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半夜来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护卫犹如惊弓之鸟,拼命的给魏青赢使眼色。
  这也是他忙中出错:若是魏青赢真的是个小孩子,估计早就被吓的哇哇大哭。
  魏青赢指了指后院,
  示意魏承业带着二人过去。
  不管怎么样,她还有系统在身上,危机时刻还是可以保命的。
  魏青赢见三人往后院走了,这才走到门前脆生生的问了一句:“谁啊?”
  “青青啊?魏叔在吗?魏婶子说让我来送衣服,怕你们夜里在这歇着着凉了。”熟悉的声音传来,魏青赢心里头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
  “是大春哥哥啊。”魏青赢这才抽掉门栓,站在门外的大春正和往常一样笑呵呵的捧了两个请灰色的包袱进来。
  “小的是你的,大的是魏叔的。”大春麻溜的走了进来,还四处张望着:
  “魏叔呢?难不成又去忙了?”大春说着就要往后堂去找人,结果被魏青赢拦住。
  开玩笑,这后堂那位可是提了刀的,万一恼了,他们这三个人都得搭在这。
  “爹爹刚刚收拾草药说身上有些痒,正在后头换衣服冲澡呢,大春哥哥夜里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的话就早点回去,别让王婶子担心。”
  眼前的小女娃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大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好,我先回去了。”
  “家里还有点事情。”
  “嗯,大春哥哥慢走。”魏青赢目送大春离开,这才赶紧的把门关好,插上门栓。
  魏青赢靠在门背,小身子不由自主的软了。
  刚刚看见那把抵在魏承业脖子上的刀,魏青赢就想到了让她丧命的那把刀。
  浑身都是冷的,感觉血液似乎都在逆流。
  半晌,魏青赢慢慢的转到后堂。
  后堂一间干净的小屋子外,魏青赢见自家爹爹刚好走了出来。
  “爹爹。”魏青赢也不敢太大声,她知道屋子里应该睡了人。
  “青青,今天晚上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包括你娘。”魏承业好歹有些见识,知道刚刚那个主仆二人来头不小,今天晚上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有无妄之灾。
  “爹爹放心,青青知道。”随后魏青赢把刚刚大春送包袱的事情说了一遍,后者点点头。
  眼下的一间屋子被刚刚来历不明的主仆二人住下,还有一间。
  “爹爹今天晚上要留在那儿照顾人,青青收拾完就早点睡,不用担心爹爹。”
  魏承业这么一说,魏青赢倒是不同意了:“不了,青青去就好。”
  刚刚里头那个看不清楚面容的小少年,应该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魏承业之所以这么说,只怕是那个拿刀的护卫要求的。
  说得好听是照顾人,说的不好听就是怕魏承业耍什么花招把他们主仆二人卖了。
  魏青赢心疼魏承业这一天忙的,夜里还要提心吊胆的住一夜,干脆说自己去。
  “爹爹要好好休息才能不叫人看出来不对劲啊。”魏青赢这话倒是点醒了魏承业。
  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追杀这主仆二人,可如果挨个儿彻查,发现什么破绽就不好了。
  “青青是孩子,贪睡贪玩也是很正常的。”
  魏青赢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魏承业还是没有答应。
  在他看来,自己辛苦倒是没有什么,怎么好让女儿这么小的孩子去夜里在那房间睡一夜。
  他想要说拒绝的话,却被女儿推着离开。
  “哎呀爹爹你怎么这么拿不定主意,就这么说好了。”魏青赢三下五除二的把魏承业推到另一间屋子里休息,自己去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换了干净的衣服回到了少年待的屋子。
  魏青赢进来的时候,那护卫一脸警觉,就这么坐在床边的地上,双手抱着佩刀。
  一看是魏青赢,那护卫满身的刺才收了回去。
  只不过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给魏青赢罢了。
  魏青赢也不矫情,就坐在了另一张桌子上,视线正好落在床的方向。
  就这么看了一会,魏青赢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睡觉之前,不忘记提醒一句有事情叫她。
  护卫硬邦邦的答应了。
  途中少年大概是发了一次梦魇,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走”之类的话。
  魏青赢被惊醒,上前想要伸手探查,被护卫那白晃晃的刀给唬了一跳!
  “我知道你担心,可是你能治病吗?”
  被魏青赢一双眼睛看得有些慌张的护卫,总算是不情不愿的挪开了。
  魏青赢上前,刚一伸手,少年就拉住她的手不放。
  “不要……”
  “救救我……”
  魏青赢伸手,像老母亲般摸摸少年的额头,很快让他安静下去,重新睡熟。
  观察了一会见人没事了,魏青赢方才趴回桌子上睡觉去。
  后半夜。
  魏青赢睡得正熟,而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的少年,倏然睁开了一双黑的不见底的双眼。
  少年稍微碰了一下身边的护卫,惊得其差点整个跳起来。
  “我这是?”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借了微弱的油灯,冲护卫打了个手势。
  “这里很安全。”护卫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能够听见的声音,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少年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女孩儿,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随后他伸出手,示意护卫拿银子出来。
  护卫:我刚刚给——
  结果在少年的眼神下,乖乖的掏出来一个荷包。
  少年拿了荷包,抽出来里面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看了看,便轻轻的放在了魏青赢的身边。
  “走。”少年无声的张嘴,护卫也不敢反抗,跟在他的身后,几下子就离开了这座小小的医馆。
  鸡鸣时分,魏青赢才睁开眼。
  往床的方向一看,昨儿夜里的主仆二人居然不见了。
  “系统。”
  “宿主着急什么呢,这荷包里的东西是他们给你的,还有就是,他们是自己走的。”得到这个回答,魏青赢总算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自己走的就行。
  这要是来个半夜劫人的事情,可真的吃不消。
  魏青赢拿起那个黑色的荷包,打开来发现里面有一张银票。
  好家伙,三十万就这么容易到手了!
  魏青赢好歹不是真的小孩子,会那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的心情。
  她把东西收好,悄悄的了另一间屋子找魏承业。
  可巧,魏承业还拎了几个油纸包的包子和胡饼过来。
  魏青赢赶紧的把他拉进来,把门关好。
  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又顺便把这一百两银票塞给了魏承业。
  魏承业傻了一下。
  一百两?抛出去各种开支,他一个月医馆里头赚的钱都没有五两银子。
  这……
  魏承业十分激动的把银票往怀里揣着,又看向了魏青赢。
  半晌才来一句:
  “青青可真的是爹爹的小福星!”
  魏青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