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魂穿异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是魏青赢。
  她来到这个历史上完全不存在的朝代已经有三天了。
  三天以前,她还是华国首屈一指的妇产科权威。正和以往一样值夜班,顺便指导实习学生。
  如果不是那忽如其来的一刀,她不会丧命。
  也不会来到这里,更不会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给绑定了。
  原身是因为和她自己的爹爹的上山采药然后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滚下来,昏迷了大半个月,眼看着气若游丝,即将殒命。
  关键时候,被魏青赢这个异世而来的魂魄直接附了身,代替她活了下去。
  “青青,怎么又坐在桃花树下发呆?快来吃午饭。”春日微醺,桃花纷飞。魏青赢自打苏醒以后,就成日里坐在这儿发呆。
  每每吃饭的时候,都要有人叫了才回过神。
  “啊?好的娘亲。”
  魏青赢回过神,站起来拍拍屁股,顺便抖掉肩膀上的花瓣,抬步向厨房跑去。
  被魏青赢附身的这个原身也和她一样的名字,现在才七岁。
  原身的爹,啊,不对,应该说魏青赢这世的爹,是这座县城里面小有名气的大夫,叫做魏承业,人称魏郎中。据说专治妇人难产一类的事情。
  所以家里不算富裕,但日子还过得去。
  至于魏青赢的娘,细挑的身材,看着文文静静,可这要是操起嗓门骂人,那可真的是没有几个说的过去的。
  别问魏青赢怎么知道的,还不是昨天她和娘亲上街,有几个小孩子指了她骂,骂她傻子之类的。
  当时魏青赢也没有太在意,结果这几个熊孩子被她娘亲一顿凶,包括那些闻讯赶过来的那些熊孩子的娘,也都被魏青赢她娘给骂的一个个唯唯诺诺的拉着自家孩子走了。
  魏青赢现在还记得那天她娘亲把她搂在怀里说的话:
  “娘的青青高高兴兴的就好,不要听他们瞎说。”
  “青青最聪明了,在爹爹和娘亲眼里,最聪明听话了。”
  这让上辈子一直没有得到过父母之爱的魏青赢,红了眼睛趴在魏邵氏怀里。
  上辈子的魏青赢是个孤儿,能够走到那样的位置确实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没想到这穿过来……
  不过,这魏承业小有名气,却架不住有个傻子一样的女儿。
  这也是为人诟病的一点。
  原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据说除了成天跟在魏承业和魏邵氏身后,什么都不会,连话都说不全。
  在魏青赢眼里看来,估计是当初原身出生的时候遭到了什么不测,才会导致智力低下的。
  不过这个时候的人哪里懂那么多,只当做魏邵氏命不好,生了个傻子女儿罢了。
  而且更绝的是什么呢,在这些百姓里头,但凡是家里手头宽裕些的,都会买个妾回来生儿子,以传承香火。
  可这魏承业愣就是不买,铁了心守着魏邵氏。而且自打魏邵氏生了魏青赢的这七年之间,愣是在没有遇喜过。
  这左邻右舍的难免有些闲话,说魏承业惧内云云,左不过不会当着面儿说,多半是私下的话语罢了。
  不过魏承业夫妇两个也没有当一回事。
  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只要不犯他们二人头上,尤其是不能拿他们的女儿说嘴,否则那就真叫一个翻脸无情。
  “你爹爹今天中午说是出诊去了,也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魏邵氏端了两盘子菜上来,还有一碗魏青赢说要喝的葱花蛋汤。
  “青青坐好,娘去给你端饭。”魏青赢那天苏醒过来,人也正常以后,魏承业和魏邵氏都当是上天保佑,乐的去了庙里拜菩萨。
  可在魏邵氏眼里,女儿还小,虽说人已经恢复正常,但总有些事情还是要学的。
  就连端碗饭这种事情,都不肯。
  这要不是魏青赢执意要自己吃饭,魏邵氏估计就能端了饭碗用勺子喂她吃。
  魏青赢:她又不是傻子了。
  当然这话她也不会说,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子旁,等魏邵氏端了两碗米饭过来。
  “今年春天雨水还挺多,应该有个好收成。”魏邵氏夹了一筷子早上刚刚掰回来的笋,一边吃一边说些家长里短的话。
  因为魏承业是郎中的缘故,家中的收入基本来自那个小小的医馆,
  所以也没有和普通百姓一般起早贪黑的干活之类的。
  好在家里还有那么一亩三分地,魏承业和魏邵氏二人在后院靠土墙的地方,划出来几个区域,养些鸡鸭、种些蔬菜之类的。
  日子也算过得去。
  加上现在魏青赢已经恢复正常,魏承业和魏邵氏的心里也不再和之前那般苦闷,倒是十分的高兴。
  “青青夜里想吃些什么菜?娘夜里给你炖鱼汤喝要不要?”
  魏青赢乖巧的点点头。
  “嗯,真乖,等你爹爹回来让他带你去买好吃的。”魏邵氏伸手摸摸魏青赢的小脑袋,脸上都是满意的笑容。
  吃过午饭,魏青赢自己在外面的桃树下玩了一圈,就打了瞌睡要进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因为她痴呆的缘故,一开始她的床是和魏承业魏邵氏的在同一个房间的,方便照顾。
  后来她恢复了正常,说什么都要自己睡。
  索性一开始隔壁就有个小房间留着给魏青赢的,魏邵氏和魏承业看了一天,再有魏青赢自己的保证,这才同意让魏青赢自己睡一间房。
  魏青赢自己的房间不大,但是该有的都有。
  床上挂了一副半新不旧的青绿色帐子,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上面的花纹看起来都有些不太明亮。
  被褥都是用崭新的棉花做的,魏青赢熟练的脱了衣服鞋袜,穿了小小的中衣就爬上床,
  伸手把帘子拉上一半,魏青赢背了个身,闭上眼,像是睡着了。
  可实际上并不是。
  魏青赢一闭眼,意识却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也就是所谓的系统空间。
  魏青赢一进来,就听见熟悉的机械声:
  “你来了。”
  声音就像是钢筋在弹跳,一阵一阵的。
  “嗯,我来了。”
  魏青赢应了一声,然后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大,四周都被雾气笼罩。
  “你上次说让我救人才有活下去的机会,你看我现在这么小,就算是想要救人,你觉得有谁敢让我救?”
  魏青赢说的是指功德点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