护。”

“公孙长老第一时间空出密室,准备迎接这批价值连城的航母图纸。”

“黑寡妇和戴虎狼也飞去了天龙小岛,他们会亲自接待奥格尔这些专家。”

“对了,一共秘密转移三十六人,虽然全都是七八十岁老人,但一个个都是顶尖专家。”

黄雀补充一句:“其中多数是来自熊国的孤寡老人……”

“很好。”

叶天龙轻轻点头:“将来找机会,继续再转移一批,这些国宝,乌国无法珍惜,我们可以利用。”

“哪怕他们不方便在华夏露脸,天龙小岛也可以收留他们。”

对于雄心壮志的叶天龙来说,人才是越多越好。

“远征号也一切顺利。”

黄雀忽然压低声音:“虽然炸了几十下,听起来也惊天动地,但关键部位都保留了下来。”

“特别是航母动力系统,在奥格尔操作下瞒天过海,随时可以恢复使用。”

他呼出一口长气:“不过不到华夏地盘之前,所有一切都不会显露出来。”

叶天龙满意点点头,他又问出一句:“船上的守卫怎样?”

黄雀出声回道:“除了拖船和货船人手之外,远征号上面还有三十名守卫,安装了五十个摄像头。”

“他们手中武器不多,但足够对抗一般的海盗,或者来自西方国家的破坏者。”

“地狂天也会在明天登上远征号。”

他宽慰着叶天龙的心:“除非是沿途国家的正规军,或大股武装势力,不然一般敌人掀不起风浪。”

听到地狂天会出现保护,叶天龙又松了一口气:“有地狂天压阵,远征号就安全多了。”

黄雀想起一事:“陆小姐也在货船上盯着,一有什么情况,她会第一时间交涉,也会通知我们。”

“我让她不要跟着远征号,回去华夏要四五个月,可她就是不听,一定要盯着它。”

黄雀流露一抹无奈:“娇滴滴的人,舟车劳顿四个月,服。”

叶天龙目光若有所思:“远征号,对于她来说,意义更为深远,这不仅仅是一笔交易了……”

有些人,家国情怀,国永远最大,不过叶天龙也理解。

特别是看到乌戈挥泪告别远征号时,他又一次明白,没有国家的强大,再不舍远征号也只能割离。

黄雀点点头:“明白。”

挂掉电话后,叶天龙把餐盘食物吃完,感觉不是太饱,他又去取了一碟炒饭,坐在角落慢慢吃着。

“叶少,早上好。”

就在这时,狭长的过道上走来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叶天龙抬起头望去,发现是马双刀父女。

马双刀一扫昨日的高傲,神情只有无尽的谄媚,他看着叶天龙一笑:“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马清清嘴角直跳,想要打招呼却最终沉默,她的脸昨天被打肿了,都不好意思跟叶天龙说话了。

“马先生?”

叶天龙淡淡一笑:“早上好,是啊,没想到又见面了,看来你我还真有点缘分。”

“叶少,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狗眼看人低。”

马双刀向叶天龙鞠躬:“希望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叶天龙语气保持着平淡:“马先生,昨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你就不用旧事重提了。”

“而且你我没什么交情,无所谓包涵,另外,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不要打扰我吃早餐。”

他丝毫不给对方面子:“我晚一点还要赶飞机。”

“叶天龙,你怎么可以这样?”

马清清按捺不住喊道:“我爹都道歉了,还鞠躬了,你怎么还这么不近人情啊?”

“而且你知不知道,你昨天轻飘飘一句话,把我们马家害惨了。”

她义愤填膺:“我爹那一票,全让他背黑锅……”

叶天龙神情漠然:“没事滚蛋。”

马清清差点气死:“你——”

“叶少息怒,叶少息怒。”

马双刀忙上前一步,把女儿往身后一扯,随后对叶天龙连连赔罪:“清清年纪小,什么都不懂。”

“我替她向你赔罪了,你大人大量,就原谅她一次吧。”

“对了,叶少,昨天的事,今天的事,真是万分歉意。”

说话之间,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一个黑色盒子,打开,取出一个两只手指宽的玉佛。

玉佛雕刻的栩栩如生,还晶莹剔透,看着就清凉无比,品质无双。

叶天龙目光瞬间变得锐利,像是被这一尊玉佛吸引住了。

乌双刀双手捧着玉佛,毕恭毕敬:“叶少,这是我来乌国淘的玉佛,也是护身佛。”

“谈不上价值连城,但也是做工一流。”

“叶少出门在外,风大雨大,有个护身符,也可以多一分心安。”

马双刀半跪在地,笑容真诚:“这是马某人一点歉意,也是一点心意,希望叶少能够赏脸收下。”

“马先生,你造孽一次已经足够,何必又造一次呢?”

这时,背后又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这次还把女儿拉上,佛祖拉上,你真是罪该万死啊。”

披着白衣的哈曼缓缓从后面走了上来。

马双刀微微一愣,随后咬牙回道:“不知道哈曼先生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叶天龙一笑:“他说,你献的不是佛,而是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