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洪荒开局战盘古 > 0010章 冒死还因,女娲倾情

我的书架

0010章 冒死还因,女娲倾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间放逐,力量永恒!”

  盘古真身大喝,气冲山河,空间震荡,拳意霸烈无比,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可以摧毁。

  看到一些蝼蚁都敢来捋他的虎威,更是不由又加大了几分力道,誓要把这些蝼蚁给放逐到无尽的虚无之中去。

  空间放逐极为可怕,据说一些混沌魔神,为了惩罚对手,都会打穿虚空,把对手放逐,让其自生自灭,再也回不到本来的世界。

  盘古真身这一击空间放逐正是此意,要把这些烦人的蝼蚁放逐到那里去。

  “杀!”

  就在这时,女娲一往无前的支援了过来。

  法力大手狠狠的向着盘古真身拍去。

  同时,一记造化神通使出。却是打算化解盘古这恐怖的煞气。

  “这是什么战技?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怪的神通,竟然让我有种立地止杀的意味。”

  感应到女娲这一掌的不正常,在场的一些强者不由啧啧称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神通,更是为女娲突然爆发出来的胆量惊呆了。

  “轰——”

  女娲的法力大手终于对上了盘古真身那粗暴的大手。

  女娲瞬间只感觉自己心神俱震,差点没有直接晕过去,盘古真身的力量太恐怖了,那浩大的拳意直接轰进了她的体内,让她的身体都快要爆开了。

  现在女娲终于明白,东皇太一为何接不住盘古真身的攻击了。这根本就不是准圣和圣人能抵抗的。

  “一造一化,给我造,给我化!”

  女娲口鼻流血,血色粘稠,心里发了狠,狠狠的借支起了天道之力。

  拼命的化解盘古真身的煞气。

  “好你个贱婢,竟敢化解本天王的煞气和战技,找死!”

  盘古真身虽然没有意识,不过还是感觉自己受到了藐视,不由一下发了狠,力量排山倒海的加持了过去。

  顿时,以他为中心,一切化为了虚无,那蔓延的能量波动,掀飞了诸多妖将,无数的妖将一下子化为了齑粉。

  “我命休也!”

  帝俊绝望的大喊。

  女娲也是无力的垂下了头,盘古真身的拳势太猛了,她虽然动用了诸多的手段,更是借支起了天道之力,但仍是无法化解盘古真身那恐怖的拳意。

  ”嗖!”就在这时,一朵二十三品青色莲台,突然挡在了女娲跟前。

  是长河。

  原来长河在女娲参战后,他就一直在关注着女娲的状态,倒也不是因为女娲太美的缘故,而是他欠女娲一个因果。

  因此,他打算在女娲遇到危险时,救一救,好了清那个因果。

  ”砰!”

  长河的身形和青莲,瞬间被盘古捶飞了上千光年,整个身体发出咔嚓的声响,如同瓷器一般在破裂,甚至体表上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体内的晶体细胞被那疯狂的拳意破坏。

  如果不是造化青莲是五十八道禁制的防御至宝,这一下子,长河非死不可。

  不过众人此刻却是完全的呆住了,一个个眼睛睁得斗大。

  均是不敢相信的说道:“天呢!这人到底是谁啊?竟然能抗衡盘古真身的一拳。

  要知道他才只是太乙玄仙的境界啊!这——说出去谁敢信?”

  望着这惊人的一幕,女娲也是目瞪口呆。

  尽管长河被击退,身体差点暴裂,不过这等战绩也足以傲人了。

  毕竟以盘古真身的境界,面对这种太乙玄仙的小家伙,简直就是天龙面对蝼蚁,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再厉害的太乙玄仙,终究也是太乙玄仙,根本无法和圣人相比。

  实力到了盘古这个境界,更是不再是浅行空间,而是真正的虚空之力,甚至可以直接撕裂空间,横跨虚空,比起什么圣人一瞬亿万光年简直不知道要快多少倍。

  “你没事吧?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很危险,就算是想和我结道侣也不用那么拼命吧?”

