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圣手叶天龙林晨雪 > 第3054章 还有一刀

我的书架

第3054章 还有一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分钟后,虎鲨点起五百精锐直扑金山公寓。

杜高犬的消息来得及时,所以虎鲨直接把青獒和雪纺女子堵在十二楼。

双方在走廊大打出手。

“大哥,你从天台离开。”

来不及动枪的雪纺女子,带着十二名黑衣青年横挡龙门子弟,同时向青獒吼出一声:“快走!”

青獒没有太多犹豫,丢掉手里香烟,背着旅行袋就往十三楼撤离。

十三楼上面,就是天台。

“想走?没那么容易!”

虎鲨见状直接从后面冲上来,身先士卒压向雪纺女子他们。

雪纺女子娇喝一声:“拦住他。”

六名黑衣青年一抖匕首,嗖嗖嗖的斩向了虎鲨。

虎鲨也抓出一把军刀,将头一低,向着匕首构成的寒光冲了过去。

“扑!”

三道刀尖划破虎鲨的衣裳,还掠出一抹血水,在雪纺女子不解中,虎鲨像是泥鳅般晃动,猛烈摇摆。

唰唰唰唰,刀光斩碎了虚空,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儿,寒刀破风声便嘎然停止。

在这个过程里,虎鲨紧握着的军刀,竟没跟黑衣青年的匕首一次碰触。

而六名阻挡的黑衣青年,全部摇晃倒在血泊之中,闷哼连连凄然无比。

有的胸膛被掠出一道口子,有的大腿上被刺了一刀,更多的是胸腹上出现了一道凄惨的刀痕。

不深,但足于让他们丧失再战能力。

虎鲨刚才拼着受伤而肆意出手,要得就是一个回合撂倒这些对手,唯有这样,才能威慑对手。

几道尖锐的小伤口,出现在虎鲨的身上,但他的表情却没丝毫动容,让人看不出深浅。

也正如他所料,其余疯狗不够再阻挡他。

雪纺女子的眸子闪烁一抹光芒,俏脸也有着一丝惊讶,没想到叶天龙一个手下就这么叼炸天。

“死——”

只是,雪纺女子很快又反应过来,脚步一挪,如猎豹一般向虎鲨横挡了过去。

一刀挥出。

虎鲨冷哼一声,不退反进迎战上去,也是斩出一刀。

“当!”

两刀相撞!

军刀气势如虹斩断薄刀,然后狠狠斩在雪纺女子胸膛。

雪纺女子直挺挺的摔飞出去,一口鲜血从她身上喷出,在半空中肆意绽放!

输了!输了!

这是她倒地的念头,一招就输了!

虎鲨眼皮跳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水,随后向龙门子弟喝道:“把他们活抓交给叶少。”

龙门子弟一涌而上。

在雪纺女子他们被龙门子弟压缩在一个角落时,虎鲨带着一批人直奔天台。

“嗖!”

就在龙门子弟如狼似虎踹开天台铁门时,一股白烟喷了出来,瞬间笼罩大半个出入口。

虎鲨下意识吼叫:“小心!”

话音还没落下,一道刀光忽然从暗中窜了出来。

三名躲避不及的龙门子弟惨叫一声,随后胸膛染血摔倒在地。

原来青獒一直没有走。

一招得手,青獒又是刀锋一转,又把四名龙门子弟斩翻。

“开枪,开枪!”

残存的六名龙门子弟见状纷纷喝道,同时拔出腰中枪械要指向青獒。

“不自量力。”

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青獒手里那把匕首,蓦然一闪而没!

“嗖——”

匕首快若闪电!

虎鲨再度喝叫一声:“小心!”

只是示警已经太迟了,匕首仿佛具有灵性一般,一闪便出现在龙门子弟身前!

“扑扑扑——”

一道道血花飚溅,六名龙门子弟身躯一震,随后满脸惊讶。

在他们的咽喉,尽数浮现一道血痕。

接着,刀芒一闪,那把匕首凌空飞回,被青獒一把抓在手心。

甩了甩上面的血渍,青獒微微一笑:“一群蝼蚁!”

“嗖——”

虎鲨脸色一沉,抓起军刀横挡了过去:“这样砍我兄弟,不好吧?”

“为什么追杀我的不是叶天龙……”

青獒脸上有着一抹遗憾,随后匕首一转,一连串刀光倾泻过去。

“抓你这种小角色,何须叶少出手?”

虎鲨也没有退却,一振手腕,军刀连连对磕。

一连串的碰撞过后,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各自向后退出五六米,匕首和军刀也断裂成两截。

“有点意思!”

