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十一章 报复(一)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报复(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废物东西!”
  贵妃榻上的美人气的站起来掀翻了刚刚端上来的燕窝羹,冒了热气的燕窝全部撒在瘦小的宫女身上,后者烫的浑身哆嗦却不敢胡乱动一下。
  咬牙死死的端着手里的托盘。
  还是掌事的姑姑上前,训斥几句让她滚,宫女这才忍痛收拾了地上的狼藉,眼泪都不敢掉,默默地退出宫门外。
  “一群人连个平头百姓都杀不了!我要他们有何用!”美人生的一张鹅蛋脸,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矜贵劲儿。
  “娘娘息怒。”掌事姑姑见这宫内左右并无旁人,才大了胆子压低声音道:“您如今就是好好抚育十四皇子才是,还怕没有来日吗?”
  “可是那个——”美人咬咬牙,扯了一下绢子,偏过头不肯说话。
  “他已经如娘娘所愿革除了皇族姓氏,也是陛下宽容,为了皇家面子……否则连命也没有。”
  经过这么一宽慰,被称作娘娘的人儿才算是勉强消了气。
  扭了腰肢站起来,道:“去,把小十四带过来。”
  “本宫要好好教导他。”
  “是。”
  ——
  深夜,景王府。
  书房的蜡烛已经燃了一大半,光不是很亮。
  “人已经平安送回去了?”左言珩放下手里的书卷,有些疲惫的揉了一下眉心。
  在一边抱剑守着的丁三点点头:“这话王爷您已经问了很多遍了。”
  “是吗?”左言珩顺手端起白瓷茶盏,喝了一口泡的十分浓的茶。
  那茶水的苦味叫他忍不住的皱了一下眉头,困劲也驱散几分。
  “现在我没事,宫里的某些人应该很不痛快吧。”左言珩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来喜怒。
  “属下估计贵妃鼻子都要气歪了。”丁三说到这里,还夸张的笑了好几声:“属下看她平时鼻孔都快朝天了。”
  “我已经被革除了姓氏,等于没有任何依仗……看来这些人势必要斩草除根。”左言珩“啪”的一声合上书册,目光有些散漫:
  “保护好那个……那一家。”
  “王爷放心。”
  景王府的灯还没有熄灭,魏青赢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
  今天遭到了这么一出,确实是受惊不小。
  要不是她再三保证自己没有事,魏邵氏估计就要请个道士过来替她压压惊。
  系统空间内,魏青赢看起来有几分心不在焉。
  “还在为今天的事情伤脑筋?”系统注意到魏青赢在走神,忽然出声。
  “也还好。”魏青赢托着下巴,道:“原来这世道,想要平安的过,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
  “你知道就好。”系统今天难得话痨一回:“在那些权贵眼里,人命不过和蝼蚁一般低贱罢了。”
  “只要不当众闹出来,也就是个水花,很快就没了。”
  “是啊……”魏青赢喃喃道。
  不消片刻,她又问了一句:“你知道这个景王什么情况吗?”
  “你想要知道他的全部情况?”系统又补充一句:“五个功德点来换。”
  魏青赢:……
  “那你说说免费的。”她现在才三十五个功德点,这就打听个人就花了五点,她肉疼。
  这话一出口,魏青赢都感觉系统似乎对她翻了个白眼。
  “景王左言珩,年十四,因为宫廷斗争被贬。”
  一句话,简单干净明了。
  魏青赢自我安慰:“好吧,好歹知道人家叫什么。”
  “看你这话,这宫里头凶残的很。”魏青赢感慨一句,系统不遗余力的补充道:
  “你应该庆幸当今没有那么好色,不然这十四岁的女孩子都要报上去层层筛选……”
  魏青赢觉得,如果她在喝水的话,这口水指定喷了。
  感觉不能和系统讨论多了这样的话题。
  魏青赢默默地捡起脚边的书,继续翻阅。
  她还是赶紧的想办法赚功德点吧。
  这夜就这么过去了。
  一大早的,魏青赢是顺着包子的香味走到餐桌旁的。
  吃了三个包子和一碗稀饭,魏青赢照旧要和魏承业去医馆之前,魏邵氏不放心的拉住了她:“要不,青青今天在家休息一下?”
  见自家娘亲满眼的担忧,魏青赢反过安慰魏邵氏:“爹爹都不怕,青青是爹爹的女儿,肯定不会怕!”
  “这……”魏邵氏见一大一小如此坚持,只好由着魏青赢过去了。
  只是眼里的担忧并不层减少半分。
  乐呵呵到了医馆的魏青赢,还没坐定,魏承业收拾东西的时候来了一句:
  “你最近好好的待在医馆不要乱跑。”
  “啊?可我也要跟着爹——”魏青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魏承业的眼神给堵在了喉咙里。
  魏青赢内心:不能跟着出去她怎么出手救人赚功德点???
  然而这次魏承业铁了心,不管魏青赢怎么撒娇,就是不松口。
  魏老爹心肠硬起来的时候,比那金刚石还要硬——魏青赢心道。
  见魏青赢乖乖的低头不说话,魏承业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有些于心不忍:“乖,等过了这段时间。”
  “嗯。”
  魏青赢知道自家老爹是怕她碰见上次的事情,避免她也跟着出事。
  怎么办,她忽然也想学武功了。
  那天她虽然没看见,但是听见的动静来判断:那两个过来救人的家伙,肯定是高手行列。
  她要是也有那么高的武功就好了,那就省的被人威胁或者拿捏。
  把想法暗地里和系统说了一下,后者道:“一百功德点。”
  魏青赢:……
  这要到猴年马月?!
  她现在距离一百功德点还差六十五个,什么时候赚到都不知道。
  上次救人也才十个,这么算,她还得救七个人。
  加上现在魏承业暂时不肯让她跟着出诊——这一来二去的,魏青赢就恨上了昨天暗地里对她下手的那一群。
  要不是这群吃饱了撑得,她也不会这样。
  算了,还是看书吧。魏青赢自我安慰一句,转头就翻书看。
  魏青赢自己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在旁人眼里,她就是小孩子翻着好玩罢了。
  魏承业倒是很有耐心的一天教她一点。
  这让魏青赢觉得:装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比装什么都懂的人还要难。
  好几次她都差点说漏嘴。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今天下午,魏承业果不其然出诊去了。
  这次去的,说是某个师爷家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