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二十九章 求药(中)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求药(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承业将手里的一小包点心随意的放在一旁的四角桌子上,坐下来才继续说下去:“最近城内新开了一家医馆,说是来自镇安的老御医世家开的,他们这家这三天说是为了名气,来治病拿药的都免费。”
  御医世家?魏青赢听了一阵,大概是明白了。
  只要名气有了,还愁日后赚不回来这笔钱?
  魏青赢只顾和摇篮里面的魏静贞玩耍,顺便听自家爹娘说些别的话。
  所以今天她爹回来的这么早,就是因为病人都跑去那家新开的医馆了。
  “爹爹,青青想问个事情。”魏青赢一开口,魏承业就停下要说的话,扭头看向摇篮旁边的魏青赢:“什么事?”
  “这家医馆好大的来头啊,叫什么啊?”
  魏承业把手放在桌子上,道:“原来那家回春堂不是因为诬告入狱了嘛,因此正好就被这家医馆的人给买了,换了个牌匾叫做济世堂。”
  济世堂,魏青赢记得前世也有好多这样的中医馆叫做这个名字,总之就是图个吉利,就像是安和堂一样。
  “据说县令大人还派人送了礼物前去。”魏承业又补充一句。
  “原来如此。”魏青赢小大人似的点点头,沉思一会,再回过神,摇篮里头的魏静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这个时候已经说到魏静贞身上了。
  “我想着静贞也快满月,要不那天请个几桌人过来热闹热闹?”魏邵氏说这话的时候,还顺便看了一眼魏青赢,生怕她不高兴。
  魏青赢知道她的顾虑,就笑:“好啊,青青那天要吃好吃的。”
  “小馋猫。”魏邵氏好笑的捏了一下魏青赢的小脸。
  后者见夫妻二人说话,她自己在这也不是什么事儿,故而说要回房间看书。
  魏邵氏很高兴的放人。
  魏青赢沿着回廊慢慢的走回去自己的房间,心里头想着事儿。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个济世堂来者不善。
  不过这个济世堂的幕后东家,魏青赢倒是很好奇是何方神圣。
  这满县里头,也没个医馆得县令大人送礼的殊荣吧?
  其实这个时候何止是魏青赢疑惑,就连在景王府的左言珩,也都对这家莫名冒出来的医馆很好奇。
  还是镇安城来的,这不得不让他警觉起来。
  先前文亦熙派的几批杀手全部都被他的人给处理了,虽说并不是冲他来的,可说白了,还是不想要他好过。
  这现在是觉得下杀手不行,要来个迂回的?
  况且这县里头人虽说不多,可若是人人都去济世堂免费拿药看诊,只怕是一天五百两银子都不够花销的。
  还连续三天。
  这镇安城的御医,左言珩还是蛮清楚的,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什么御医世家,倒是好生奇怪。
  到也不是说人身份作假——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景王府在这,当他的眼皮子底下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那就是显然没有把他景王府放在眼里。
  “丁三,派人去查查。”
  “本王要知道他们——”左言珩这话还未曾说完,就有人入门而来。
  “回王爷的话,济世堂有人在王府门外求见,还捧了礼前来。”
  左言珩放下手里的狼毫笔,目光看不出来喜怒:“可巧,本王正要找他们。”
  既然人都自己上门了,岂有不见的道理?
  “本王在前厅见他们。”
  “是,王爷。”
  丁三见小厮下去,这才压低了声音道:“王爷需要属下等做些什么吗?”
  “你们到时候派几个机灵的跟上。”左言珩并没有明说,可跟在他身后的丁三已经明白。
  看来这家济世堂,主子势必要查个底朝天。
  说起来,这永宁县不是那等富庶之地,在这偌大的雍州里头,充其量占个中等。
  这家济世堂若是真的想要赚银钱,大可去其他的县,不必非要来此处。
  来了此处还搞这么一出,也不知道给谁看。
  况且这镇安里头的人都是些趋利避害的,他一个被废的皇子有什么好巴结的?就不怕惹火上身?
  左言珩一面想着一面往前厅走去,到的时候,那济世堂的人已经恭恭敬敬的等了许久。
  打头的是个总管模样的人,下巴尖尖的,一小搓头发立在头顶,看起来有几分好笑。
  他开口说出来的话是恭敬规矩的,可这语气倒是带了几分不屑。
  就算是他掩盖的再好,左言珩也听出来了。
  左言珩也不出声,就听他说。
  “小人叫做庚迩,是济世堂的掌柜,我们东家说初来此处,略备薄礼,还请王爷笑纳。”
  话音刚落,盒子就被打开。
  里面躺了一颗品相不错的灵芝,个头也十分肥厚。
  左言珩垂了眼,借着喝茶的功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这么好的东西,他也就之前在宫里见过,当时还是皇帝进献给太后的时候得见。
  而且这么大一颗灵芝,说来,也该是贡品用的,怎么不拿去讨好皇帝,反倒送给他一个无权无势的景王?
  这里,有诈。
  左言珩不动声色的拒绝了,说是王府里头用不着,让他们东家拿去给更有需要的人云云。
  庚迩心上十分吃惊:明明来之前,东家就说了这景王会收的啊。
  怎么会?
  可人都把话说在这里了,庚迩只好应下。
  “好了,本王说这几句话也乏了,你们跪安吧。”左言珩身为王爷的气势拿捏的十足,压根就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
  就连见惯了自个东家的庚迩,都不可避免的把头往下更低了些。
  “是,小人告退。”
  庚迩的人一离开景王府,暗处的人立马就跟上了。
  只不过跟了半天,景王府的人大概是察觉到不好,很快就回去了。
  此时,庚迩的前面落下一人。
  这人紫衣打扮,面具掩盖了他的表情,可从语气中,能够听出来他的愤怒:
  “蠢货!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
  这是一处静谧的巷子,阳光不是很容易落进来,庚迩听了这话,一脸错愕:
  “主子不是说他就是个被废的吗?哪里来的那么多人手?!”
  “呵,左家是死了不错。”
  “可左家手里还有什么人,别说是我们主子,就连皇帝也不清楚!”
  当初主子正是利用这点才把左家钉死在谋反这个罪名里头。
  只可惜跑了个左言珩!
  “对了,你去安和堂一趟。”
  安和堂那个小丫头不是能耐的很吗,这次就先处理了这个丫头先。
  任何想要挡路的人,都得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