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洪荒开局战盘古 > 0027章 输的,滚回不周山,可敢?

我的书架

0027章 输的,滚回不周山,可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的,本皇回来了!这些年苦了你了,来,这块混沌天罗晶给你,相信这东西,应该可以让你炼制出一件后天至宝。”

  长河淡淡的笑道,然后把召唤出来的混沌天罗晶飞给了女娲。面对这个女人,他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我不苦,倒是你,眼睛都变沧桑了,这些年,应该没少受苦吧?”

  女娲接过混沌天罗晶,眼睛红润的说道。

  “嗯!不过正是那种苦,让我成为了人上人。所以一切都是甜的。”

  长河点了点头也不隐瞒,感慨的笑道。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卿卿我我了,既然你如此狂傲,认为没有人是你的对手,那就让我来讨教一下你的高招吧!看看到底是你的宝刀锋利,还是我的肉身强悍。”

  一男子突然站出来道。

  “五弟,不可冲动。”

  看到出声之人是自己的五弟祝融,帝江不由大急,毕竟那个炎凤可是说了,斩仙诛神宝刀乃是天地第一刀,怎能如此轻率呢。万一被砍伤了,伤口不愈合,那岂不是?

  帝江都不敢往下想了。

  其他祖巫也是被祝融的冒失给惊到了。于是不由也跟着劝道:“是啊!五兄(五弟),不可冲动啊!”

  “大兄,二兄,三兄……你们忍得了,五弟却是受不了这口气,他长河小儿何德何能,竟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今日若不教训他一顿,五弟心里着实不解气。”

  出声之人也就是祝融,一脸冒火的说道,对于兄长们的话,根本听不进去。

  ”教训?看来你祝融还是活在过去啊!今日本皇也不占你便宜,就跟你比肉身拳脚,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最强肉身。”

  长河睥睨的说道,既然要打败他,那就在他最强的领域打败他,这样,才会使他从骨子里的感到害怕。

  “呼”

  几乎是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差不多落在了长河的身上。

  不过这些目光都是带着古怪的情绪,没有一丝的敬佩,都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也不怪众人如此,毕竟普通人不清楚,但在场的人都是洪荒里的高手,哪个不清楚祖巫的肉身是有多么强悍。而长河却跟这样的人比肉身,那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

  就说祝融这个主戏者,听了长河的话,也是愣了好久,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直到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个被女人保护的小白脸,是真的当着这么多人面,对他肆无忌惮的口出狂言时,才相信了这个事实。

  “你一个小白脸,明白九转玄功的含义么?”

  祝融嗤笑道,“我劝你醒醒,虽然我知道我们祖巫收了你的征地费,你肯定很不爽。但是,望你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忽略了你我之间的肉身差距。”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啊?”

  龟灵圣母不忿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个六转肉身吗,迟早我们也能超越你!别得意洋洋以为修个九转玄功,就了不起了,呸!”

  如果是以前。龟灵圣母是绝不敢跟祝融作对的。因为祝融是洪荒中的顶尖强者。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救回来的这个男人,对她太好了,她不能看着这个男人被人藐视而无动于衷。

  “就凭你们几个?”祝融摇了摇头,冷笑道,“你知道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么?就是给我们巫人收集器材的。不然你以为你们这群人均太乙玄仙水准的女修,也能在我们洪荒立足?”

  “你!”

  “祝融!你说话注意一点,不要太过分了!”

  “别拉着我……啊啊啊啊……我要咬死这个傻大个!”

  此行跟来的截教弟子纷纷感觉自尊心被刺痛了,哪怕是脾气最好最温柔的无当圣母,也是杏眸喷火的瞪着祝融。

  向来脾气火爆的琼霄更是张牙舞爪的要扑上去跟祝融决斗,只不过被她大姐云霄死死拉住了,否则非得发生血案不可。

  祝融这番话实在是有些过火,虽然她们自己也清楚,她们就是一个蝼蚁。

  但是谁没有蝼蚁的曾经?哪个一化形就是世间顶尖强者的?

  为什么同样是一步步上来的,却非要看不起后人呢?

  “祝融,或许你一直就瞧不起她们这些弱者,但我相信她们迟早会超越你的!”

  “因为,我通天是不会让徒儿失望的。”

  通天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安抚着这些心灵受创的徒儿,掷地有声的冲祝融说道。

  截教门人,顿时神情一震,均是对通天的话,感到无比的心暖。

  “祝融,你今天怎么废话这么多,到底还打不打?不打就赶紧缩回去。免得在这里吵着烦躁。”

  长河忽然开口,却是他有些不耐烦了。

  “打,怎么不打。”祝融嘴角露出邪笑,“只不过,输的一方,要跪下叫父神,你敢吗?”

  “长河,不要答应他。”女娲担忧的出声道,“他已经修炼九转玄功多年了,肉身的淬炼远比你深,这根本就不公平。”

  “是啊,万一输了,可就太丢人了。泰皇千万别冲动。”

  几个加入了人皇天朝的头领也纷纷劝了起来,生怕长河一冲动就答应了。

  “怎么?怕了?”祝融得意洋洋的冲长河大笑道。

  “怕?你认为本皇会怕吗?既然你想玩彩头,那咱们就玩个刺激点的好了。”

  长河看傻子一样的笑道,然后话锋一转,极度冷漠的说道:”输的……从这里滚回不周山,同时大喊父神饶命。可敢?”

  “五弟,不可冲动。”

  这下,轮到众祖巫急了,虽然他们都很相信祝融的肉身,但长河那自信的态度,着实让他们感到不安。毕竟明知祖巫肉身强悍的人,却还敢如此玩彩头的,又怎么可能是弱者。

  要知道输的可是得从这里滚回不周山的啊!

  此刻,祝融也是犯难了,他虽然冲动,但并不傻,眼下对方如此自信,若说没有两把刷子,打死他都不相信。

  他不由好后悔,后悔自己干嘛要去刺激这个男人,以至于如此进退两难。

  “怎么巫人不是不怕天不怕地的吗?怎么此刻也不敢应战了?”

  这时一名身穿帝袍的男子,阴阳怪气的出声笑道。

  “哼!金乌鸟,你少在这里笑里藏刀,别以为有道祖保你,我们就不敢动你。”

  帝江愤怒的望着出声之人,警告道。

  “不错,金乌鸟,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回天庭去,否则我们兄弟姐妹可不介意灭了你们,毕竟当初可是约定好了的,你们不能下天庭。”

  其他祖巫一看是帝俊在怂恿局势,也是顿时大怒,纷纷怒眼望着帝俊警告道。

  祝融更是似乎发现了转移视线的办法一般,对着帝俊就怼了起来。

  其他祖巫一看,也是瞬间清醒,招呼不打就朝帝俊轰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这场轰轰烈烈的闹战,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帝俊更是人都傻眼了,因为这剧本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他想过祝融被他逼着应战的样子,想过祝融输掉后翻滚的样子,也想过长河输掉后翻滚的样子,可他就是没有想过,最终受罪的会是他。

  ………………本章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