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去医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当然可以。”魏承业这激动的表情尚且挂在脸上,手臂上就挨了魏邵氏重重的一拧。
  “娘?”魏青赢见魏邵氏并不是很乐意,便稍微歪了一下小脑袋,问了一句。
  “青青。”魏邵氏放下筷子,伸手摸着魏青赢的小脑袋,语重心长道:
  “青青,不是娘不让,而是这世道,有几个女子会学医的,她们都是冲了官位去的。”
  “娘怕你日后没有护着自己的本事。”
  魏邵氏说了这么几句话以后,又瞪了一眼魏承业:“莫说那些官老爷,就连那些官老爷身边的人都不大拿咱们平头百姓当一回事的。”
  魏承业脸上的表情有几分讪讪。
  不过他娘子说的也没错,他是个男子尚且不会拿他太过分,他的女儿……
  “可……”魏青赢听到这里,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张小脸儿明显透出来几分不高兴。
  她知道在魏承业和魏邵氏就是怕她日后没护着她自己的本事。
  可若是不学医,她——想想系统说的话,魏青赢愈发坚定了要学医的信念:
  “爹爹应该也知道,历史上的那些神医,可不是人人都尊敬的吗?”
  “凭什么男儿能做的事情,女儿就不能了?这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况且这做官的也有女子,那为何就不能出个女医呢?”
  一口气说完这么一大段话,魏青赢有几分口干,却也坐着没动,看着眼前的夫妻二人。
  沉默了一会,魏承业和魏邵氏二人对视一眼,像是有了个什么主意似的。
  魏承业夹了一筷子菜吃了,才正眼看向眼前不过七岁的女儿。
  “明天开始,早上和爹爹一块儿去医馆坐着如何?”
  “你要是可以坚持七天,爹爹和娘亲,自然答应。”在魏承业和魏邵氏的眼里,魏青赢说想要学医,只是小孩子看着好玩而已。
  再说了,医馆如此枯燥,小孩儿家家的怎么可能喜欢。
  等过了三四天,自己的女儿肯定不会去的。
  “好。”魏青赢没有犹豫,一口答应。
  此事既然已经定下,夜里,魏青赢早早的洗过澡,换了衣裳躺在被窝里。
  魏青赢翻了个身,看样子是睡了。
  实际上已经去了空间找系统。
  “这大晚上的你不睡来找我作甚?”系统的声音依旧冰冷无情,魏青赢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问:“有没有那些古老的中医书籍?”
  “嗯?答应了?”系统一边替魏青赢找书,一边问了一句。
  魏青赢看着这一本一本出现在身边的书,随手拿了一本出来看:“对。”
  “那,恭喜了。”
  魏青赢嗯了一声。
  不过魏青赢记着自己明天早上要去医馆的事情,翻了几本书以后就退出了空间,安心睡觉去了。
  天刚鱼肚白的时候,露水正从草尖尖上滑落,惊了几只路过的虫儿,“咻”的一下就没了影子。
  早上喝过稀饭吃过大饼的魏青赢被魏承业拉着小手,父女两个慢慢的走在小路上。
  医馆到家的距离需要两刻钟的时间,从嘈杂的居民区走到热闹的街上。小贩的吆喝声以及各种热气腾腾的味道掺杂在一起,魏青赢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
  魏承业牵了女儿小小软软的手,穿过人渐渐多起来的街道,时不时和她说些有趣的话儿。
  不知不觉中,二人就走到了医馆门口。
  前面有个小台阶,魏承业牵了魏青赢进门的时候,还提醒她注意一下脚下,别被绊倒了。
  两个人进门的时候,早有个憨厚的伙计上来了。
  伙计脸上带着笑容,一口大白牙叫人难以忽视:
  “这是魏叔您女儿吧?”
  “这是你王婶子家的儿子大春。青青叫哥哥。”
  听见魏承业这么说,魏青赢这才乖乖的喊了一句:“大春哥哥好。”
  “好、好。”
  大春笑着擦擦手,和魏青赢握了一下手,这才回去抓药的地方去忙。
  魏承业口中的王婶子,魏青赢有些印象。
  这位王婶子年纪轻轻就丧夫,一直都在守寡,而唯一的儿子大春小时候被人打了,智力有点问题,一直就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魏承业发现这孩子做事麻利又是个实心眼,就想着自己医馆里面缺个抓药的伙计,和王婶子一说,以每个月一两银子的工钱请大春过来做事,后者当然是乐意的。
  这里的一两银子就是一千文,按照魏青赢前世的工资来算,就是三千块了。
  在这个男耕女织的时代,孤儿寡母的,也差不多够用。
  何况这位王婶子也会卖些力气,干起活来有些男人都不如她,这么一合计,日子过得还是比较宽裕的。
  魏承业今天带魏青赢过来,唯一的要求就是魏青赢不能乱跑不能乱碰。
  后者当然是乖乖的了。
  这医馆不大,但是干净整洁,一排排的药斗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边,看着就让人舒爽。
  魏青赢起初坐在魏承业身边,搬了个小板凳坐着,看他怎么诊脉的。
  过了一会又觉得大概是无聊了,干脆坐到大春抓药的地方,伸长脖子看着那些药斗。
  一上午的时间都过去了,魏青赢趁魏承业空着的时候,抓着他的衣袖问了几个药材名字。
  虽然说她过目不忘,可是自己在没有那个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还是乖乖藏拙吧。
  魏承业见女儿如此好学,当然是乐意的。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送走最后一个病人,魏承业清点了一下东西,这才转头问了一下魏青赢:
  “青青想吃什么?爹爹让大春去买。”
  卖吃食的地方不远,魏承业留在医馆就是怕中途有病人,所以每每都是让大春去买的。
  “那……青青想吃那个热热的菜肉馄饨儿。”早上过来的时候,魏青赢就看见有卖的。
  魏承业笑着应了,又看向大春:“你想吃什么?”
  “啊?魏叔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就去街头赵家铺子买吧,三碗菜肉馄饨,加块芝麻胡饼你拿着吃。”
  魏承业一边说,一边摸出来十四枚铜钱,数了两遍才给了大春。
  “好的魏叔。”大春依旧是带着憨憨的笑容,把钱接过往怀里一揣,就走了。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魏青赢想起来一个问题。
  “这热汤馄饨拿什么装啊?”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塑料盒子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