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找上门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额,好吧,您是我爹,您说了算。魏青赢在心里如此想着。
  “只是爹爹,这百两银票你可得和娘亲藏仔细了,避免惹来杀身之祸。”魏青赢像个小大人一样操心此事,逗得魏承业一乐。
  “好。”
  父女二人各各说了话,又吃了份简单的早饭,这才忙活今天的事情。
  出人意料的是,大春今天来的时间倒是晚了些。
  魏青赢注意到他的左腿似乎受了伤。
  大春只是憨憨的笑着,一口大白牙依旧惹人注意。
  魏承业抓完手头的药,送了一个病人出去以后,赶紧的叫大春过来。
  “跟我去后堂,魏叔给你看看。”
  “青青你看着啊,不要乱走。”魏承业叮嘱了两三遍,后者乖乖的坐在小四脚矮凳上等他出来。
  坐了这么半晌,看病问药的倒是没有,却引来了好几个凶神恶煞的人。
  这些人的个头比昨天魏青赢看见的那个护卫还要壮实,身上虽说穿着百姓的服装,可这一脸的凶恶模样,让魏青赢心上咯噔一下,大惊不好。
  “怕不是昨天晚上惹上的祸事。”魏青赢心里头镇定,脸上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呜呜呜……你们、你们谁啊。”
  魏青赢尽量缩小成一团,这些人腰间都挂了大刀,还是小心为妙。
  这大白天的,她不可能当众消失吧。
  其中一个右眼带了个短疤的上前,粗声粗气:“小孩,昨天晚上有没有看见一个带着十来岁孩子的黑衣男的。”
  一副魏青赢不说就要举刀砍了她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要爹爹……呜呜呜……”魏青赢正哭着,领头的那个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上来就是给了魏青赢一脚。
  把魏青赢和矮凳子一块儿踢翻在了地上。
  “好痛啊。”魏青赢趴在冷硬的地面,心想幸好自己闪的快,不然这一脚下去非得吐血不可。
  估计是手掌和膝盖擦破了皮,都是小问题。
  现在得想办法脱身。
  “青青!你们做什么!”
  魏青赢缩在地上哭,显然一副吓傻了的模样。
  魏承业刚好在后头处理完大春的脚伤,出来才听见前头女儿的哭声。
  一看就是几个人高马大的围在了女儿面前。
  这个时候,领头的疤痕眼才看了一眼魏承业。
  只是一眼,叫魏承业有些心惊。
  他知道这些人身上背负了人命,眼下这围在他这个小小的医馆,定然不会轻易善了。
  “老头,我问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来了个男的带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你这。”那领头的疤痕眼知道一个小孩子问不出来什么,便将目光转到了魏承业的身上。
  魏承业忙着把小小的魏青赢护在怀里,听了这话,心里的讶异不比魏青赢当时的少。
  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镇定些:“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
  昨儿夜里,那两个人显然就是被追杀的。
  也不知道是谁,非要对个孩子下手。
  那疤痕眼显然是不信的。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疤痕眼招呼身后的几个人:“把这个老的拖去打一顿,要是还不说,我看这嫩生生的女娃——”
  这疤痕眼话未说完,就被门外的呼声打断:
  “放肆!”
  “有人居然敢在本县令的眼皮子底下闹事!”
  “来啊,把人抓去大牢好好审问!”
  这位县令大人身后跟着十几位衙役,个个手拿长棍腰挎大刀,抓起人来也是毫不犹豫。
  魏青赢被魏承业按了小脑袋在怀里,耳边只听见吵闹声以及县令的呵斥声。
  这县令大人抓完人,看了一眼地上的父女二人,甩甩袖子就走了。
  围观的百姓也都散了。
  只有之前被拦住的赵家婶子冲了过来。
  “青青丫头别怕啊。”赵家婶子上前,就看见魏青赢白嫩嫩的手掌心上破的皮,一时间心疼的不得了。
  也不大敢靠近,生怕碰着魏青赢痛处。
  魏青赢其实是不想哭的,但是刚刚遭了这么一出,她要是不哭,估计会很奇怪吧?
  她趴在魏承业怀里哭着说要娘亲。
  “好好好爹爹带你回家找娘亲。”魏承业放下魏青赢,背对着她蹲下:“来,爹爹背你回家。”
  魏青赢哭的鼻子冒泡,打着嗝儿,任由魏承业背了她回去。
  赵家婶子在后面跟了一会,就回自家的摊子去了。
  魏承业的医馆出了事情,肯定有人去通知魏邵氏的,眼下魏邵氏正在赶来的路上。
  可巧就撞见背了女儿回来的魏承业。
  “娘……青青要娘。”魏青赢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在嘟囔这话。
  “可能刚刚哭累了,也吓到了。”魏承业轻声的和身旁的娘子交代此事,又和她说魏青赢受到了伤的事情。
  要不是魏青赢睡着了,魏邵氏早就要骂人了。
  眼下只能摁住不发,默默地和魏承业回去。
  魏邵氏: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另一头,那看起来威风凛凛回了县衙的县令大人,亲自把这些抓回来的人扔进去大牢以后,这才去了后院的书房。
  书房外头掩了几棵高大的树,那县令一踏进去,便冲上座的青缎长袍少年行礼:
  “卑职见过景王!王爷万安。”
  少年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放下手里把玩的玉牌,道:
  “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回王爷的话,人已经抓回来了,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人投入大牢等候您的发落。”
  少年听了这话,依旧是如黑夜般沉沉的眼眸虚虚抬了一下,就这一下,那县令感觉身上犹如万钧之重。
  不由得把身子往下伏的更低了些。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看管,回头我景王府自然会有人前来要人。”
  少年站起身,手里的玉牌被他用力一捏,仿佛要硬生生烙上去一个印子似的:
  “这人要是丢了或者——你知道的。”
  “本王,处理个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是是是!卑职定然拼了这条命替王爷办事!”县令汗不敢出,叩头如捣蒜。
  “嗯。”
  少年抬步走出这间屋子,早就有护卫等待。
  继而上了后门处不起眼的马车。
  回去景王府的路上,那护卫有点不解:
  “王爷为何非要在此处留一夜才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