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2785章 守不住的

我的书架

第2785章 守不住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靠!”

看到叶天龙和黄雀直接飞走,大胡子他们目瞪口呆,随后才打了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他们暗呼这两家伙身手霸道之余,也恼怒他们冷血无情,明明可以帮忙对抗敌人,却撇下他们跑路。

“快!快!挡住敌人!”

不过大胡子也就一闪而过念头,随后很快对二十多名手下吼道:“守住门口,守住门口!”

瓜子脸他们忍着伤痛爬了起来,第一时间打开各路机关后,他们就拿起枪械奔向自己的岗位。

谁都知道,生死关头。

贝莎莎也拿起一把狙击枪要上前,大胡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声音低沉而出:

“小姐,你不能上去。”

“自从我们利用美人计从泰斯王子手里拿到直升机技术,他的心腹大将泰格龙就把我们当成死敌。”

他眼里有着凝重:“泰格龙一直想铲除我们给泰斯王子交待,这一次设局也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泰格龙是奥斯帝国咬人最狠的狗,今晚更是带着重兵有备而来,咱们死磕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他低声一句:“现在最好法子,那就是我带人在前面周旋,你从我床底的地道,悄无声息爬出去。”

“不,不,我不走,我不能抛弃你们。”

贝莎莎毫不犹豫摇头:“而且事情是我招惹出来的,我就该跟你们同生共死。”

“我如果抛弃你们走了,即使活下来了,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

她眼中流淌着固执:“我不会走的。”

“小姐,你不要感情用事了。”

大胡子吼道:“只要你活下来,咱们帝血小组就不会灭亡,如果你出事了,蛇国肯定取消这编制。”

“帝血可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小组,不管是当年抓拿纳萃审判,还是复仇巴国,咱们都战绩显赫。”

历时二十年,诛尽几十名逃脱审判的柏国大佬,历时九年,暗杀袭击过蛇国的十八名恐怖分子。

所作所为颇有争议,可大胡子依然自豪。

“它一定不能被撤销。”

大胡子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坚毅:“小姐,你赶紧走,马上走,我们会咬牙挡住三十分钟。”

“不,我要跟你们并肩作战。”

贝莎莎娇喝一声,随后就绕过大胡子,速度极快上到天台,居高临下扫视着袭击者的队形。

正如探子所说,起码三百人队伍,分成十个小队推进,正门还有悍马车和装甲车。

阵容强大。

“小姐,你上来干什么?快走!”

这时,大胡子也噔噔噔追了上来,扯着贝莎莎斥责不已,随后,他目光微微凝聚,盯着队伍中一车。

“泰斯王子亲自来了?”

他辨认出居中车子是泰斯的专用座驾,而死对头泰格龙却不见踪影,似乎去执行其余任务了。

他心里一沉,完了……

泰格龙都已经可怕,泰斯亲自出马,今晚怕是难于善终了……

此时,外面一个光头男子,见到古堡灯光暗了下去,还有人影不断闪动,就知道守卫发现了他们。

他暗骂一声该死。

他迅速退后几米,来到一辆林肯车旁边,对着车内人恭敬出声:

“泰斯王子,他们发现我们了。”

他问出一句:“要不要喊话让他们投降?”

车内之人没有出声,只是伸出一只秀气的手,带着阴柔,带着杀意,轻轻一挥:“杀!”

光头男子瞬间挺直身躯:“是。”

随后,他就回头吼出一句:“进攻!准备进攻!攻进去杀光他们!把可恶的蛇国人全部杀光!”

“杀!”

一百多名制服汉子齐齐起身向大门冲去,刚冲到途中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

冲前最前面的一个家伙,随着这声枪响而静止在那里。

后面的人看见从他额头流出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古堡的开阔地上。

随后,他扑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

能够仅仅借着微弱灯光而一枪命中眉心,就是傻子也知开枪人的枪法奇准。

光头男子微微愣然,想不到蛇国有这种好手。

而里面占据要位准备反击的蛇国特工,脸上则涌现了一股自豪,目光望向天台上的贝莎莎。

他们小姐虽然柔弱,但枪法却是一流。

见到同伴脑袋被爆掉倒下,光头男子先是趴在地上,随后眼睛凌厉起来,双枪在手喝道:

“杀!”

“给我杀!”

“砰砰砰!”

枪声密集的响了起来,五十多名正面进攻的奥斯特卫,握着冲锋枪向古堡发起了进攻。

蛇国特工也迅稳住心神反击。

“扑扑!”

贝莎莎又是两颗子弟射出,两名头目样子的敌人倒地,抽动两下就没有了声息。

见到贝莎莎如此厉害,瓜子脸等人也都多了信心,握着枪械奋勇反击。

“砰砰砰——”

一时间,枪声如炒豆般的响起,前者是要杀尽里面的守卫,后者则是要挡住想要他们命的敌人。

几千颗子弹过后,奥斯特卫推进了七八米。

“杀!”

光头男子又吼出一声,随后贴在装甲车旁边,挪腾跳跃向古堡扑了过去。

“哐当——”

装甲车把大门撞坏,让古堡多了一个缺口。

在他这种身先士卒的带动下,其余特卫精锐气势如虹的推进,密集子弹打得蛇国特工抬不起头。

随后,近三百人无所顾忌的冲锋。

顷刻之间,就杀到门口的两米处,就着阶梯和石柱子再次攻击。

古堡里立刻闪烁起枪火,一颗又一颗的子弹破空杀出,全都盘旋着撞入双方的背部或者脑袋。

一朵朵血花在灯光中,格外璀璨。

枪声阵阵。

殷殷的鲜血在惨淡的灯光下,像一条红色河流一样,溅射到不少人裤脚,也染红了古堡的草地……

此刻,不远处的山丘上,黄雀啃着一个面包,看着厮杀场面问道:“叶少,我们不援手?”

“情报十个亿,人命二十亿,贝莎莎他们如果死了,一共三十亿的欠条可就没了。”

黄雀开起了玩笑:“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看着流走?”

叶天龙背负双手,盯着枪林弹雨的古堡:“守不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