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八章 人参(上)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人参(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坐在马车里面闭目养神的少年轻斥一句:“多嘴!”
  护卫登时闭嘴不言。
  不过他们家主子也惨,才十四岁,就被打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以后若是想要回去国都镇安,那就难了。
  简直难如上青天。
  也不知道当今皇帝发什么疯……护卫如此想着。
  ——
  景王府外。
  占了半条街的景王府,往日都是安静的不闻一丝响动,路过的百姓都下意识的绕的远远的。
  生怕里面有什么鬼魅。
  今日,迎来了新的主人。
  低调的黑色马车缓缓驶来,后面跟了稀稀落落八九个人,打头的两位骑了马,在前面开道。
  马车停下后,少年也不需要人搀扶,利落的跳下了马车。
  一块乌木制成的匾额高高的挂起,上面写了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景王府。
  应该是许久不曾有人来打扫的缘故,那上面的一切,都蒙了一层灰。
  有人上前开锁,惊的正在锁头上结网的蜘蛛往一边没头没脑的爬走。
  “啪嗒”一声,这座尘封已久的景王府,总算是再次露出来了它的真面目。
  在众人的簇拥下,少年跨过已经结了一层苔藓的门槛,踏入其中。
  还好,没有想的那么糟糕。
  在少年的印象中,这座因为抄家而没落的景王府,应该早就衰败的不成样子。
  粗粗一眼过去,院子里的树木依旧葱茏,藤蔓野草横生,廊下飞出被惊醒的鸟儿。
  一时间仿佛都热闹了起来。
  “先各各把要用的房间收拾好,再把带过来的东西清点核对,明天叫个人伢子过来买些奴仆。”
  “收拾完了你们就去休息吧。”
  “是,王爷。”
  少年拒绝了任何人的陪伴,独自一个人,沿着被野草遮的快要看不清石板的石板小路,毫无目的的乱走。
  镇安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
  蓦然间,少年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双灿若繁星的眸子。
  好像一眼就能看见底。
  魏青赢,是吗?
  ……
  两日后。
  “魏大夫,您这儿可有上好的人参啊?”魏青赢坐在药斗跟前看大春麻利的抓药,就听见门口处传来一道有几分趾高气扬的声音。
  待人走近了,才看见是个中等身材,头上绑了块青灰色头巾的管家模样的人。
  “有。”魏承业忙着看诊走不开,喊了大春去拿。
  魏青赢就看见大春走到后堂,不一会儿就捧了一个黑漆漆的盒子过来。
  “这是昨天刚刚挖到的,准备用来泡药酒。”大春打开盒子,里面的青苔颜色依旧鲜艳,下面藏了一株根须完整的拳头大小的人参。
  那人参白白胖胖,任谁看见都很喜欢。
  那管事的一看,便笑了:“两百两银子,可好?”
  魏青赢在心里飞快的计算了一下,两百两银子就是六十万。
  这划不来啊。
  这一两人参就得三十两银子,还是普通的那种,而这种是昨天魏青赢和魏承业去上山千辛万苦找到的,起码是百年人参了。
  前世的时候,这种纯天然百年人参一株就曾经拍出来四五百万的高价,现在就想区区六十万打发?做梦吧。
  这颗人参有十六两,加上年份,怎么着也值个千两吧?
  魏青赢的小脑袋瓜正在飞速思考,从这人的穿着打扮上来看,估计又是哪一家的刁奴了。
  果不其然,就在大春委婉的说出来价格以后,这人眉眼一竖,“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司法大人家的管事,今天为了给景王献礼才选的你们家,你们还别不知道好歹!”
  这话说的,好像他们买不起还有理了似的。
  魏青赢听了这话都忍不住一笑,当即就惹得那管事的一瞥:
  “你这野丫头不知道好歹,笑什么笑!仔细你的皮!”
  “我就笑怎么了?”魏青赢在心里默默地说出来这句话,道:“头一次听说买不起东西拿景王压人的。”
  “好大的威风啊,我一个野丫头着实怕得很。”魏青赢此话一出,那管事的更加破口大骂:“这东西你到底是卖还是不卖?!”
  一副不卖就要强拿的意思。
  “不卖!”刚走过来的魏承业还没有开口,
  就被魏青赢这句如雷贯耳的话给唬了一跳。
  “你、你们很好!连景王都敢忤逆!”这人到底是做不出来青天白日下强抢东西的事情,怒气冲冲的走了。
  魏青赢可没有带怕的。
  她也懒得看魏承业的眼神,招呼大春:“大春,把东西——”
  “等等,我买。”
  话被人打断,魏青赢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来人。
  咦,似乎有些眼熟?
  魏青赢到底是没有认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天夜里的护卫。
  谁让那天晚上那家伙的大刀晃的吓人?这么吓人的家伙,她怕记住了夜里做噩梦。
  那护卫见魏青赢没有认出来他,想要开口吧,但又想想主子的吩咐,便利落的拍了一叠百两银票上来:
  “我买!”
  魏承业颤抖着双手数了数,一共十五张。
  一千五百两银子!
  魏青赢正愣神呢,魏承业直接答应了。
  “嗯。”
  收好银票的魏承业,这一天走路都是飘飘然的。
  夜里回家吃饭的时候,魏承业喝了两口小酒,大概是高兴的有些上头,居然开始伏在魏邵氏肩膀上哭了起来。
  夹了一筷子红烧肉的魏青赢都有些愣神。
  她爹这是,喜极而泣还是?
  魏邵氏好笑的拍拍魏承业,后者趁了酒意,场面有几分要失控的意思……
  魏青赢迅速的低头扒饭,胡乱的喝了两口笋汤就跑了。
  艾玛,自家爹娘秀恩爱,她还是不要坐在那儿当电灯泡了。
  坐在凳子上坐了一会,魏青赢自己去洗漱换衣服然后爬上床睡觉。
  同时,景王府内。
  “王爷您看属下聪明吗?替您省了五百两银子!”
  捧了一盒人参的护卫趁夜兴冲冲的跑到从书房出来的少年眼前,后者不发一言的接过人参,道:
  “既然你这么会持家,那我就省的另外派其他人了。”
  “正好王府缺个管事的,你来吧。”
  留下护卫在风中凌乱。
  不是吧,他好歹是一等一的高手,居然……居然沦落成一个管家的了???
  “王爷!王爷属下错了!属下这就去把——”
  “晚了。”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徒留这位新任总管哀嚎。
  ------题外话------
  ①司法不是现代意义的司法,而是古代的官职,县令的下属,负责法律的实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