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三十二章 破局(下)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破局(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在镇安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魏家姑娘的名气,可是这种话您可不能随便说,毕竟谁也担待不起。”孙宝这话一出口,魏青赢看向他的眼神就变了。
  在镇安的时候就知道她的名气?她魏青赢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个本事,看来这孙宝搞不好是和想要杀她的人是一伙的。
  不,或许应该这么说——应该是和想要杀景王的人是一伙的。
  魏青赢嘴上道:“这话是不是乱说,安和堂里头剩下的药材就是铁证!”
  孙宝一听,心里大乐:“既然魏家姑娘都这样说了,我们济世堂也不是不好好说话的,还请县令大人带上文书先生,一块儿做个见证。”
  县令正因为这事情闹得焦头烂额,眼下有了解决的办法,自然是求之不得。
  答应的同时还不忘记看一眼景王的眼色。
  左言珩倒是没有心情理会那些鬼鬼祟祟的伎俩,他甩了一下袖子,道:“如此甚好。”
  不知道还以为景王是铁了心要保住安和堂。
  只有丁四知道,他们主子是动怒了。
  安和堂距离县衙有一段距离,因为济世堂的事情闹得确实很大,一时间县衙外头都围了不少来看热闹的百姓。
  魏青赢知道,如果不是左言珩的威势,只怕魏承业想要好端端的走到县衙,那是不可能的。
  为了赶时间,一行人坐了马车前去,也有想要一探究竟的百姓在后头远远的跟着。
  火把将夜空划破,烧出好几条不规则的线。约摸半个时辰,安和堂总算到了。
  只是这门前被人丢了不少的烂菜叶子,着实叫人觉得恶心。
  “把这里清理干净。”县令大人本可不必如此吩咐,碍于景王这尊大佛在此。
  衙役得令,很快就上前将一地的烂菜叶子收拾掉了。
  魏承业摸出安和堂大门的钥匙,咔哒一声打开了锁。
  木门被推开,孙宝眼里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
  过了今天晚上,安和堂就不复存在。
  就在孙宝准备进去的时候,魏青赢忽然喊住了:“为了公平起见,这来看药材的人总得是和我们两家没有关系的吧。”
  济世堂在动手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些,当下就表示没有意见。
  “本王和安和堂的人关系匪浅,本王也会避嫌。”
  既然如此,这推举郎中来查看药材的事情,落在了县令大人头上。
  县令大人知道两个都不好得罪,当下一个头两个大,然而现在的情况压根不允许他磨蹭。
  “下官家中有位用了多年的郎中,下官这就叫人带过来。”
  “嗯。”
  不出半个时辰,一个两鬓斑白胡子拉碴的矮胖郎中出现在众人跟前。
  “草民鱼友,参见王爷,参见大人。”
  “虚礼就不必了,去看吧。”左言珩挥挥手,鱼友不着痕迹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颤颤巍巍的进去了。
  据济世堂所说,今日来安和堂买的药材都出了问题,所以这些药斗里面的药材,都要一一查验。
  孙宝的笑容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失。
  鱼友看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还剩些药斗没有看,他回话道:“这些药斗里的药材都没有问题啊。”
  “不可能!”
  第一个喊出声来的果然是孙宝。
  “孙掌柜要是不信,自己去看。”到了这一步,左言珩看看身边的魏青赢,心下已经明白。
  只是他不清楚魏青赢是如何察觉济世堂下的套,又是如何不动声色的破解掉的。
  孙宝咬咬牙,“鱼郎中我是信得过的。”
  一句话,已经断了今日的案子。
  鱼友又花了些功夫看完所有的药材,表示都没有问题。
  孙宝的脸色彻底灰败,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这个结果,让围观的百姓都是一片哗然。
  “孙掌柜,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魏青赢并不想给孙宝辩解的机会,她往前走了一步,朗声道:“您口口声声说安和堂的药材有问题,那么今天那批问题药材究竟是哪里出的问题?”
  魏青赢的意思很明确:安和堂药斗里头的药材既然没有问题,也就表示之前济世堂拉回去的那批药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可如今出了问题,这问题从何处而来?为何会出这样的事情?
  魏青赢此举,就是想要逼迫孙宝供出幕后主使。
  三百两银子的药材拿过来布一个这么大的局,就为了毁掉她安和堂的一切。
  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管药掌柜做得到的。
  “本王觉得魏家姑娘这话言之有理。”左言珩一出声,就表示他要正式插手此事。
  至于县令,那可是话都不敢说一句——如今的情况早就不是他一个小小县令能够管得了的。
  孙宝沉默半晌,最终选择一个人抗下所有罪过:“是我叫人把那批药材换掉的。”
  “我……我输了很多钱,需要好几百两银子。”
  瘫在地上的孙宝,最终被左言珩叫人扣起来带走。
  “这件事情,本王会让济世堂的人给你一个交代。”离开之前,左言珩如此说了一句,甚至不容魏青赢开口,转头就走。
  走的干脆利落。
  安和堂的冤屈被洗干净,看着众人的问候,魏青赢知道,若不是她有系统在手,今天可真的要栽在济世堂的手里了。
  可孙宝的那个说辞,魏青赢是不相信的。
  同样,左言珩也不信,不然也不必要把人带回去王府审问。
  被县令大人派人送回去的路上,魏青赢心事重重,拧了眉头不说话。
  其实何止是魏青赢,魏承业也知道这里面的不对劲。
  只是他没有选择出声而已。
  与之不同的是,济世堂的最里面一间屋子里,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
  “这么严密的计划居然叫安和堂的人给破了!你们这群混账东西!”
  “可是主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说话的人,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孙宝是他们这群人里头威望比较高的,也深得主子信任,不然也不会被派出去做这件事情。
  现在孙宝落在左言珩手里,搞不好要是被他吐出来点什么不利于他们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完了。
  被称作主子的人觉得言之有理,下令今天夜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孙宝的命!
  若是左言珩在此,定然知道这所谓的主子的身份。
  此人,是文亦熙的哥哥,文睿!
sitemap