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天机 > 第1章咒神佛身困五行山,算天机兵临三星洞

我的书架

第1章咒神佛身困五行山,算天机兵临三星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该死的玉帝…天杀的如来…俺老孙中了你们的计了”,五行山下一猴儿不断咒骂,骂完了玉帝如来,却不解气,又将一众菩萨罗汉、凌霄诸仙骂了个遍,骂声响彻整座山谷直冲云霄,惊飞了鸟雀,吓走了猛兽。

  “呸呸呸,不想俺老孙也有今日,没一个好东西,你看什么看啊你,没见过这么俊俏的猴子吗?”

  四下皆无人,也不知他是饿昏了头,还是急花了眼,正指着眼前一块小石头自言自语,又抓起一把土朝眼前撒去。原来小石头旁边有只拳头大小的山龟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找不到撒泼处,便对山龟出气。那山龟见土撒去,其中有不少沙砾击到了那龟壳,山龟不自觉地缩了一下头。那猴儿看了更来气。

  “你可以缩头,俺老孙可不愿,要俺老孙顶天立地,要我服软,简直是做梦。”

  纵观三界,能以“俺老孙”自称,又如此狂傲不羁,只能是吃了蟠桃、饮了御酒、盗了仙丹,大闹天宫,搅得天地不宁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只见他没了紫金七星冠蜕了锁子黄金甲,正在左右挣扎,费尽气力也无法脱身,使尽浑身法术也只探出头和一条右臂,实在狼狈。但他也好豪不服输,又捏了指诀,正准备念咒。又不忍看着眼前的山龟被乱石压死,于是叹了一口气。

  “快走,别让我再看见你,待会儿我破山而出,还不给你压扁了。”

  那小山龟貌似听懂了似的,慢慢朝远处挪去,那速度确实慢的可以,但孙悟空手撑下巴,愣是等了半晌,待那山龟远去,才舒了一口气。他倒是也实在,把人家小山龟骂了一通,又不愿祸害人家,倒有一番侠义风范。

  先是耐住性子,又口念三星洞法术搬山诀。

  想他当初在方寸山三星洞学道,得须菩提祖师传授地煞七十二诀和筋斗云。孙悟空在三星洞十年,凭借其聪明勤敏,很快就学会了师父须菩提祖师的地煞七十二诀和筋斗云。学艺之路艰辛乏闷,略有所成,他难免有些焦躁狂喜。有一天有几个师兄让孙悟空演示一下他这些日子勤学苦练的幻变诀,于是孙悟空变化成了一棵松树,只见那棵松妙不可言,果真如后山崖上饱经风霜的真松一般。众师兄连连称赞好猴儿,不想喧哗之声竟然惊动了须菩提祖师,祖师几句话将众师兄支开,他责备孙悟空学道本应修身静性,不该炫耀卖弄。孙悟空急忙跪下,重重地磕头认错,想来祖师向来口硬心软,应该简单批评几句也就罢了,没想到祖师竟把孙悟空逐出了山门。

  孙悟空虽出了方寸山,远离三星洞,但他自信熟学地煞七十二诀,当下使出搬山诀,法劲由指间游走全身,只见整座山止不住动摇,一些碎石沙砾不断落下,孙悟空心头一喜,默想马上就可以破山而出了,于是嘴角上扬偷乐一番,但透过地上一摊雨水倒影见着山上有一帖子金光闪闪,上书“唵嘛呢叭咪吽”,只见那六字不断闪出金光,每闪一次五行山就加重一倍增固一重,不多时便将他的搬山气劲给震散了。孙悟空想不到就连搬山诀也搬不动这五行山,那如来老和尚为对付他倒费了一番手段,方才那一番笑容又拉下脸来,想到此处又更加生气,右手锤地不止。想想刚刚还有一只山龟做做伴,这下倒好,出又出不去,唯一的伴也让他支开了,想唤山龟回来,就算那山龟听得到又听得懂,还不是又得半晌的功夫。他原本就是个话痨鬼,无人对语还不给他憋坏了,气得他又骂起了玉帝如来。

  话说自孙悟空下山以后,三星洞的师兄弟不免有些不习惯,一开始众师兄弟偶尔会提起他,谈论他在三星洞修习的日常,后来大家渐渐忘了,直到他上了天宫做了那齐天大圣,名声响动天下,众师兄弟对孙悟空实在称赞不已,唯有须菩提祖师止不住摇头,只道不知是福是祸,果然不久便传来孙悟空反出天庭,又大闹天宫,后被压在如来佛祖化出的五行山下的讯息。祖师掐指一算,仰天长叹,“天机如此,岂由他愿。”

  随即一摆拂尘甩袖入殿,并召集众弟子,严明天机不可泄露,福祸不可逆转。方寸山一劫在所难免,若遇强敌,便念天人心经,众弟子虽然不解,但祖师之命不可违背,都应声而去。祖师又唤来小徒悟念,在耳边如此这般低语吩咐下去。悟念小徒边挠头边强记,有时还打断祖师说得太快,又傻笑着请祖师重讲,祖师也是无奈,用拂尘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又继续道来,这次语速稍微放慢了些。悟念边记便点头。祖师道完之后捋了捋长须,问悟念记住了没有,悟念勉强点了点头,祖师才如释重负,总算是把些许事让这个笨徒弟给记住了,也是不容易了。

  说罢方寸山门外传来一阵琴音,惊飞了无数山中雀鸟,众弟子亦是一惊,不觉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尖往山门外观望。须菩提祖师惊道:“来得真快。”

  忽然一徒弟惊慌来报:“启禀师父,外面有一群身着银甲的天兵天将,直闯山门,尽是一些狂悖之徒口出狂言,众师兄与其争论,现下已经动起手了。”

  “啊!”悟念气急败坏,不由得叫了出来,“什么人如此…”又想在祖师面前,才觉方才失了态,于是放低了声,“什么人如此大胆?”

  来报之徒进来匆忙,只知道领头的是身着金甲的将军,又都带了面具,且并未听到那些天兵天将报上姓名,进来时只见二师兄正与领兵之人对阵。

  悟念吁了一口气:“那天将法力再高,谅他也不是二师兄的对手。”说完去给菩提祖师捶捶背,继续说:“是吧,师父。”

  菩提祖师微闭眼睛,若有所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