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天机 > 第9章 悟空再见旧相识 勿念复唤老父亲

我的书架

第9章 悟空再见旧相识 勿念复唤老父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蓬转向身后却无人,孙悟空又在背后踢了一脚,君勿念和众守将强忍住不笑,假装没看到。天蓬越发生气,他急运法力,将孙悟空震了开去,又运气于掌向孙悟空劈去,孙悟空被缚了身子无法用拳掌相迎,只能用腿去接,但孙悟空觉得对付天蓬元帅只用腿已经游刃有余。天蓬使尽力气拳脚相加,孙悟空都用腿一一化开,二人斗上约三十回合,天蓬见拳脚无用,便使用仙法,默念口诀。只见缚在孙悟空身上的水绳越收越紧。接着又见天蓬锦袍下溢出水球,多个水球在天蓬周身围成一圈,只见天蓬拈了指诀朝孙悟空指去,他周身的水球化作冰锥刺向孙悟空。

  孙悟空睁大了眼睛,笑着说:“咦,这才像话嘛,有新花样。”天蓬怒叫一声“去死啊。”君勿念在一旁看着也为孙悟空捏了一把汗,众守将倒是开心地在一旁看好戏,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再说以天蓬元帅的脾气,就算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上前阻拦。孙悟空见状还是不躲不闪,任那冰锥刺上自己,孙悟空嘴角上扬,接着冰锥穿身而过,孙悟空瞬间就化成了一阵飞灰。

  天蓬看了一下笑道:“哈哈哈,就这点本事你也算是上神。我这点法术你就招架不住了,这下可玩完了吧,这可怪不得我了,冒充上神混入天庭,图谋不轨,就这罪名足以将你正法。”天蓬就这一下子就罗织好罪名,为自己开脱得一干二净,君勿念惊的叫了一句“师兄”,天蓬望着君勿念:“少阁主,这人是冒牌的,骗你的。可别中计了。”君勿念刚要解释,接着天蓬就感觉后背被人打了几下,他“啊”的直叫起来。“怎么回事?”又“啊”的一声叫起来。原来是孙悟空用隐身诀胖揍天蓬,“唉呀妈呀,停停停,上神…够了…够了,你是上神,行了吧”,天蓬忍不住疼开始求饶,接着就被甩将过去青蛙状一般贴在天柱上,接着孙悟空就拉着君勿念飞走了,扔下一句“天蓬,你还是这般没长进,不跟你玩了。”天蓬抱着天柱骂道:“别让我再碰到你呀的,怎么跟猴头一个手段,你们几个还不赶快扶我下来。”这般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孙悟空,殊不知这揍他的人就是他口中的猴头,那几个守将急忙跑过去天柱边连扶带抬总算将天蓬弄下来了。  

  君勿念方才还为孙悟空担心,殊不知孙悟空这身墨澈上神的金身丝毫不亚于吃了蟠桃仙丹早已经是金刚之躯的本体,那感觉纵然紫电天雷,神箭天刀都不能伤他分毫,何况是这天蓬的冰锥。二人行不过半刻,远处有一楼阁映入眼帘。只见楼阁周遭遍映彩霞,金虹横空,更有白鹤金凤翩翩起舞。君勿念张开双臂急呼:“回家了。”原来那便是琅嬛阁,只见宫门前有一湾天池,池中有玉叶金莲,莲叶下又有金鱼锦鲤,嬉戏于池内。池上有一座金桥,连接两岸。桥上金柱均雕有狮子,脚下桥板均刻有龙凤,桥壁雕有麒麟异兽,好不气派!

  二人踏上金桥,孙悟空见那池中,金鱼锦鲤,自由游弋,心中甚是欢畅。只见他右手一指,远处宫门大开,门内走出约摸十个仙娥女婢,又下了十数台阶,分作两排各立于宫门左右。君勿念见状快步走上前去。那几个仙娥女婢见了君勿念,惊喜异常。惊道:“少主回来了。”君勿念也是喜出望外,走到她们面前,“安儿…灵儿…宁儿…”只见君勿念一喊出一众仙娥的名字。又上前挑逗说:“哎…都变漂亮了啊,越发水灵了。看来我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过得很好吗?有没有想我,你…有没有想我,你…有没有想我?”这一会儿功夫,君勿念已将仙娥一一调戏了个遍,弄得那些仙娥均掩面羞涩,不敢抬头了。

  孙悟空见他平时温文尔雅,憨厚老实,规规矩矩,没想到这臭小子回到了家,竟是这一番放浪形骸,无所约束,看来于他来说三星洞的日子还真是清苦了许多,正欲上前制止他,又见宫中走出一位老者。

  只见那个老者双目极其有神,全身上下都是白的,头发是白的,胡子是白的,眉毛是白的,衣服是白的,甚至连他的鞋袜也是白的,又见他步伐轻灵,衣袍飘逸,好似一尘不染。

  只见那些仙娥女婢均向那个老者行礼,齐声道:“阁主。”孙悟空抬头细看,却也是旧相识了,正是琅嬛阁主君初尘。孙悟空下意识地望向君勿念,想他离家多年,必有一番思乡之情,但在外却也极少见他提起家中之事,孙悟空心想莫非在家不快,与父母不睦,又“哦”地恍然大悟,当年是君勿念这小子为了逃避家人为他安排的婚事,才误打误撞到了方寸山拜了菩提祖师为师,学道多年也未归家一次,差点忘了这个,想必老阁主气还未消,且看他如何做,可接下来君勿念的表现却另他大吃一惊。

  君勿念踉踉跄跄地跑上台阶,差点跌倒,只见他咕咚一声跪倒在君初尘面前,哀怜诉苦:“爹啊,你知道孩儿在外面受了多少苦,这些年孩儿可想死你了,这些年你可还安好。”君初尘听罢捋一捋那长到肚脐的胡子,别看他的胡子又密又长,却打理得十分柔顺,他不慢不紧地说:“我不是让你想死的,是让你气死的,这么多年了,我都差点忘了我还有一个儿子,你还认我这个爹吗,臭小子。”说完一脚把君勿念踢开,君勿念又抱了抱君初尘的大腿,笑道:“那哪能啊,爹就是爹,爹你福如东海,寿与天齐…”君初尘忙捂住他的嘴,轻声道:“胡说八道,越说越没个正经,大庭广众之下,这是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我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