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天机 > 第5章 巧借金身获逍遥 寻真问情游故地

我的书架

第5章 巧借金身获逍遥 寻真问情游故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看整座山不住颤抖,再见金莲不断吸取那神帖法印之力,翻云搬山合劲,只见孙悟空的元神硬是慢慢地从躯壳分离,悟念大喝一声“收”,孙悟空的元神直接被抽出并收入那幅画中,悟念见事成心中一喜,转而将画掷于金莲之下。

  孙悟空的元神被装进了新的金身,又见悟念口中默默念着咒语,那画在金莲光华照耀之下,使得画中人复了生机,从头顶发丝到脚下靴底,慢慢凸显画中,那人迈出左脚缓缓从画中走出来,只见他一身云纹锦白的紧身长袍,紫玉头束乌丝长发,眉目温润如玉,气韵甚是高洁,但终是帅不过三秒,毕竟内在是孙猴子的元神,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一会儿抓耳一下挠腮,不一会儿又嫌衣服不合身,去扯那衣领衣袖,东顾西跳,全然的人身猴样。又摸了摸脸和发饰,表情极苦,实在不习惯,“唉,唉,唉,唉”接连叹了四声气,悟念看了这上神的模样,摸了摸下巴,极为赏识,从头到脚仙娥淑婢甚是满意:“难怪人人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啊,这简直就是脱胎换骨,焕然一新嘛,师兄,这要是往人前一过,那些痴女少妇还不为之疯狂,啧啧啧,罪过罪过。”孙悟空一把搂过悟念的脖子,勒得悟念直喊疼,孙悟空玩笑道:“你这小兔崽子,取笑我,这些日子我不在俺老孙不在,没人管你了是吧,跟我逗乐。”

   悟念见他全不习惯,又勉强安慰道:“师兄,你就将就一下,何况这可是上神的金身,上古时期的,怕是和咱们师父同辈,你白捡的便宜,有了这身相貌,也不算辱了你齐天大圣的名号。”悟念挑好的说,孙悟空天生石猴的金身虽然也是极好,但为了脱身,只有暂时受点委屈了,何况上神金身怎么瞧都不会比孙悟空的金身差,为了让孙悟空放宽心,便说那金莲幻相,旁人是决对看不出来的,但今后孙悟空可要把这相装好了,莫教人识破了。于是又将金莲交于孙悟空。说完又冲着石匣里孙悟空的躯壳使了傀儡诀,这样他的躯壳能吃能睡,也可掩人耳目。

  孙悟空接过金莲点了点头,又装着端正身姿,整了整衣发,说:“什么狗屁上神,那个什么,他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以孙悟空的身份自居吧。如来那老和尚着实厉害,俺老孙还找不到法子对付他,不如暂避其锋芒,眼下查清三星洞被屠戮的是由方为首要,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不如回去再从长计议,说不定能找到点蛛丝马迹。”悟念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此地不宜久留,说道:“师兄你说的不错,不过话说回来,要问这上神叫什么名字,这个我好像听师父说过,但记不太清了,叫墨…什么来着。”只见悟念拍了拍脑袋使劲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又往画中望去,那画中人虽走了出来,画中空出大片,左上角却留有一句诗,上书“墨澈若雨淋,水寒如冰清”,悟念拍手叫好,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上神的名讳是叫墨澈,这名倒有几分诗情画意,配你这帅气的容貌。”悟空摆了摆手,道了句“帅个屁啊,在我眼里都是粪土,知道不,哎呀,随便了,边走边聊”,于是二人驾云往方寸山去了。

  孙悟空筋斗云脚力极快,悟念几乎无法追上,孙悟空嫌他太慢,一把拉住他的手:“你这腾云驾雾的本领还是难有长进,交给你的筋斗云要诀你是半点没学会,今后要苦练才行。”悟念另一只手抓了抓头,傻笑着:“众多师兄之中,除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就只有悟空师兄你对筋斗云悟性极佳,当年你一学便会一点即通,这筋斗云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一般,可怜我怎么都悟不出来。”孙悟空摇了摇头:“以你这智商能将天罡三十六诀融会贯通也算不容易了。”二人不禁想起当初祖师传授道术时的场景,二人均是顽皮捣蛋,没少受二师兄的的惩罚,但二师兄心慈,每次都是让他两抄些经文策略要诀等书籍,也正因为如此,三星洞众多道法秘诀倒让他二人翻阅了无数,也暗自修习了不少,祖师每次经过藏书阁也不禁点头称赞孺子可教。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方寸山脚,孙悟空不禁感慨,回想当初自己一叶孤舟漂泊于茫茫大海,千辛万苦,历十年岁月才到此处。当时多亏樵夫指路,才能寻得方寸山,又蒙祖师收留,还赐了姓名孙悟空,又得祖师后夜亲自授艺之恩,学道有成,终又下山而去,祖师言传身教历历在目,如今又重归仙山宝洞,不免思绪万千,五味杂陈。孙悟空突然弯膝下跪往山上行礼叩拜,道了一句:“师父,我回来了。”悟念见状也跪了下来,学着孙悟空也拜了拜。

  二人进得山门去,眼见经座瑶台、琼楼玉阙、静室幽阁与水榭莲池等诸是旧日模样,只是没了师兄们大打闹嬉笑的模样,没了往日的生机,孙悟空望着瑶台,昔日须菩提祖师讲经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孙悟空与悟念依次进了内堂,焚了香又拜了拜祖师画像,然后二人随便找了两把椅子坐下来,想想当日案情的细节。二人心想,三星洞内的弟子均是修炼有成的上品仙家,即便不是大罗金仙,但无论何人均可以独挡诸如二郎真君杨戬、三太子哪吒这般实力的战神。但二人均没听过天庭有叫苍溟的神仙,那人有何实力,比得上杨戬和哪吒,若说他一人只靠诛仙网便能在一日之间屠遍三清洞门人,实在是匪夷所思,任谁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更为奇怪的是须菩提祖师和二师兄的尸身并未找到,也许这是好消息,他们法力无边,或是早已遁走,或只是被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