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所谓的功德点,就是魏青赢治病救人才可以根据情况得到的。
  因为她上辈子职业的特殊性,所以系统自作聪明的强制性设定:只有魏青赢救了女人小孩的时候,才有功德点,其他的时候都没有。
  这让魏青赢一度想要打人。
  况且这功德点除了可以让魏青赢活下来,还可以升级系统使得系统拓展更多功能,比如说实验室啊,某些特殊的药物啊之类的。
  一旦功德点归零或者低于某个数值,那么她就会被强制性抹杀。
  一开始说是因为她上一世做的那些善事,才换来了现在的这条命,而且作为代价,一百点的功德点被扣除五十点,另外还有二十五点功德点被魏青赢和系统交换了一个特殊功能——
  “过目不忘。”
  也就是说,魏青赢不必和以前那样挑灯夜读,直接看一遍书,内容就全部进到脑子里了。
  简直就是活生生一人体复印机。
  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可魏青赢十分满意。
  她们学医的,可不就是希望自己过目不忘嘛。
  本来魏青赢说她就咸鱼一样的在这儿待着就好,直到系统提醒她如果长久没有作为,那么也有可能被抹杀。
  她这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是我哪里有机会行医,我这……”就算是她可以看完所有的医书,可没有机会,还不是一样得倒霉?
  “你笨啊,你不会和魏承业说自己也想学吗?”机械声这次依旧高冷,可坐在地上的魏青赢,听出来了几分嘲笑的意思。
  “我爹爹会同意?”魏青赢想了想,道:“我怎么记得昨天晚上他和娘亲说要准备束脩送我去女子学堂的?”
  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魏青赢所处的这个朝代。
  这个朝代叫做北殷,北殷这个朝代的情况近似魏青赢所熟识的唐朝,这儿并不说什么女子不能读书之类的话。
  所以女子学堂在北殷还算比较兴起的。
  只是能读得起女子学堂的百姓家里,也不多。
  大部分的人还是打算等女孩儿大了好出嫁,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魏承业和魏邵氏是少有的开明。
  以前魏青赢是傻,所以没办法去,可现在魏青赢已经正常了,能去还是可以让她去的。
  “那你想要做官?”
  机械声再度响起。
  北殷一朝,从某一任女皇开始,就下令女子可以入朝为官,为此,每一朝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出名的女卿相。
  就好比现在受到皇帝重用的某位禁卫军大人,就是女的。
  还有某某领命去巡查的钦差大人,也是女子。
  她们并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子。
  甚至还更为出色。
  因此也不怪系统会如此想。
  然而魏青赢上辈子见多了某些事情,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现在一听这么说,赶紧的拒绝:
  “我就想重操旧业。”
  她没有那个什么一统天下或者朝堂一言堂的心,就想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比如说,治病救人。
  她刚刚和系统说去女子学堂的事情,就是担心魏承业和魏邵氏不肯让她学医。
  这女大夫……倒也真的没有几个。
  她知道魏承业和魏邵氏就是希望她好,可她一个小孩子,又有什么办法劝说呢?
  “本系统觉得,你如果还没有问的话,那就自己去问。”系统并不窥探魏青赢的内心,这些话只是它自己的推断。
  “对哦。”魏青赢恍然大悟。
  离开之前,魏青赢忽然问了一句:
  “对了,你现在几级?升到下一级需要多少功德点?”
  系统:“等级为零,下一级为一级,需要扣除一百点功德点才可以升级。”
  “请宿主努力。”
  系统的话音刚落,躺在床上的魏青赢就苏醒了。
  盯着帐幔一会,魏青赢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难怪人都说春困秋乏。
  这一觉睡醒的时候,天边已经有几分擦黑。
  魏青赢迷糊着出来,扑到正在灶台忙着的魏邵氏怀里,声音软软糯糯的:“娘~”
  这一声喊的魏邵氏心都化了。
  “睡醒了?要吃什么吗?”
  “想喝水。”魏青赢说完这话,就被魏邵氏牵了手走到另一张比较矮的桌子旁。
  倒了大半碗温水,魏青赢接过,和牛饮似的喝了一大半。在一边的魏邵氏见她喝完,这才伸手接过碗。
  魏青赢随便擦了一下嘴边的水渍,这个时候,魏承业回来了。
  “娘子我回来了。”
  “爹爹!”魏青赢欢呼着上前,被魏承业伸手一把抱起,连带着转了好几个圈圈。
  逗得魏青赢咯咯笑。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
  “你来的正好,鱼汤也快好了,坐一会儿。”魏邵氏看着父女两个相处的一幕,嘴角也带了笑,转身去忙了。
  “爹爹回来的路上带了薄饼,青青吃不吃?”
  魏承业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用油纸包裹好尚有余热的饼子。
  “吃,爹爹和娘亲也吃。”魏青赢说过这话,魏承业哈哈大笑。
  “青青真乖!”
  笑声一片中,晚饭也好了。
  乳白色的鱼汤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还有几样小菜。
  魏青赢坐在魏邵氏身边,用勺自己慢慢的吃饭。
  同时正想着怎么开口。
  毕竟这北殷里头,女大夫没有几个。
  到也不是说大夫这个职业在北殷让人看不起,可一般的女孩子,哪里会想到治病救人的?
  要么早早出嫁,要么就去女子学堂念书考个官位回来。
  魏青赢这个思想,确实是看起里格格不入。
  魏青赢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夫妻二人说话,果不其然,魏承业把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道:
  “青青要不要去女子学堂念书啊?”
  女子学堂的学费并不贵,一般的百姓家里都可以负担的起。
  可问题是,大部分人没有那么开明的思想。
  还是希望女孩子早早出嫁。
  魏青赢本来都打算在这夫妻两个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争一争,却没想到魏承业居然会问她这个问题。
  魏青赢嚼了几下口中的菜,吞下去后才开口:
  “那个……”
  “青青可以和爹爹一样吗?”
  正要倒酒的魏承业动作一顿,就连要夹菜给他的魏邵氏,具是一愣。
  “你要当郎中?”魏承业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有几分颤抖。
  “不可以吗爹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