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十五章 报复(五)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报复(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言珩疼的忍不住抽气,替他上药的府医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生怕这位爷脾气一上来二话不说把他拖下去砍了。
  “轻点。”左言珩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两个字,府医赶紧点头,却又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王爷这是被什么人打了?这人好大的狗胆!”
  左言珩默默的看了府医一眼,那意思很明白了:要是再问那就滚出去。
  他怎么可能告诉旁人他被一个小丫头打了?这传出去他的名声绝对有损!
  真没想到那丫头看起来软软白白的一团,下起手来倒是真的狠,他这样子估计五六天之内是别想出门了。
  上完药,左言珩还要了个眼罩遮上。
  说什么怕见风,其实这位主子怕丢人。
  虽然吧,暗卫已经偷偷笑了好几次了。
  沐浴过后换了身绸缎寝衣,一头黑的像墨般顺滑的头发就随意披在脑后,左言珩坐在床榻旁慢慢的吃过一盏茶,才叫了人进来:
  “明天替本王去安和堂买些消肿止痛的药过来,不要喝的。”从小到大,左言珩最怕的就是这些苦药。
  丁三憋笑着领命出去了。
  今天夜里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敢情自家金尊玉贵的主子半夜三更偷入香闺不成还反被打了一拳头,果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想想他就能笑话好几天。
  不过他没有这个胆儿当众笑,只敢私下偷着乐。
  鸡鸣时分,魏青赢一家子尚且坐着吃早饭,门就被人敲响了。
  声音不疾不徐,却也不说自己是谁。
  为着上次的事情,魏邵氏“嚯”的一下站起身来,抄起竹子做的扫帚就往门口走去。
  越是靠近门口,魏邵氏手里的劲儿就越大,人也紧紧的盯着。
  “我让你——”魏邵氏猛的一下拉开门,一扫帚下去,差点把上门求药的丁三打中。
  丁三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心道好险。
  “我是景王府的总管,今天奉命来求药。”
  丁三自报身份,魏邵氏拿着手里的扫帚,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这么干瞪眼看着。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还是魏承业反应过来,上前见了礼:“不知是总管上门,草民在这里赔罪了。”
  魏邵氏也一下子丢掉手里的扫帚,也跟着赔不是。
  “不妨事不妨事。”丁三脸上带笑,还示意身后不远处的小太监上前:“我们王爷说唯恐叨扰了,所以派人送了些时新点心,都是王府的新花样。”
  说话间几个太监捧了食盒进来,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放好,这才拎着空了的食盒离开。
  这一桌的点心有八样,做的甚是精致小巧,叫人正好一口一个。
  魏青赢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就坐在桌子旁,也不牢牢盯着,反倒是看着门口的动静。
  丁三同时也在注意着魏青赢。
  魏青赢这反应着实叫丁三觉得有趣:今儿早上奉命送吃食来的时候,他选的都是小孩子喜欢的糕点。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忍得住。
  这让看好戏的丁三有几分泄气,他转了一下眼珠子,道:
  “我们王爷听说令爱有一手好医术,正好府上的郎中也是醉心医术之人,所以想请令爱有空来王府坐坐。”
  景王:我似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可丁三不管这么多,作为在左言珩身边待的最久的男人之一,他可是很清楚自家主子对这个小丫头了来了兴趣的。
  不然主子怎么可能大半夜爬窗户?
  被忽然点名的魏青赢一噎:“啊?”
  小姑娘眼睛瞪得浑圆,十分有趣,丁三的脸上也带了几分友善的笑:“是啊。”
  魏承业一听这话,倒也不是立刻应承的意思,他看魏青赢那个表情,就晓得她不是很乐意。
  也是,他女儿也才七岁,要她一个人去景王府,确实是难为她了。
  当下就行了一礼,算是委婉的回绝:“小女不过是懂得些皮毛罢了,实在是不敢和大医相提并论,草民一家谢过王爷厚爱。”
  魏承业这话说的漂亮,魏青赢很快就反应回来:“爹爹说的是。”
  见此情况,丁三只能暂时压下不提,说起了拿药的事情:“魏郎中用好早膳否?我正好取药回去复命。”
  “好了好了。”魏承业赶紧跟着过去,至于魏青赢,则是被自家娘亲一个眼神,留在了家里。
  魏青赢只是单纯的想要跟去医馆罢了,如今看自家娘亲这个眼神,今天只能待在家里了。
  好吧。
  像大人般叹了口气,魏青赢的小脑袋就被魏邵氏揉了一下,“青青今天和娘上街买东西好不好?”
  “好。”
  早市上十分的热闹,魏邵氏一手挎了个竹篮子,一手牵了小小的魏青赢,走了没一会,篮子里就多了一条鲜活的鲤鱼还有一块猪肉。
  “正好鸡蛋也没了,买些鸡蛋回来给青青蒸蛋羹吃好不好?”魏邵氏一边挑选鸡蛋,一边问。
  “好。”自家娘亲盛情难却,魏青赢乖乖的应了。
  一个时辰以后,手里拿了个布娃娃的魏青赢,跟着魏邵氏回去了。
  一路上慢慢的走着,还顺便撞见了同样回去的王寡妇。
  “呀,这不是青青嘛。”王寡妇顺手从篮子里拿了一份还是温热的米糕,不由分说就塞给魏青赢:“刚刚买的米糕,拿去吃。”
  “谢谢王婶子。”
  魏邵氏和王婶子两个人边走边说些家长里短的话,中途王婶子还逗了一下魏青赢,直到分岔的路口才各自分开。
  “唉,你王婶子也是个可怜人。”魏邵氏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眼看着日子好起来了,希望不会和以前一样吧。”
  魏青赢知道自家娘亲话里有话,却也知道自己是个小孩子不好多问。
  快到家的时候,魏青赢看着自家娘亲的背影,想到了一个一直被她忽视的问题。
  在这儿没有什么避孕手段的时代,按道理来说,魏邵氏不应该只有她一个孩子啊。
  难不成……
  魏青赢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快步上前,哄着魏邵氏坐下,说要给她诊脉。
  魏邵氏只当做是小孩子玩笑,毕竟她女儿也才七岁,懂什么诊脉,却也不会打击她:
  “好,那就有劳小神医了。”
  魏青赢装模作样的诊脉,其实是联系系统来着。
  这个时代依靠诊脉看不出来的脉象,也就只能借助那些高科技的手段了。
  果不其然,系统的机械声响起:
  “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