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3019章 危险气息

我的书架

第3019章 危险气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安心,石头大王魏旺盛之女。”

叶天龙跟雪狼分开后,就钻入了黄雀所在的吉普车,然后缓缓离开大学附近,前往城市另一端休息。

在他靠在座椅上,一份简报也到了叶天龙手里:

“魏旺盛曾是华夏鼎鼎有名的实业家,集团资产大概四千亿,个人财产五百亿,捐款五十多亿。”

“五年前,他把重心从华夏挪到英伦,理由就是华夏的税太重了,而且遭受金家的打压。”

“当时媒体还写了一篇《魏旺盛跑了》的文章,一度成为华夏热搜不下的人物。”

“他来到英伦后,一度因工人加班薪资打过官司,更是控告过几间效率不高的物流公司。”

“不过他最终还是站稳了脚跟,成为英伦的石头大王,英伦八成房子的石头都来自魏旺盛公司。”

“只是魏旺盛这两年少了昔日的高调,也不再炮轰华夏苛捐杂税,偶尔出现也是慈善宴会。”

黄雀把收集到的情况告诉叶天龙:“魏旺盛算是一个矛盾体。”

“他每年捐款十亿给华夏,但奢华生活又是华人中闻名。”

“家里管家十名,佣人一百,保镖一百,还有整屋子的茅台、伏特加,十五辆顶级豪车以及游艇。”

黄雀补充一句:“所以很多人都看不透他想些什么。”

“没想到魏旺盛这么有趣?”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他还以为就是寻常的富商或暴发户呢,谁知性子这么矛盾和极端。

黄雀笑着点点头,随后继续刚才话题:“魏安心是他的女儿,也是唯一合法继承人。”

“魏旺盛身边虽然有不少漂亮女人,其中还有不少人偷偷给他生下孩子,但他只认魏安心这女儿。”

“因为魏安心是他结发妻子生的。”

“他的结发妻子五年前去世了,所以魏旺盛对魏安心更加体贴,早早立下遗嘱指定她做继承人。”

“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拿下魏安心,绝对是少奋斗五十年。”

黄雀调笑一句:“叶少其实也可以把她拿下,可以让咱们在英伦多一个触角。”

叶天龙靠回椅子一笑:“你以为我是荣胜利啊?踩着四位妻子垫起自己高度?”

“别说我对魏安心没什么兴趣,就是真的喜欢她,也不会把目光落在魏氏家财上。”

他手指敲击着车窗:“五百亿,只是梅吉尔他们赔偿的一半……”

黄雀也变得八卦:“叶少不打她主意,那查她底细干吗?”

叶天龙笑笑:“她连续两次帮我,我以为她有目的,说不定是英情处的棋子,特意示好来接触我。”

“现在看来,她还真没有什么居心,救我,只怕真是她说的那个理由。”

他摸摸自己的脸颊:“我跟某个人太像了……”

接着他又想起黄雀几个字眼:“你刚才说,魏旺盛来英伦,除了税负太重外,还有金家打压?”

黄雀点点头:“是的,金家也有石头产业,跟魏旺盛一度竞争,金家动用环保利器干了他一把。”

“不过金家石业最后也没冒头,它跟魏旺盛的管理相差太远了。”

他补充上一句:“只是魏旺盛心灰意冷,觉得华夏太没安全感了,所以最终跑来英伦了。”

“原来如此。”

叶天龙淡淡一笑:“想不到这世界真小,远在英伦,还能撞中金三钱的冤家。”

黄雀叹道:“无论如何,魏旺盛也是一个人物,毕竟能从金家打压中活下来,还从华夏全身而退。”

“有道理……”

叶天龙也点点头,随后目光就眯起,盯向一辆擦身而过的面包车。

面包车破旧不堪,冒着黑烟,车窗也只能关一半,甚至灯光也很微弱,但叶天龙还是看清车内情况。

面包车有七八个人,四个是前些日子抢夺他手机的小孩子,三个是暗中压阵的混血青年。

还有一个,是魏安心。

虽然只是一眼,但叶天龙感受得出,魏安心好像陷入了险境,软绵绵靠在座椅上,想要挣扎却无力。

叶天龙对魏安心的身手有信心,别说打三个混血青年,就是十个也有必胜把握。

但加上几个楚楚可怜的孩子就不一样了。

“拦下面包车!”

叶天龙眼里掠过一抹寒芒,坐直身躯向黄雀喊出一句:“魏安心在上面。”

听到叶天龙的话,黄雀一脚踩尽油门,嗖的一声向面包车追过去。

“呜——”

长街上车来车往,黄雀驾驶着吉普车,不按喇叭,却如幽灵穿梭于车流缝隙之中,逐渐追上面包车。

面包车察觉有人追击,奔行出一百多米后,就猛地一拐,驶入一条破烂小路。

“呜——”

黄雀就等着对方驶向偏僻地方,毕竟人来人往不方便动手,所以动作利索跟了上去。

“砰——”

不过面包车显然也有准备,不等黄雀堵截上来,它先在一间破烂修理厂停下,黑烟迷蒙着眼睛。

“呼——”

面包车门打开,钻出三个混血青年,一个手里拿着钢管,一个手里拿着匕首,一个拿着左轮枪。

与此同时,修理厂也涌出十几名脏兮兮的西方汉子,膀大腰圆,满脸戾气,咀嚼着口香糖、

气势吓人。

“当!”

一个辫子青年一甩钢管,砸在吉普车上火星四射,随后对着走下来的叶天龙和黄雀吼出一句:

“狗日的追踪我们?你们找死啊!”

他满脸狰狞,微微偏头,示意十几名伙伴包围。

虽然事情败露,还被人追上,可辫子青年一点都不惧怕,他们相信踩死叶天龙跟踩死蚂蚁一样。

“救我……”

此时魏安心搭在车窗,虚弱挤出一句:“他们下药……”

话还没有说完,她又被几个孩子拖了回去。

“把人交给我,我今晚不为难你们。”

叶天龙无视对方的兵器,保持着平静出声:“如何?”

“如何你妹?”

辫子青年狞笑一声:“多管闲事的女人,老子不玩残她,以后还怎么称霸英伦?”

“噢,对了,我想起你了。”

“你就是那个广场小子,来得正好,那天没有抢走你手机,今晚主动交出来。”

“还有钱包,衣服、裤子,嗯,车子也留下。”

“你敢说个不字,老子今晚就做掉你。”

他恶狠狠盯着叶天龙,手里钢管也举了起来。

一伙同伴也举起刀枪。

“嗖——”

就在这时,又有两部商务车行驶了过来,沉默靠向修理厂的门口,灯光直接打在辫子青年的脸上,

不仅是叶天龙和黄雀本能贴向车门,辫子青年他们也都盯着幽灵般驶来的商务车。

江湖上打拼的嗅觉,让辫子青年嗅到危险气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