青獒一丢半截匕首,身子猛地弹起,一个旋转把腿扫出。

虎鲨也大笑一声,反手一拳,迎着青獒的腿打了过去。

拳头挥过半空,掠过一丝划空嘶鸣。

“砰!”

拳脚碰撞,发出一记闷响。

青獒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三步,霸道力量震得他脚跟的肌腱发麻。

虎鲨嘴里也流血,噔噔噔向后退出。

两人对视一眼,有欣赏,更有战意。

“叶天龙身边,果然藏龙卧虎。”

青獒罕见生出一丝动容,随后左脚一顿地,身子再度腾空扑了出去。

右腿不停的摆动,招招都势大力沉。

虎鲨没有慌乱,接着一个顶膝,朝着青獒的腿脚硬碰过去。

“砰,砰!”

虎鲨连续两膝顶开青獒的腿攻,干脆又利落。

“嗖!”

连续攻击未中,青獒脸色一沉,身子一晃,顷刻拉近双方的距离。

虎鲨下意识挪位。

几乎是刚刚挪开,对方脚尖就掠过,让腹部多了一抹疼痛。

“嗖!”

一击未中,青獒再度怒吼一声攻击,一股秋风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虎鲨只觉得脸庞刺痛,他眼里闪过一抹讶然,这青獒的确强大。

念头转动中,青獒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

虎鲨立刻架起双臂防御。

“嗯——”

就在这时,虎鲨感觉到一阵头晕,全身力气还消散不少,显然浓烟有毒。

“砰砰砰!”

青獒腿脚连连砸在虎鲨的双臂,虎鲨扛不住,只能一边抵挡,一边后退。

退出七步时,虎鲨咬破嘴唇,利用疼痛恢复两份理智,随后一记强力扫踢出去。

这一脚扫出,青獒竟然被压了回去,往后退了三米才站稳身子。

他的小腿传来一阵阵痛疼和酸麻。

只是虎鲨嘴角也流出了血,脸上很是难受的样子,可他很快又挺直身躯冷笑:

“有点道行,可惜,你依然跑不了。”

见到虎鲨如此自大,青獒猛然间怒了,低吼一声再次攻击,攻击力量和速度都爆至到巅峰。

他一个转身就弹出一腿,乱七八糟的腿法,好像倾斜倒地的烟花一样,四处飞射。

面对狂轰滥炸过来的无法分辨的腿技,虎鲨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又是一记干净漂亮的直线顶膝。

“砰!”

直线顶膝,配合腰胯的力,青獒腿法瞬间被打落了。

只是他反应极快,右腿一痛一落,左脚马上抬起点出,狠狠地一脚,结结实实点上对方腹部。

一记闷响,虎鲨捂着肚子连续后退了两步。

肚子翻江倒海。

青獒哼了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再度攻击,身子一挪,一弹。

随着身体高高跃起,一记劈肘狠狠地砸向对手。

“砰!”

尽管虎鲨忍着头晕全力挡击,但乏力的双手难有作为,接着身躯一震,双腿一软。

他竟然被青獒的一记劈肘打得差点跪地。

他右臂手腕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感觉整个身体都被震散了。

“强弩之末!”

青獒脸色一冷,身子一旋又贴近虎鲨,一掌拍出。

虎鲨伸手一挡。

“砰!”

又是一记硬碰,虎鲨身躯一震,向后跌出七八米,落在天台的入口。

青獒也弹飞出去,落在栏杆附近。

青獒盯着虎鲨,嘴角狞笑,准备再度出手,他相信,中毒的虎鲨扛不住下一次攻击。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这时,不少龙门子弟出现,动作利索搀扶起虎鲨。

“我没事!”

虎鲨一擦嘴角血迹,随后低喝一声:“小心,白烟有毒。”

龙门子弟忙捂住口鼻,接着挥舞武器包围上去……

“砍他。”

龙门子弟吼叫一声,挥刀就砍。

青獒没有半点惊慌,还笑了笑,挥挥手:“再见。”

随后,他就弹飞出去,扯着几根钢丝荡去对面的天台……

十分钟后,叶天龙出现在天台。

虎鲨走了过来,很是内疚,咳嗽一声:“叶少,对不起,我无能,让青獒跑了。”

叶天龙没有责怪:“这不关你的事,只能说青獒准备谨慎,不仅拟定了撤离路线,还安置了毒烟。”

“你没有把他留下很正常。”

“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叶天龙拍拍虎鲨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我还有一把刀能杀他。”

随后,他拿起了手机,打出一个电话,很快,电话另端就接通了。

叶天龙淡淡一笑:“金少,听说青獒是你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