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洪荒开局战盘古 > 0020章 师徒天定,祖巫猖狂

我的书架

0020章 师徒天定,祖巫猖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泰皇,圣母,你们回来了!”

  长河和女娲刚一回到人族圣地,燧人氏就走了过来。

  “嗯!”长河淡淡的点点头,然后看向此人道:“近来族内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有,属下正是来向你禀报此事。”燧人氏拱手道。

  “哦!说来听听,看看究竟是什么大事,竟然连你这个首祖也处理不了。”长河戏笑道。

  ”禀泰皇,巫族让我们交占地费,还说什么大地已经归他们统治,因此我们每个种族必须每三十元年给他们上供一次占地费,否则就灭了我们等等。”

  燧人氏严肃的回道。

  ”什么?占地费?”长河不敢相信的一惊。女娲也是如此。饶是大家都知道巫人很狂,但也没想到会这么狂,竟然让每个种族都给他们上供。

  “是的,巫人就是要我们上交占地费。他们还说之所以没有在你登皇大典那天来征收,就是为了想照顾你面子。”

  “因此,他们让你也最好不要不识相。”

  燧人氏点了点头,补充道。

  “简直是岂有此理,他巫人算什么东西,你回去告诉他们,占地费没有,我长河命倒有一条,让他们来取好了。”

  长河愤怒的吼道。

  女娲一听,不由大急。“长河,不可冲动,还是先听听他们让我们上供多少再说吧!毕竟巫族不是我们能惹的。”

  “是啊!泰皇,不可冲动啊!”燧人氏也是急了,他万万没想到长河的反应会这么大。

  “好,本皇忍。你说,他们让我们每次上供多少。”

  长河强忍着怒气,问道。

  “回泰皇,他们要我们每次上供十件顶级后天灵宝,十件上品后天灵宝,十件中品后天灵宝,以及丹药三千,上等灵果八百。”

  “好,很好,可以的,竟然让我上交这么多占地费,不错,你们巫人是第一个。”长河第一次的没有发怒,把一切怒火都压在了心里。

  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已经很愤怒了。

  这不,女娲一看他不言不语,当即就皱起了眉头。“长河,本宫知道你没受过这种耻辱,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但本宫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不要逞一时之快,而葬送整个人族。明白不?”

  “放心,我明白的,我不会拿整个人族的命运去赌的。”

  长河微笑道,让人看不清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那就好,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女娲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长河的状态,但长河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转移话题道。

  “嗯嗯!”

  不提长河女娲燧人三人如何,再说元始天尊,一路顺着盘古幡的气息,终于在首阳山时追到了抢他盘古幡的人。

  元始天尊不由松了一口气,望着这个貌约四十,名叫昆仑老祖的人喝道:“昆仑小儿,你真是好大的胆呢,竟敢趁乱抢本天尊的先天至宝。”

  “天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贫道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啊?”

  被元始天尊瞪着的黑衣男子,也就是昆仑老祖不承认的反问道。

  “昆仑小儿啊昆仑小儿,本想念在同住昆仑山的份上给你一次机会的,既然你不明白,那就无须明白了。”

  元始天尊淡淡的说道,然后也不再废话,直接就是一天地太极珠砸了过去。

  这一珠有如乾坤压顶,没法形容它的恐怖,瞬间就到了昆仑老祖的面前。

  从头到尾昆仑老祖连盘古幡都没来得及祭出,就被元始天尊轰杀在了首阳山。

  真是应了那句话,有命拿却没命享。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本天尊的盘古幡也是你能抢的吗?”

  元始天尊极度不屑的哼道,然后看也不再看昆仑老祖的脸,一掌轰开昆仑老祖的尸体,拿了他墟鼎中的灵宝和珍藏就走。

  却是没有注意到有一面镜子被他遗漏了,最后白白的便宜了西王母。

  不提元始天尊如何赶路,再说准提和老子,准提一看老子出手,而师兄接引又被通天拦住,便很干脆的认了输,与接引苦涩的飞回了西方。

  而其他大能一看没戏可看,便也离开了。

  通天也是随着老子的离开,而离开了天外天。

  这一日,老子逛到首阳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遇山就拜,遇神就跪,不由一下来了兴致,变成一个老翁飞到他面前道:“汝干嘛遇山就拜,越仙就跪?莫非你有大事求人?”

  这名布衣男子,闻言,不由惊了一下,直到看到是一个老翁时,紧张的心才落了下来,回道:“回老丈,晚辈并不是有事求人,而是想盼一个神仙收我为弟子。”

  “哦,你不是人族之人吗?干嘛不直接拜那个长河为师?”

  老子诧异的问道。

  “回老丈,不是晚辈不想,而是我们家泰皇说我与他无师徒之缘,说我的老师在东昆仑,还说只要我心诚,就必有大仙来收我,让我不必着急。”

  布衣男子回道。

  “东昆仑?难道长河小儿口中的大仙指的是我和元始或者是通天?”

  想到这,老子不由对此人的命轨关注了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老丈,晚辈叫玄都。”

  布衣男子腼腆的回道。

  “玄都?怎么会这么碰巧,难道此人真的和我有师徒之缘?”

  老子惊讶的想道,不是他喜欢大惊小怪,而是他有一件灵宝正好也叫玄都天犁。

  一番推算,老子不禁更是大惊,他发现这名年轻男子竟然真的跟他有师徒之缘。

  “这长河小儿到底是何实力,竟然知道圣人的事。”

  老子沉重的想道,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长河了。

  “老丈,若是没什么事,晚辈就不叨扰你了,你赶快回去吧,这附近很危险的,时常有人被妖兽吃掉,所以千万别太晚了才回家。”

  布衣男子,也就是玄都,看到老子迟迟不语,便起身告辞道。

  “嗯,此子心性不错,虽然根骨差了点,但这品行确实没得说。”试探到这,老子也没心情继续试探了,变回了本貌,望着这个叫玄都的人,说道:

  “以后你跟着我吧!你的诚心和品德感动了我。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大仙你不用介绍了,只要你愿意收我就可以了,我玄都拜师是不会在乎对方是什么人的。”

  玄都激动的说道,然后也不待老子多说,纳头就拜,直到恭恭敬敬的拜了九个大礼,才憨笑的起身道:“老师,来,徒儿背你回去吧,这些年,徒儿练过一些法术,所以不会让你掉下来的。”

  闻言,老子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好了,好徒儿,为师不用你背,你还是上为师的云朵上吧!不然就你那个速度,何日才能飞回昆仑山。”

  “是!”玄都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客气,坐上了老子的云朵。与老子一起飞回了昆仑山。

  ………………本章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