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寻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天夜里都关了门户,魏青赢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饭,中途魏青赢忍不住的问起来了这个问题:
  “爹爹,我听见他们说了好几次景王,这位景王什么人啊,好大的威风。”
  魏承业一听见这话,立刻脸色就变了,就连一旁原本笑着的魏邵氏,登时拉下来一张脸儿。
  “青青,这话可不能乱说。”
  魏邵氏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方才继续道:“这位景王可是当今的儿子,如今来了封地而已。”
  “有些话,不要说出口知道吗青青?”
  面对自家娘亲和爹爹的再三交代,魏青赢乖乖的点头,表示自己不说了。
  见女儿低头扒饭,魏承业和魏邵氏松了口气。
  像王爷这样的天潢贵胄,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平头百姓可以随便议论的。
  这要是传了出去,惹得这位喜怒无常的景王不高兴,那可就是妥妥的大祸临头。
  此刻,魏承业和魏邵氏不知道的是:就是他们口中这位喜怒无常的景王,暗戳戳的叫了县令来帮他们。
  不然这事情发展成什么样了,谁也不知道。
  一顿看起来气氛微妙的晚饭吃过,魏邵氏起身收拾碗筷和桌子,魏承业起身替魏青赢端了热水进房间,好让魏青赢夜里洗脸洗脚。
  戌时过半,魏青赢钻入被窝。
  油灯已经被她吹灭,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寂静。
  刚一进入空间,系统的声音就响起:“宿主,有人在暗处盯着你。”
  “啊?”魏青赢一个不稳,险些跌倒。
  来这儿也快半个月,魏青赢还真的没有想到有这档子事情。
  居然会有人盯着她?
  “那现在怎么办?”魏青赢很清楚自己的分量,要是真的和这些拿了冷兵器的人对上,她估计一个照面,小命就没了。
  “你慌什么,本系统的话还没有说完。”系统的语气依旧是机械冰冷无二,魏青赢倒是听出来几分无奈的意思:
  “那是景王派过来的人。”
  景王?
  魏青赢第一反应就是夜里自家爹爹和娘亲说过的话。
  “怎么办,他不会听见了夜里的话,打算趁夜放火杀人吧?”
  看着自家有些无脑的宿主,系统觉得如果它自己有手的话,应该会忍不住拍拍她的小脑袋吧。
  “人家派了人暗中保护你们的。”
  “啊?”魏青赢这一声惊讶,可谓是妥妥的大声。
  系统:……这宿主属猪的吧?
  “你忘了你之前救过的人了?”系统这么一提醒,魏青赢总算是想起来了:
  “那,那天夜里闯进来的人是?”
  魏青赢起初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公子被人追杀,没想到,居然是刚刚说过的景王?
  “不是吧,这么小就是景王了?”魏青赢想想自己的前世,顿时有几分泄气。
  人家十来岁就达到了她达不到的高度,这——
  特么古代真的是个拼爹的时代!
  “你以为呢?”
  系统说完这话,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你该不会以为人家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吧?”
  魏青赢重重地点了点头。
  系统:………
  很有自知之明的系统换了个话题,见魏青赢拿了本书看着,便问道:“你上次动手,可有人问过什么了?”
  “那个软产道裂伤的?”魏青赢头也没有抬,“没有。”
  末了又补充一句:“怎么?”
  “没。”系统回了这么一个字,再也不说话了。
  空间里头安静的很。
  直到一声鸡鸣,魏青赢在天方破晓的时候爬起来。
  昨天夜里看书看的很晚,但丝毫不影响魏青赢的精神。
  喝过一大碗稀饭并几块热腾腾的饼子,魏青赢和魏邵氏抱了一下,才跟在魏承业身边,和他一块儿去医馆。
  一路上魏青赢叽叽喳喳的说过不停,魏承业牵好女儿的小手,还顺便折了一支野桃花塞在她的手上。
  魏青赢臭美,要魏承业替她戴上,还不忘转了圈儿问好不好看。
  魏承业哈哈一笑:“好看。”
  刚到医馆,屁股还没有坐热,门口就急急忙忙跑进来一个青年汉子。
  这人大概是非常着急的缘故,进来之前还被台阶绊倒了,看得魏青赢都觉得疼。
  “魏郎中!我娘子昨儿后半夜发动的,现在孩子还生不下来!”
  “求求您赶紧和我过去一趟吧!”
  人命关天,更何况是两条,魏承业二话不说的收拾好东西,临走之前,鬼使神差的带着女儿走了。
  青年汉子带着二人走了半天,眼看着这地方越来越狭窄幽暗,走在魏承业身边的魏青赢终于是明白了哪里不对。
  魏青赢拉了拉魏承业的衣袖。
  “青青?”魏承业见魏青赢面露难色,赶紧的问了一句。
  “爹爹,青青怕。”魏青赢拉着魏承业:“青青没有来过这里,爹爹带青青回家好不好?”
  魏青赢表面上一副害怕的样子,实际上已经在和系统分析这四周的环境了。
  系统:宿主,这人居心不良。
  一句话,魏青赢就知道这个是局。
  那走在前头几步的青年汉子听了这话,停下脚步阴恻恻的来了一句:
  “怕?没关系,死了就不怕了。”
  魏承业的双眼瞪得老大!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不可置信!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抱着魏青赢往后退。
  与此同时,这四周冒出来好几个手里拿着大刀的蒙面人。
  “想问为什么,去阎王殿问吧!”
  千钧一发的时候,眼前一花,跳出来两个人在他们面前。
  “想要他们的命,问过我的意见吗?”说话的正是被景王派过来暗中保护魏青赢一家的丁四。
  还有个站在他旁边的是丁五。
  “魏郎中,小孩子见不得血。”就在丁四的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魏承业把魏青赢的小脑袋往自己的怀里按。
  同一时刻,不过眨眼的功夫,方才那些想要持刀行凶的人,全部被抹了脖子倒地,无一生还。
  只不过刚刚引魏承业和魏青赢过来的那个青年汉子,此刻尚且有一口气在。
  魏承业虽说也是见过血的,但是如今看着这副惨烈的场面,也不免脸色发白。
  不过是碍于魏青赢的缘故,死死的忍住了。
  “我送二位回去,丁五你收拾这。”
  丁四咧出一口大白牙,冲父女二人笑笑:“请。”
  魏承业心有余悸的吞了吞口水:“好、有劳。”
  而魏青赢则是全程被摁住小脑袋,不许她见那些东西。
  直到走出这条幽暗的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