  女娲飞身过来扶起长河,有些感动的望着这个陌生人道,却是以为长河救她是想接近她。

  其实也不怪女娲这么想,主要是自打她被道祖收为弟子以来,就有太多的人想和她结道侣。

  这段时间,就连元始天尊都暗示起了这件事。(道教的神话传承,元始天尊是有妻子的,所以并不是玄帆写低圣人)

  ”难道我在你眼中就有如此的不堪吗?”长河冷冷的问道,第一次对女娲收起了甜美的笑容。

  他长河是什么人?如果想拱女人,会缺女人吗?毕竟他掌握的东西,可都是很珍贵的东西,比如那造物仙鼎,放出去谁挡得住?毕竟那可是比盘古幡还要强的灵宝啊。

  “我……”女娲不由结巴住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她不屑一顾。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事,这个金仙不到的人,看她的眼神竟然极度的失望。

  不错,长河此刻确实极度的失望,这与他想象中的女娲完全不同。

  他的想象中,女娲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根本不是这个帮妖族和见人就以为别人喜欢她的人。

  “算了,你不想回就不要勉强了,反正咱们的因果也清了,今后可能很难再有交集了。”

  “另外,本座希望你在人族遭临大难时,也挺身而出,不然人族会绝望和心里扭曲的。”

  “好了,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长河踉跄的起身道。一把挣脱了女娲的搀扶。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本宫刚刚真没有看低你的意思。”女娲本能的大喊。人就是这样,只要感到委屈,都想诉说出来。

  “哦,那是怎样的?”长河一下停住了脚步。

  “本宫助妖族是因为本宫的子民欠了妖族巨大因果,因此本宫不得不还。”

  ”或许本宫说出来你们都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另外,本宫刚刚并没有看低你的意思,而是看到你身上的伤口,一时有些感动,这才嗔怪了你一句。”

  “其次就是这段时间有太多的人想和本宫结道侣了,本宫这才误会了你。”

  女娲委屈的解释道。如果不是欠了妖族巨大的因果,她何尝想插手此事。毕竟圣人虽然可以不死不灭,但也是会随着肉身被毁而掉境界的。

  ”难道我真的误会了她?还有那个巨大的因果又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圣人的吗?怎么还替人族欠下了妖族巨大的因果。”

  为弄明白这些疑惑,长河开始详细的问了起来。

  听完答案后,长河不禁对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难当。他竟然误会了一个这么伟大的圣母。

  不过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那种话语,哪个有骨气的男人会不生气。

  而且很多小说中,都是写着女娲如何如何的不管人族,谁能想得到,她竟然为了人族牺牲了那么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应该想到的,毕竟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谁会放任自己的徒子徒孙供别人吃食。更何况还是一个如同蝼蚁一般的种族。

  不错,女娲就是因为人族的吃食问题,才会欠下妖族巨大的因果。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误会了你!”长河一改冷态,认真的认错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便是对,错就是错。绝不会因为自己犯错了就不认。

  “不怪你,本宫也有错的地方,是本宫先误会了你,也是本宫没有解释清楚。才导致你一再的误会。”

  女娲摆了摆纤纤玉手,也是坦率的说道。然后一拍脑门:“对了,刚刚你说还本宫因果是怎么一回事啊?本宫记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这个……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要还妖族因果吗?这个你先拿去防身,相信它应该能护你周全。”

  长河憨憨一笑,然后话锋一转转移话题道。毕竟那个事,他怎么说得清吗?总不能说自己是她的曾曾孙吧?

  “超越至宝的莲台,你就不怕本宫拿了不还你吗?要知道你可是只有太乙玄仙的道行,本宫就是强占了,你也奈何不得本宫。”

  看着长河递过来的灵宝,女娲不敢相信的一瞪眼,然后桀桀说道,内心却是在期待这个男人的答复。

  “命都为你冒了,还怕莲台被你强占吗?何况你那么对本座的眼,就是送给你又何妨。”长河反问道,然后豪爽的大笑起来。

  那种至尊级的豪气,只把女娲感动得热泪满眶。泣声不已。

  “这是他对我特殊的宣言吗?还是这混蛋随口胡说做样子的?”

  想到这里,女娲心里不由有些凌乱了,摸不透长河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团迷雾一般,说他高冷,又对自己关怀备至,说他贪色,却面对自己这个天下第一美人,不屑一顾。

  那种眼神,她现在都还记忆犹新,那一刻,他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太乙玄仙的蝼蚁,而是面对着一个无比自信的主宰。

  反倒是她才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千夫指一般。

  “仅仅只是对眼吗?”女娲期待的问道,她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迷住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每当想到他那冒死相救的场面,就让她有种心如鹿撞的感觉。

  ………………本章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