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绝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心神一震,险些被魏邵氏看出来不对劲。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魏邵氏开口道:“怎么样,小神医看出来什么了?”
  “啊?没呢,娘亲的身体好的很,可以活到百岁!”魏青赢一顿吹捧,魏邵氏好笑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是是是,承小神医吉言。”
  母女二人说了会话,魏邵氏就去处理刚刚买回来的菜,准备今天中午的午饭。
  魏青赢老样子在桃花树下面寻了个位置坐下。
  她不是在发呆,而是和系统说话。
  “什么毒可以分辨出来吗?”魏青赢问了一句,语气都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
  “其实吧,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绝子药。”
  绝子药!?
  “也不知道是谁,给你娘暗里下了足足分量的绝子药,以至于伤了身子不能再怀孕。”
  系统的话点到为止,魏青赢反问一句:“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吗?”
  系统没有想到魏青赢会这样问,“家里就你一个不好吗?这样你爹娘也就独宠你一个了。”
  “这不是生不生孩子的缘故!”魏青赢险些喊出声来:“这可是毒,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现代,女性所用的避孕药用久了都会影响身体,更何况这个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绝子药。
  “不管怎么样,这个药我一定要解除的。”魏青赢一旦做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系统见魏青赢着实倔,只好答应了。
  在它看来,人都应该是自私的啊。
  “这个绝子药要解除,我需要你二十个功德点来换药。”系统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个数,就是想要逼退魏青赢。
  “你现在的功德点还有五十点。”
  魏青赢想也不想的答应了。
  系统见她答应的如此果决,很是奇怪:“上次你花了两三个都心疼了半天,怎么这次——”
  “这是我娘!”
  见自家宿主有要生气的意思,系统赶紧的安慰她几句,“行行行我去拿。”
  不一会儿,魏青赢的手里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子。
  “不苦,跟糖豆似的。”
  “好的,谢谢。”魏青赢拿了小瓶子,倒出来里面的小药丸,跑到正在专心杀鱼的魏邵氏身边。
  “娘,青青给你个糖吃好不好?
  ”
  “青儿这么乖了啊?好。”魏邵氏也没有细看,加上自己手上都是血污,便张嘴吃下。
  吃下这所谓的糖不久,魏邵氏就感觉身上热热的,好像有什么往外面冒出来一样。
  手里头还忙着事情,魏邵氏也没有想太多,继续忙活中。
  魏青赢继续跑回桃花树下坐着,屁股还没有坐热,系统就问了一句:
  “有个任务,完成以后有三十个功德点,你要不要?”
  魏青赢正发愁呢,一听就来了兴致:“快说!”
  “帮景王治伤。”
  魏青赢:她没有听错吧?
  这早上的时候她爹才刚刚委婉回绝了,现在这个任务???
  不对!魏青赢很快想到了一点:“你不是跟我说只有救妇孺才有功德点吗?”
  系统有几分无奈:“景王才十四岁。”
  “严格来说,还算是个孩子。”系统一本正经的问了一句:“你上辈子不至于连儿科都一窍不通吧?”
  “你才一窍不通!”魏青赢虽然专攻女科的事情,但是儿科也得会好吧。
  “那你说说他这是哪个时期的?”
  “青春期……”魏青赢顿悟。
  按照书上的逻辑,这确实没啥毛病,也算不得系统故意刁难。
  “可是我早上才——”魏青赢拧了眉头,系统可不管这些:“这种任务也不是每天都有的,过了两天以后你要是不接,那就没了。”
  “好吧,我接。”现在她是没法去医馆,而且能不能出手还不一定。
  所以,有的拿还是要拿。
  可是问题又来了,这景王能有什么伤?他身边的人看起来个个都是高手,不至于护不住他吧。
  当然,那天晚上的事情纯属意外。
  魏青赢接了任务,却没有机会,也是颇为头疼。
  无独有偶,就在魏青赢这头发愁的时候,宫里的那位又是忍不住兴风作浪了。
  这新立的贤贵妃看起来并不是这位柔贵妃的对手,只不过几日功夫,便是柔贵妃再次占了上风。
  这一看没了贤贵妃的牵制,这柔贵妃的毒辣计划又出来了。
  既然杀不了景王,那就让他废掉好了。
  这北殷的历史上,可没有一个皇帝是废人。
  柔贵妃所说的废人,是指身体上的残废。
  三日后,景王外出游玩,膝盖上被人射了一根银针的消息传了出来。
  魏青赢高兴不起来啊。
  机会摆在她的跟前,她确实是高兴不起来。
  她上辈子做的最多的手术就是女科的,比如说子宫切除啊、剖腹产什么的,可谓是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这会子让她开个膝盖取针,不是为难她吗?
  “你不是有我吗?你还怕割错了?”系统的这句话,算是给魏青赢吃了一枚定心丸。
  就在这全城的郎中对景王的腿伤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人上门了。
  正是和魏承业一块儿前来的魏青赢。
  原本魏承业是不同意的,可是魏青赢几句话说下来,倒是让他改了主意。
  也罢,这丫头若是没有几分本事在身上,之前也就不可能救得了那么凶残的病情了。
  魏承业硬着头皮上门,正要给看门的人塞些银子的时候,后者一见他们二人,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上来:
  “二位来的正好,上次王爷说要见见令爱呢。”
  小厮很是殷勤,殷勤的让人压根想不到这是暗卫里面的一个人。
  “那就有劳了。”
  路上,魏承业再三想要塞些所谓的吃茶钱给带路的人,人家死活不肯收,这才作罢。
  说起来,这景王府里头倒是别有洞天。
  外头看起来大气,里头倒也没有想的那么富丽辉煌,
  而是奇花烂漫、嘉木葱茏,倒不似个王府模样,像是魏青赢前世经常去的江南园林般,处处透出典雅清净。
  景王住的院子要穿过两道抄手游廊和一道垂花门,垂花门上面开了一簇不知名的花儿,甚是喜人。
  先是有人进去禀了话,随后才有人上前,请了二人进去。
  “草民魏氏,携小女拜见景王,王爷万安。”
  “免,坐。”
  “谢王爷。”
  小太监麻利的搬了两张黄花梨木的椅子上来,上面的椅搭都是崭新的,一看就是经常更换的缘故。
  直到落座,魏青赢才有空认真的打量眼前脸色因为膝盖的病痛而不是很好的少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