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天机 > 第7章 忆祖师初训 说天书奇谭

我的书架

第7章 忆祖师初训 说天书奇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君勿念反问道:“我这一路上也在想这个问题。哎,师兄,当初你下山之时,师父有没有交给你什么东西啊?”说完想让孙悟空想想当初下山之时祖师交代的每一句话,生怕错漏了什么重要细节。

  孙悟空想破脑袋似的叹了叹口气,说:“当年下山之时,师父的教诲依然是音犹在耳。当时俺老孙学道略有小成便卖弄法术,也因此被师父责备,俺老孙还记得当年师父说,今后不许跟外人将是祖师的徒弟,祖师亦不再见我,我若在日后闯出祸端来,莫说自己是三星洞门人,若说将出来,便将我剥皮锉骨,再将我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我万劫不得翻身。师父果真是有先见之明,俺老孙能有今日的下场完全是秉性所为,但让俺老孙见义不为,任人欺凌,俺老孙岂能甘休,说到底师父当时丝毫未提及天书之事。”

  “师父没有说关于天书的事,真是奇怪,你听清楚了没有?师父当时是这么说的吗?只是这几句话吗?”君勿念又问,看样子倒是有几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味道。

  孙悟空瞪了君勿念一眼,吓得他忙苦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师父嘛。”“我听的很清楚,不会有错,就这几句话了,臭小子。”孙悟空说:“既然三星洞惨遭劫难之时师父曾提到过天书,那这场浩劫说不定和天书有关。对了,师弟,当初我游历天下之时也曾到过琅嬛阁,与你父亲君初尘老阁主也算是旧交。既然你说琅嬛阁号称是藏匿天书之所,那这天书岂不是在琅嬛阁,但究竟是何物?长什么模样?”

  君勿念又坐了下来,说:“我在琅嬛阁时偶尔听众仙提起,天书乃是上古神物,最为玄妙。古往今来诸多大罗金仙都可从天书中参悟出玄妙功法。据我所知,天书共分天地人三卷。天字卷在西方大雷音寺。地字卷就在天庭,由天帝藏于我琅嬛阁中。至于人字卷早已流失于三界,无人得知,所以琅嬛阁自天帝创立以来,便立下一个规矩,凡能破解山河社稷图者,皆能入琅嬛阁第九层参悟天书,天帝也希望集众多仙家之所长,破解天书之玄妙。更希望能从地字卷天书寻得人字卷的下落。所以每年到琅嬛阁欲破山河社稷图者,亦是想一睹天书之玄妙者络绎不绝。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若想知道更多,怕只有回去一趟了,我爹或许知道的多些。现在天字卷和地字卷天书的下落很明了,难不成他们向你索要的是人字卷天书,师兄觉得呢。”

  原来这所谓的天书居然分天地人三卷,既然天地两卷都有名花有主,而且这主来头都不小,自然不会有人去争去抢,毕竟一个是佛届第一宝刹大雷音寺,背后就是佛届世尊如来佛,另一个便是群仙毕至的琅嬛阁,背后是天庭上帝玉皇,这两个人只怕无人敢去触这眉头,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失落的人字卷天书。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是失落的东西,怎么会有人知道,又为什么突然会有人向孙悟空索要,这莫名其妙的东西搞得孙悟空现在觉得大闹天宫都是小事了,貌似天庭那所有的发难均是由这天书引起的,想那些山神土地不可能知道详情,必是受天庭的命令,而兜率宫扇风的童子也必是依太上老君的命令行事,说不定找到太上老君这个迷题自然而然就解开了。但毕竟孙悟空偷吃了他的仙丹,只怕他还怀恨在心。

  眼下还是回到琅嬛阁,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仅有的线索都指向琅嬛阁,那就只有到琅嬛阁走一遭了,二人当即决定回琅嬛阁一趟。事不宜迟,二人便商量着离开了方寸山,腾云前往天庭方向去了。又是比试脚力,他二人虽是同门,但腾云之术终是孙悟空快些,君勿念的步伐稍微慢些,孙悟空又嫌他实在太慢,于是拉了他一把,使出筋斗云,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南天门。

  孙悟空只顾拉着君勿念,全不顾眼前,由于速度太快了,险些刹不住脚车,差点就撞上了南天门,被孙悟空拉了两次,君勿念还是不太习惯筋斗云,弄得有些反胃,想吐。气势还算恢宏大气的南天门有十个镇天金甲守将,那些守将眼见有人闯了进来,就急忙将二人拦了下来。孙悟空双手环抱,一脸不屑,要按孙悟空当年的脾气,便将这几人胖揍一顿。但他知现在已经换了身份,乃是上神墨澈,而非猴急的孙悟空,这就算装装样子也是得装的,干脆不开口,静静地看着他们。

  君勿念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舒了口气,将孙悟空拉在身后,说了句“这下轮到我出马了,看我的。”说完走上前去行了礼,说:“几位仙官,多时不见,难道几位不认识我了吗?”那几个守将细细看了看君勿念。只见他们眼前的公子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白玉发冠下束着一个发髻,身穿白色长衫又套了一件轻纱,温文尔雅。其中一位守将认出了君勿念,惊道“天啊,这不是琅嬛阁少主吗?你外出多年,我等都快认不出来了。”其他守将也附和说:“哦,对对对,是君勿念少阁主。越发英俊潇洒了,这些日子上哪逍遥自在去了?”君勿念喜道:“好说好说,几位仙官辛苦了,我多年未归,太思念家父了,今日回来,就想快点见到他老人家。我呢知道几位爱喝美酒,等明日叫我琅嬛阁酒保大夫,送几坛美酒佳酿给诸位仙官好好品尝品尝。”他这话倒是客气,只因他每次出入都未携带令牌又无御旨,只是那南天门的镇天金甲守将俸了玉帝“琅嬛阁中人无旨亦可出入”的口谕,这等特权在天庭是极少见的,因此每次君勿念出入南天门都来去自如,心情好的时候会跟这些守将说些客套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