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九章 人参(下)

我的书架

第九章 人参(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你说什么?”人参卖掉的第二天上午,昨日的那位管事模样的人又来了。
  这次大春直截了当的和他说已经卖了,没有了。
  “你、你们不知道这是司法大人要用的东西吗?!”
  “这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也是要吃饭的平头百姓。”魏承业忙着写药方,并没有抬起头来说话的意思。
  平心而论,这话确实是没毛病。
  却架不住碰见个不讲理的。
  “这么好的巴结景王的机会,你们居然不要!”管事的就差捶胸顿足。
  “你乐意巴结你乐意巴结去。”本来在一边不准备说话的魏青赢,此刻忍不住的开口嘲讽一句。
  “我们平头百姓只要安身立命有饭吃有衣穿就好了,你们自己没本事巴结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要怪在他人头上!”魏青赢口齿清晰的说完这段话,惹来那管事的几句骂。
  骂的都是粗鄙不堪的下流话。
  说完这段话以后,魏青赢就有些后悔了。
  这个时代可不是她前世那样的法治社会,祸从口出这四个字真的可以分分钟落实的。
  她就站在那里,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闹事大吵的人。
  “这里可是医馆,你要是把病人吓跑了——”魏承业这句话插进来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管事的恶狠狠来了一句:
  “昨天你们不是得了一千五百两银子吗?缺这点银子不成?!”
  魏青赢觉得,要不是体型上的差距,她真的想要给这个不要脸的人几巴掌。
  然而这还不算,那管事的抱胸站着,继续道:
  “这人参你要是拿不出来,我就告到县衙,告你们卖假药!”
  这妥妥的无赖!魏青赢在心里想着。
  “人参已经卖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安和堂也是讲理的地方。”魏青赢注意到自家爹爹在说出来这般话的时候,还把她往身后拉了一下。
  唯恐这个管事的跟疯狗一样发疯伤人。
  上次魏青赢莫名其妙挨的那顿打,伤痂都还没有完全脱落。
  就连那天挖人参,都是魏青赢百般恳求,魏承业才肯带她过去的,只是不许她动手。
  谁知道这才没有过几天,就出了这档子事情。
  这管事模样的人呸了一口,大拇指指向自己道:“我说你们这儿卖假药就是卖假药!”
  “来人!给我把这里关了!”
  “别、”
  “你要做什么!”
  就在这医馆里头一团乱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怒喝:“混账东西!还不赶紧的住手!”
  这一声儿……好像又是上次的那位县令大人。
  这位县令大人是不是来的挺及时?
  县令大人踏步走进来的时候,还顺便扶了一下他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
  跟过来的衙役和上次一样,利落的把这些个拉扯砸东西的人给拿下了。
  “给我跪下!”不晓得哪儿有人搬了一把椅子,让县令大人坐下了。
  魏承业是民,看见官自然要跪。
  魏青赢不免心里吐槽了几句,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了下去。
  “几位免礼。”县令大人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威风严肃,实际上心里头已经在慌了。
  他不知道这位刚刚来的景王究竟是什么想法。
  刚刚就派了人到县衙,要他去安和堂帮忙,别让安和堂的人出了事。
  来的路上,县令大人还想着一个医馆能有什么事。
  结果……
  他再次的扶了一下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
  这位景王就算是从镇安外封过来,不得当今宠爱,哪怕是得了厌恶甚至是革除了皇族姓氏,可还是流着皇家的血。
  他一个小小的县令,芝麻大小的官儿,给他斗大的胆子,都不敢和这位对着干。
  就怕惹来杀身之祸。
  县令大人想完这些事儿,清了一下嗓子,正经道:“买不到东西就红口白牙的污蔑,我看这司法是不想干了!”
  方才还嚣张至极的管事赶紧的跪下,头磕的砰砰响:
  “大人!大人!大人明鉴!”
  “分明就是他们——”管事模样的人话还没有说完,就遭来了一声怒喝:
  “什么他们!本官就看见你污蔑人!”县令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景王让他护着这安和堂,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安和堂卖了假药,这事情也只能含糊过去。
  如今不过是个污蔑,他处理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
  “把这干挑事的刁奴带去县衙,本县令为父母官,自然不能看着自己的百姓受苦。”
  县令大人一努嘴,那带着胡须的小表情落在魏青赢的眼里,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就这样,县令大人风风火火的来了,又风风火火的压了好几个人大摇大摆的出门了。
  留下安和堂和看热闹的百姓目瞪口呆。
  “大春,我们把这儿收拾收拾。”魏承业喊了这么一句,众人才如梦初醒。
  没事的都各自散了。
  魏青赢看着魏承业和大春二人麻利的收拾刚刚被翻乱的东西,脑子里想起来一个人。
  景王。
  这景王是哪位?
  殊不知,因为这档子事情,在魏青赢心里,这位景王,已经被打上蛮不讲理的标签了。
  正在景王府的某人摸了摸鼻子:刚刚,谁骂本王来着?
  放下手里的书卷,松了松有几分僵硬的肩膀,喝了口冷茶醒醒神的景王,喊来了护卫。
  “事情办的如何了?”
  “王爷放心,丁三虽然看起来脑子少根筋,但办事还靠谱。”说话的是景王的贴身暗卫丁四,他和丁三都是打小陪伴着这位主儿长大的,十分靠谱。
  一开始他们家主子因为生母的事情被当今迁怒从而被踢到这个破地方来的时候,他们兄弟二人想都不想,直接放弃了镇安那儿舒适的生活,跟着主子来到这个小地方待着了。
  只是没想到,这来的路上,还有人想要他主子的命。
  要不是那天夜里丁三背了发烧的主子到了安和堂暂避一晚,只怕……
  丁四没有继续想下去,只是低头不说话。
  半晌,才听见景王道:
  “好好看着他们,本王想着,那些人见杀不了本王,可能会找这小丫头算账。”
  “是。”丁四答应一声,立刻消失在景王面前。
  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谁都想不到,离开镇安的景王,看起来一分势力都没有——实则暗地里还有自己的暗卫。
  都尽数跟着了。
  不急,那些欠他左言珩的、那些害死他生母的人,他都会慢慢的、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以为把他踢到这里就有用了?
  做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