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五章 第一次出手(下)

我的书架

第五章 第一次出手(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你对青青做了什么?!”魏承业此刻也顾不上什么了,他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在里面。
  他很担心,不知道她会遭遇什么。
  那员外叫人搬了一张椅子过来,此刻颇有闲情逸致:“魏郎中的女儿说可以救人,说如果救不了就拿命来抵。”
  这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劈的魏承业直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他已经说不出来任何话了。
  良久,作为一个父亲,魏承业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道:
  “你今日若是敢要我女儿的命,我就算是拼命也要你不好过!”
  那员外看魏承业等人的眼神,就像是看蝼蚁一般。
  有同行看不下去劝了几句魏承业,后者什么都听不进去,满心满眼都是里面的魏青赢。
  那厢,魏青赢借了室内昏暗的光亮,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女人长得很漂亮,也很娇小。
  只是这浓重的血腥味不容魏青赢想太多。
  她利落的掀开了盖在女人身上的被子,床褥下早就已经被血浸透。
  “系统。”魏青赢现在要判断女人失血到了什么程度,按照一般情况下应该用称重法或者容积法,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用休克指数法来判断。
  哪里知道这系统冒了个头,看了一眼就道:“行了行了别算了,赶紧的输血。”
  “哪里来的血给她输?”魏青赢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
  这个时候上哪儿去找合适的血型?
  再说这个时代生孩子又没有和前世那样,早早的有失血预案。
  “你是不是笨啊,本系统好歹也是高科技,这点东西还不是小意思?”
  系统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不晓得从哪里变出来一小瓶东西塞到魏青赢手里:“拿着给她喝了。”
  魏青赢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喂给了奄奄一息的女人。
  也亏得系统帮助,不然这一小瓶液体真的不好吞进去。
  空间里的系统摇头晃脑的,什么话都没有说。
  魏青赢想起来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个孩子。
  那孩子长得不是一般的壮实。
  根据自己的经验,魏青赢又让系统塞了一副无菌手套给她戴上,掰开女人就开始检查。
  也是这四周没人,不然都得被魏青赢这个做法活活吓到。
  “软产道裂伤。”魏青赢此话一出,系统就接了话:
  “要什么缝合的,我帮你拿。”
  “好。”
  不过为了避免女人中途醒过来,魏青赢直接把人给全麻了。
  这才开始缝合。
  一个时辰以后。
  魏青赢让系统把这些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东西全部给收回去以后,这才推开了门。
  魏承业见魏青赢身上蹭到的血迹,不容魏青赢开口说话,立刻就上前把人护在怀里:
  “爹爹在这,没有人可以动你。”
  魏青赢倒是笑了一下,抬头看向那坐在一边的员外:
  “我已经把人救回来了,员外可要履行约定?”
  按照魏青赢刚刚说的,只要她把人救过来,这员外就得给二十两银子给她。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明显是不大相信,叫了几个旁的郎中看了以后,这才信了魏青赢的话。
  “小丫头,你这本事和谁学的?”
  “爹爹那儿有很多的藏书,自然是自己看的。”
  “只是这个法子太过冒险,所以谁都不敢用。”
  “我是为了爹爹才敢试试的。”
  魏青赢几句话说完,其他郎中心里头虽然疑惑,但也觉得今日之事也有可能是这个小丫头碰巧。
  他们可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傻子比下去。
  “好,好。”那员外大手一挥,很快就有人拿了二十两银子的银票过来。
  “爹爹收好。”魏承业听了魏青赢这话,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银票。
  半晌才道:“青青拿着,这是你赚的。”
  “不要,爹爹拿好。”见女儿如此执着,魏承业只好收了银票,想着回头买些什么好吃的给魏青赢。
  二十两银票,也就是六万块。
  比起前世请她出手救人,魏青赢又想到系统的东西,觉得好像还是亏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
  魏青赢的思路完全被刚刚获得的功德点所吸引了。
  系统提示:宿主救人成功,功德点增加十二点,因为有一瓶药物来自系统,所以扣除两点。
  目前功德点:三十五点。
  魏青赢: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魏青赢要了水把自己身上的血迹洗干净。
  不然这顶了血迹出门,不知道还以为她撞见了什么命案。
  这管事的客客气气送人出门。
  现在已经是酉时末。
  父女两个回到家已经是戌时过半,路上二人已经吃过东西,而且还拎了魏邵氏喜欢的软膏回家。
  同时还有之前魏邵氏一直想要买的簪子,一两银子一个。
  直到走进卧房,魏承业才和魏邵氏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那你?”魏邵氏也十分惊讶,不知道女儿哪里学来的本事。
  “我决定了,让丫头跟着我学医。”魏承业一拍大腿,魏邵氏也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女儿有这个本事,那她当娘的自然不会拦着。
  魏青赢出手救人的事情到底是传了出来,不过也有来看热闹的,以为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难不成一个女娃娃有多大能耐?
  如此过了三四天以后,总算是消停一会。
  当然,也有慕名来治病的。
  一时间这小小的医馆忙得不可开交。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已经是夜里亥时一刻。
  大春因为临时有事情被王寡妇叫走,所以抓药的事情都变成了魏承业一力承担。
  当然,魏青赢也学到了不少。
  “青青站好不要乱跑,爹爹收——”背对着魏青赢的魏承业,忽然就卡住了。
  魏青赢惊得一回头!
  小小的医馆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看起来是护卫模样的,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
  “你!”魏青赢想要开口问一下对方的来意,谁知道对方跟被踩了尾巴的狼一样,厉声道:
  “把门关好!”
  看着被刀抵在脖子上的魏承业,魏青赢什么都不敢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去把门关好并且插上门栓。
  那护卫模样的人也不敢松懈,继续道:
  “我有钱!”
  “把他治好!”
  “你来!”那护卫急得很,目光直接锁定了魏青赢。
  就在魏青赢准备挪动步子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