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2835章 古老诅咒

我的书架

第2835章 古老诅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快,一级戒备!”

黄昏,台城,风起,在一场细雨飘飞下来的时候,叶家花园也拉起了低沉的警报。

近两百名叶家守卫迅速行动起来。

陈泰石一边调兵遣将,一边让大福打开枪库,一支支枪械从仓库取出,分到每一个守卫的手里。

持枪守卫第一时间扼守各个出入通道,不准任何陌生人员靠近。

大门和围墙也都启用钢板,加深防护之余也挡住了外面的视线,避免枪手从远处放冷枪攻击。

一百多个探头也啪啪亮起,监控人员从平时的四人变成十二人,监控范围也从花园扩到外围一公里。

与此同时,十五名狙击手也占据各个制高点,摆出严防死守的态势。

吴妈等佣人也动作利索搬出储备粮食,还开始封闭自来水起开古井,准备用完水房的净水后用井水。

这样可以避免饮用水被下毒。

叶家一片忙碌的时候,陈泰石也在后院找到了叶秋琪:“叶小姐,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出门了。”

“所有交际必须停下,工作也只能在叶家完成。”

“叶少来了电话,强敌可能冲着叶家花园过来,所以你和叶老要暂时留在家里。”

“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者非作不可的事情,请你务必知会我们来完成,千万不能一人出去处理。”

“叶小姐一旦出事,不仅我们很被动,叶少也可能被拿捏。”

陈泰石轻声提醒一句:“希望叶小姐大局为重。”

叶秋琪显然也看出了事情严重性,不然整个花园不会这样剑拔弩张,闻言郑重地点点头:

“老陈,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女孩,我不会乱跑的。”

“我会安心呆在书房和卧室,不会给你们营造麻烦的。”

接着,她压住询问何方敌人的念头,话锋一转:“天隆现在还好吗?他怎么不给我来个电话呢。”

“叶少一切都好。”

陈泰石回道:“他只是拘于自己的处境,不方便跟叶小姐直接联系,所以只能通过我来传达意思。”

“叶少说了,他在境外的事情基本处理完毕,他现在也正往台城这边赶赴。”

“如果一切平安和顺利的话,小姐估计今晚或明天早上就能见到叶少了。”

他宽慰着叶秋琪,相比叶卫国和叶秋琪来说,陈泰石要知道叶天龙不少现状,但是他不能说出来。

包括今天可能前来侵犯的敌人,这也是叶天龙的要求,避免叶卫国和叶秋琪担心。

“他正往家里赶?”

听到这一句话,叶秋琪的眸子亮了起来,有一抹小女孩的期盼:“明天就能见到他了?”

陈泰石笑容温润:“绝对可以。”

当苗天奴打来电话让陈泰石他们高度戒备时,叶天龙也正钻入专机回台城,最迟明天就能飞回来。

“好,我知道了,你们也小心一点。”

听到叶天龙会回来,叶秋琪心里无比高兴,所有危险都变得不重要,她等待着风雨过后的那抹彩虹。

“呜——”

在陈泰石轻轻点头时,前方门口又响起了一阵汽车轰鸣声,随后就见一队装甲车和直升机现身。

白叔站在一辆白色悍马车上面,从容不迫指挥荷枪实弹的士兵拱卫叶家花园,人数至少有五百人。

在叶秋琪和陈泰石来到前院时,白叔正让士兵在花园外围扎营布防。

关卡、障碍物、装甲车摆阵、防空器部署,直升机待命,白叔有条不絮,把叶家保护的固若金汤。

看到枪炮林立,还有装甲车和直升机,陈泰石的心又轻松了两分。

他知道,肯定是叶天龙叫马青帝派人保护。

“叶院长,陈管家,我奉马少命令,率领五百将士前来保护叶家。”

白叔快步走到叶秋琪和陈泰石面前,毕恭毕敬喊道:“请两位指示。”

叶秋琪跟马叔握手,随后绽放一个笑容:“替我谢谢马少好意,真是有心了,我们没什么指示。”

陈泰石也接过一句:“白叔,我们不是军中人,调兵遣将不懂,外围交给你就是,一切由你负责。”

“好,我主外,你主内。”

白叔大笑一声:“敌人要想对付叶老和叶小姐,就先从我们的刀枪上踩过去。”

陈泰石笑着回应:“没错,管他再厉害再强大,这么多人,我就不信挡不住他。”

叶秋琪也满脸笑容,信心在人多势众和精良武器中腾升。

“有你们保护,我就安心了。”

叶秋琪扬起一抹笑容:“行,具体的事情,你们两个商量,我去后院跟爷爷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随后,她就跟两人道别,走入了叶卫国的屋子。

“看来这是一个大劫啊。”

屋子里,叶卫国没有跟往日一样查看照片墙壁,而是盯着一块陈泰石给他安装的监控屏幕。

“爷爷,别担心,我们有两百名守卫,白叔又带了五百人,天龙明天也会回来。”

叶秋琪笑着宽慰老人:“敌人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满脸沧桑的老人淡淡一笑:“孩子,就是这么多人,才意味着事态严重,不然用得着飞机大炮?”

他看得比叶秋琪要透彻,如果只是一般强敌,根本不用这大阵仗,叶天龙也不用火急火燎赶回来。

毕竟两百守卫、一个八品的陈泰石、一个九品的他,再加源源不断的支援,足够摆平两个九品高手。

而现在把叶家花园变成一个铁笼,说明这敌人强大的不像话,比两个九品还要吓人。

而比两个九品还吓人,除了三个九品以上的高手外,那就是十品了……

叶卫国眸子多了一抹凝重,他不怕死,只是不希望叶秋琪和其余叶家人出事。

“爷爷,无论什么敌人,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这时,叶秋琪眸子露出一丝坚定,随后拔出一把手枪:“今晚,我就守在你门口,一起等待天亮。”

叶卫国一愣,随后一笑,眼神和蔼:“傻孩子……”

“爷爷虽然老了,但还拿得起刀。”

他目光微微一眯:“也守得住这家……”

“轰——”

在叶家忙碌不堪时,一个披着雨衣的年迈老人,正出现在马家庄园门口,他的手里拄着一支法杖。

珠光宝气。

他的背后,还站着四名装饰一样的男子,披着雨衣,遮着口鼻,手里也都拿着一支法杖。

阴森冷漠。

“轰——”

当四名马家守卫微微皱眉这批人神经时,伴随着天上的一道响雷,雨衣老人一挺古老法杖指向大门。

“哐当——”

一道红光从法杖射出,一声巨响,大门跌飞出去……

“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你们的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