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十二章 报复(二)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报复(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承业出诊的时候,除了有几个来拿药的,倒是落得个清闲的半日功夫。
  大春坐在一边,顺便照看魏青赢。
  过了午饭的时间,魏承业还没有回来。
  魏青赢知道妇人生产的难处,在这种技术落后的古代,生个一两日功夫也是有的。
  用了大半碗肉饺的魏青赢,搬了个小板凳,倚靠在门口晒太阳。
  暖洋洋的日头晒在身上,魏青赢像只猫儿似的,舒服的眯了眯眼。
  昏昏欲睡的魏青赢被重重的脚步声惊醒。
  揉了揉眼睛,魏青赢还没有来得及看见来人是谁,整个人就冷不防的被拎起来了。
  “你就是魏青赢?”满脸络腮胡的男人问了一句。
  魏青赢见他大腹便便,一脸的横肉,当下就知道来者不善:“你是谁?”
  小女娃的声音透出来几分害怕,那络腮胡放下魏青赢,道:“师爷的姨娘难产,听说上次金员外家是你救的人。”
  “和我们来一趟,好处少不了你的。”
  一开始见状不好的大春想要上前,被其余几个人给拦住了,只能干跺脚。
  “是我爹爹去的地方?”
  络腮胡点点头。
  魏青赢一口答应,顺便交代大春看好医馆,这才跟着走了。
  坐在马车里面,魏青赢无心听外面的热闹,心里头倒是疑惑顿生。
  这里头,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可是左思右想,魏青赢都想不到一个所以然出来。
  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不出一刻钟的功夫,马车在一座看起来不大的宅院外面停下。
  魏青赢走到后院的时候,果然看见五六个郎中在走廊外头干着急。
  首当其冲的就是她爹。
  “爹爹!”
  魏承业看见魏青赢的时候,整个人的脸都白了:“大老爷,这——”
  穿了件黛色印纹圆领袍子的男人,瘦的跟猴一样,两只眼睛小的几乎快成一条缝,说话的声音都和公鸭似的:
  “听说魏郎中的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命关天,大老爷我自然得请过来。”
  “可——”魏承业的后半截话很快被堵在了喉咙里面。
  “小丫头,好好救人,这些银子都是你的。”师爷派人拿了五两银子,放在一边。
  魏青赢看了一眼,便道:“不管里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许靠近,要是我被惊了,您这爱妾的命——”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师爷一听说自己爱妾的命,态度立刻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扯了嗓子叫人散开。
  魏青赢这才满意的进去,为了做做样子,还从魏承业的医药箱子里头拿了一副银针进去。
  进了门,魏青赢反手就给插上门栓,防止有人闯进来。
  绕过屏风,便是一股混合了血腥味道的草药味钻入鼻子,魏青赢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
  床上的女子已经疼的叫不出来声儿了,魏青赢见状,立刻伸手搭上她的脉搏。
  “你……”
  见她要说话,魏青赢平静的回答了一句:“我是来救你的。”
  魏青赢表面上是搭脉搏,实际上是查看她腹内胎儿的情况。
  好在系统可以担任检查的功能,不然也着实是麻烦。
  “胎心在减弱,羊水也快没了。”
  系统回复一句。
  “看样子只能顺转剖。”魏青赢心里想了这么一点,示意系统把麻醉药拿过来。
  “现在我要开始给你扎针,你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系统拿给魏青赢的麻醉药,一针打下去就可以让人昏睡四个时辰。
  八个小时,应该够了。
  确定人已经睡着以后,魏青赢掀开被子,并且不忘记落下帐子。
  “我要一个无菌的操作环境,能够给我吧?”
  “可以,三个功德点换。”
  魏青赢默默地吐槽一句,还是换了。
  顺便用两个功德点换了剖腹产手术用的东西。
  用刀划开腹部的皮肤时,魏青赢还不忘记和系统说一句:
  “也不知道是谁想要害她,这孩子偏偏喂得那么大。”
  魏青赢小心的避开大动脉,跟剥皮一样,快速且娴熟的将孩子全部取出。
  要不是系统帮忙,魏青赢还真没有那么多的力气抱出来这个八斤重的小家伙。
  小家伙哇哇大哭,魏青赢麻利的剪断脐带,擦干净他的口鼻。
  “糖水。”防止这孩子出现新生儿低血糖,魏青赢要了一小碗糖水,小心的用去了针头的注射器喂了适量的糖水,才放去另一边的摇篮里。
  接下来就是他娘了。
  “上次那个补血的小瓶子药剂给我一份。”魏青赢话音刚落,右手旁就出现了。
  “喂不进去也没关系,打进去一样的。”系统提醒一句。
  “嗯行。”
  等彻底缝合完毕,已经过了三个时辰。
  把那些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所有器械都收了回去,魏青赢转头看了一眼摇篮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哭累了睡着的小东西,这才拖了酸软的腿脚,去开门。
  门外的人一听见哭声的时候就想要进来,可记着了魏青赢的吩咐,便死死的忍住。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交代完坐月子的事情,小大人模样的魏青赢,这才伸手要魏承业背她回家。
  魏承业心疼的抱着女儿,后者离开之前,还不忘记提醒魏承业拿银子。
  魏承业又心酸又好笑。
  父女两个前脚刚刚离开,后脚这景王府就收到了消息。
  “你们都没有看见怎么动手的?”用晚膳的景王,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帐子被拉下来,他们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这小丫头有意思。”左言珩喝了一口鸭子汤,脸上露出来几分兴味:
  “看好了。”
  “王爷放心!”不单单是左言珩,丁三也觉得十分好奇。
  这么小的丫头,就有这么大的能耐,确实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另外,宫里传来了别的消息吗?”
  “有。”丁三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回话:“这位贵妃娘娘以为稳操胜券,结果当今抬了另外一位新的贵妃上来。”
  “哦?分庭抗礼的意思。”左言珩现在也没有继续用膳的心思:
  “柔贵妃向来嚣张跋扈心思阴毒,现在这又逢敌手,一时半会儿是管不到本王这儿来了。
  “让他们小心点传消息。”
  “另外,继续把当初那个在滴血验亲以后就消失的尚药的那位奉御给本王找到来。”
  “本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